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超级宝箱系统 > 第八章 及时赶到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超级宝箱系统最新章节!

    飞虹宗,坐落在平武郡以南的一处百丈高的孤峰上,周身云雾缭绕,只能看得见那半山腰处,隐约有金光闪烁。

    庄飞扬知道,那是宗门的虹光塔在发光。

    虹光塔是飞虹宗最大的依仗,据说是飞虹宗开宗祖师留下的一等灵宝,对修行有着极大的帮助,凡是能进入此地的弟子,无不是修为突飞猛进,而进入的要求,同样无比的苛刻,必须是十席弟子。

    哪怕你是落榜被人挤下来的十席,也可以进入,所以每年的十席争夺,都是异常的激烈,经常有天才弟子,将老一辈的天才给挤下去。

    庄飞扬也曾对十席之位心生向往,不仅是因为十席地位非凡,更重要的是那里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如今拥有了系统,庄飞扬已经对那里没了兴趣,但脑子里没由来的想到一个人,心里忽然就有了一股想要争夺十席的冲动。

    那个觊觎他妹妹,又险些揍死他的人,李志虎。

    而且,一想到自己已经离开了七天,妹妹无人照顾,庄飞扬心里忽然急了,不知道这七天她是否听了自己的话,尽量不要露面。

    一念至此,庄飞扬在离护山大阵还有数十丈时,猛然加速冲了过去。

    “庄师兄,等等我!”马波见此情形,也连忙加速,腆着脸喊道。

    身后一众飞虹宗弟子,则是摇了摇头,表示无语。

    与此同时,在山门里,十全殿中,刚刚从虹光塔三层出来的李志虎,正在向宗主展示这七日的进展。

    那是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长得十分粗犷,皮肤略黑,眉眼看起来很是凶恶,煞气十足。

    “让老夫看看,这七日你进展如何,向我全力打上一拳。”

    “恩。”李志虎心里其实很烦躁,原本计划好这几日应该是在享受无上乐趣,却不想被宗主给送进了虹光塔,这一进去就是七天,耽误了他不少功夫。但转念一想,柳景龙那个阴险的家伙,定然是将庄飞扬在路上给整死了,跟宗主展示完了,再去也不迟。

    想到这里,李志虎又笑了起来,看着面前正摆好架势准备迎接他攻击的中年男子,浑身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旋即猛然一拳击出,拳锋冲过的地方,一道暗红色流光掠过。

    “啪!”

    “刺啦!”

    李志虎的拳头在接触到中年男子的手掌之后,先是震响一声,被那中年男子手上的灰色护体灵力给挡住。

    紧接着李志虎腰身一拧,浑身劲力喷薄而出,与中年男子的手掌摩擦了起来,在僵持了三息之后。

    中年男子笑了起来,道:“尚可,这次需要为师用三成的力量才能完全阻挡。”

    “下去吧,今年的十席争夺要好好表现,若是得了首席,为师可以满足你两个条件。”李志虎心中暗想,去年的条件都没有做到,现在又给我说两个?

    不过对于去年的突发状况,李志虎也能表示理解,点点头便拱手告退,“多谢师父,弟子告退。”

    “去吧。”

    看着李志虎远去的身影,飞虹宗宗主卓正德心中略有感慨,这弟子资质上佳,不过二十岁,便已经筑基八层,将体修的初级功法已经融会贯通,灵力属性走火,身体爆发力简直堪称怪物。

    遗憾的是没有灵根,否则修行速度会更为恐怖,只不过灵根这种珍惜的东西,只有是修为达到金丹后期的道侣结合才有几率天生灵根,不过老天爷对待苍生也不薄,无灵根者同样可修行,只不过在吸收灵力上稍微慢一些,以及在灵力的品级上稍微差一些。

    就连宗门里,除了那些个老怪物之外,有灵根者也不过双手之数。

    卓正德微微摇头,正在这时,一位弟子前来报道:“宗主,护送圣女的柳师兄等人已经回来,只不过……”

    “说。”

    “只不过,死了四名弟子,活下来的大部分都受了伤。”

    “他们现在正在外面,宗主见还是不见?”

    “让他们自己好好回去反省,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我飞虹宗的脸都让他们丢尽了。”

    “是……”那名弟子被宗主的威严吓到,怯懦的应了一声,立即退下。

    话分两头,护送圣女归来的众弟子去参见宗主的时候,庄飞扬已经飞快的往他的小木屋赶去,比起妹妹的安危来,见与不见宗主,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在宗主眼里也未必有他这个修为平平的弟子。

    御风符到了时限,所以庄飞扬只能用灵力跃动,这座孤峰看似不大,但在半山腰上开辟的道场和山门,足有数百丈宽,而庄飞扬作为一名普通弟子,住的地方有些偏远,都快到了悬崖边。

    一百息过后,庄飞扬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那间小木屋,刚推开院门口的栅栏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啊……”

    是妹妹的声音,看着门口被人踢破,歪歪斜斜敞开的木门,庄飞扬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别喊了,你哥哥当初选的这个位置,简直就是为了我今天而准备的。跟着