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超级宝箱系统 > 第十三章 洛月溪的历练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超级宝箱系统最新章节!

    关于走后大殿里发生的事情,庄飞扬是不知道的,不过他心里也不认为卓正德会改邪归正,然后把所属于他庄飞扬的一切给他,方才在大殿上算是丝毫面子都没有给对方,以卓正德那狭小的气量,日后绝对会百般刁难。

    不过庄飞扬并不在乎,因为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宗门来帮助他提升修为。

    早晨是自己生火煮的白粥,兄妹二人围着圆桌坐下,各自端着一碗。

    看着洛月溪娇小又羸弱的身子,修为也只有炼气六层。庄飞扬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自私了,纵使他不需要宗门不需要外力,仅凭系统就可以迅速提升实力,但洛月溪却必须按部就班,跟其他人一样每日修炼,需要灵石,需要珍贵的丹药。

    而系统里虽然有上好丹药,但却不能拿出来给她用,庄飞扬心里发了愁。

    宗门里倒是很多资源,可只有在宗门里地位较高的十席弟子,才有资格去享受,普通弟子想要修行,想要灵石和丹药,只能够去帮助宗门办事换取一些灵石,也称作历练。

    每一名弟子,一个月最少完成一次历练,否则将视为毫无作为,会被驱逐出宗门,历练难度越高,对宗门贡献越高的,得到的奖励越丰盛,可以是灵石、丹药或者是法器。

    一碗粥,喝到一半,洛月溪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哥哥庄飞扬,道:“哥哥,我今天有历练任务,喝完粥就准备走了。”

    庄飞扬从走神状态被拉了回来,怔了怔,好似还没反应过来,道:“历练任务?什么任务?”

    “下山打猎。”洛月溪说着,低下了额头,偷偷的打量着哥哥,难为情的道:“唔,我都有一个月没参加历练了,所以这次非去不可。”

    下山打猎?庄飞扬听得眉头一紧,下山的任务一般都是筑基以上的弟子才会参与,而打猎更难,没有一定的实力是不会参与进去的,因为这猎物不是普通的山跳野鸡之类的,而是妖兽。

    “不是我一个人,好像有十多个师兄呢,我没事的哥哥。”洛月溪看到哥哥露出担忧之色,立马出言宽慰了一句,其实,她心里也很害怕,只是不想让庄飞扬总是为她担心。

    庄飞扬听完妹妹的解释,却并没有放下心来,一口喝光碗里的白粥,站起身道:“我陪你去。”

    “好吧。”洛月溪撅了下小嘴,好像对庄飞扬的不信任有些不满,但心里却像是吃了蜂蜜一样,偷偷的窃喜着说,哥哥对我真好。

    庄飞扬自然察觉不到别人的内心,不过两个人生活中总会有些小情绪,他相信这个丫头会明白他的心意,伸手在洛月溪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两下,庄飞扬把碗拿去刷了。

    洛月溪低着头,遮掩着脸上的绯红,不敢让人看见。

    正在此时,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小师妹,快走,要出发了。”大约七八个人起哄似得在喊着洛月溪,这群人是此次下山打猎的队伍。

    庄飞扬跟洛月溪对视一眼,仓促的收拾了一下桌子,两人一齐走了出去。

    在院门口的栅栏外,站着十来个身穿白袍腰携长剑的弟子,每一个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这些年轻弟子,一个个都是意气风发的模样,也是,如此年纪就能筑基,在宗门里虽然称不上顶尖,但比一些资质奇差的人来说,还是很有优越感的。

    比如说面对庄飞扬和洛月溪这一对兄妹,哥哥庄飞扬修为停滞不前,妹妹洛月溪修炼速度奇慢无比,这些人脸上的笑意十足,看人的时候也故意把头抬着,摆出一副骄傲的姿态。

    庄飞扬早就对这些看淡了,况且这些人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巴掌可以拍死的货,因为这些人连柳景龙一巴掌都挡不住,平日里对着十席弟子卑躬屈膝,又如何会被他看在眼里?

    而对方却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庄飞扬,看到他竟然回来了,且精神抖擞的站在这里,严秋讥讽的笑了一声,道:“庄飞扬?你挺精神的啊,柳师兄居然发了善心没对你下手?”

    “嘿嘿嘿,走运,走运啊,柳师兄竟然没趁机下手。”

    旁边的几个人,也跟着笑,在他们看来,庄飞扬能够毫发无损的回来,那只能是柳景龙大发慈悲,不屑于动手。

    庄飞扬看着这帮家伙不知所谓的嘲弄,摇了摇头也懒得跟这群棒槌去解释,淡淡的道:“你们不是下山历练吗?出发吧。”

    严秋闻言一愣,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平淡,再就是素来听闻洛月溪是个跟屁虫,没想到她哥哥庄飞扬也是一样,顿时起了玩弄之心,笑道:“嘿,我们下山历练,关你什么事儿?你不会也要跟着吧?”

    庄飞扬斜睨了他一眼,语气淡漠地道:“没错,我不放心让我妹妹跟着你们出去历练。”

    庄飞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们听明白了,他们居然被一个废物给瞧不起了。

    于是,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面露不快的瞪着庄飞扬,打算给他一个教训。

    众人知道,严秋是出了名的爱惹事,但因为十七岁就已经是筑基二层,被长老看好,所以平日里跟其他弟子发生矛盾,即便是到了长老那里他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就在半个月前,严秋因为跟一弟子发生口角,十分不爽,最后直接一剑砍在了对方脸上,虽然人没事,但脸破相了,最后那弟子告到了长老那里,长老居然说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看干什么!结果息事宁人。

    所以这会儿大家虽然都很不满,但这个出头鸟的机会还是给了严秋。

    严秋怒极反笑,看着身边的一圈人,指着庄飞扬道:“你们听到没?他的意思是说我们保护不了他妹妹,哈哈哈,庄飞扬,你搞清楚点,我可是筑基二层,我要是保护不了,你这个筑基一层的废物能够保护的了吗?”

    洛月溪见到这么多人瞪着,本来有些畏惧,但一听严秋竟然出言侮辱庄飞扬,一张白嫩的小脸立即就布满了怒意,喝道:“不许你这样说我哥哥,我哥哥比你厉害多了,他筑基成功的时候,你还只是炼气呢。”

    庄飞扬回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与这些人白费口舌。

    严秋嗤笑一声,抱着胳膊走了过去,脸上带着一副挑衅的表情在庄飞扬和洛月溪的脸上来回扫视,道:“我知道你哥哥一年前就筑基了,可一年前是一年前,有本事你让你哥哥现在跟我单挑,我打得他爬都爬不起来。”

    严秋落在洛月溪脸上的目光,带着一丝调戏,庄飞扬对此很反感,眼神渐冷,冷声道:“少说废话,你们历练,我跟上,并无不可,你们完成宗门狩猎任务,我只是保护我妹妹,两不相干。”

    庄飞扬的话,在严秋听来可谓是完全没把他给放在眼里,顿时勃然大怒,指着庄飞扬的鼻子骂道:“放屁,少跟我在这吆五喝六,你以为你谁啊?”

    “就是,不过是一个废物,也敢如此嚣张。”

    “像你这样的,哪怕我刚刚踏入筑基一层,也能轻易将你击败,不知死活的东西。”

    “柳师兄真是仁慈用错了地方,这种自命不凡却自以为是的废物,在宗门里浪费资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庄飞扬给数落得不成样子,似乎只有死才是他的最好归宿。

    庄飞扬默默的低下头,似乎是认了。

    严秋得意的笑着,看着庄飞扬的沉默,以及他妹妹洛月溪的焦急,脸上的笑容更为肆意。

    这种废物,脾气臭,没人缘,还喜欢装逼,早该被踩在脚下才对。

    洛月溪眼看着庄飞扬成为了众矢之的,并且这些人说得越来越难听,她以为庄飞扬一定是难过极了,顿时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就要替哥哥理论。

    还未等发话,一只手轻轻的按住了她,把她推到了身后,紧接着,她就看到严秋的脖子被一只手给掐住了,由于速度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包括当事人严秋。

    严秋看到庄飞扬竟然敢偷袭自己,还敢掐自己的脖子,顿时愤怒无比,觉得颜面扫地,被一废物偷袭成功,他绝不允许。

    他奋力的挣扎,体内灵力涌动,想要护住身体,但却发现灵力根本就触及不到庄飞扬那一只手所掐住的范围,一时间呼吸困难。

    庄飞扬缓缓的抬起头,眼神中一片冷漠,面无表情淡淡地道:“你问我是谁?上一个问我这句话的人,已经死了。”

    手掌上萦绕着的火红色灵力,将四周的湿润的空气都烤干了,其余人一下子惊呆了,当下发生的这一幕太匪夷所思,庄飞扬只不过筑基一层,怎么可能拿下筑基二层的严秋,何况他还只是一个不修体术的法修?

    此时,听到庄飞扬这句话,众人都从里面听到了浓浓的杀机,一个个顾不得思索,立即拔剑呵斥道:

    “庄飞扬,快住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庄飞扬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手中力气加大了一分。

    严秋闷哼一声,脸上已经是红得像烤地瓜一样,还恶狠狠地放狠话道:“你有种……就,掐死我。不然老子不会饶了你!”

    “威胁我?”

    庄飞扬冷笑一声,对严秋的威胁置若罔闻,抬起左手就猛然抽了他一耳光,当即,严秋的右脸就肿得跟嘴里含了两块碳火一样,不仅鼓鼓囊囊的,还给烫红了。严秋被抽的两眼冒金星,但内心强大的恨意却迫使他清醒,满眼怒火的瞪着庄飞扬,他发誓,只要庄飞扬撒了手,他必然要把他碎尸万段。

    “你疯了!庄飞扬,我警告你,再不放下严秋,我们可就要动手了。”其余弟子纷纷叫喊,但并没有立刻动手,最主要的还是严秋一点儿也不配合,他哪怕是反抗一下,他们也好出手解救,就这样跟一条死狗一样被庄飞扬抓在手里,很可能他们动手了,下一秒严秋也挂了,他们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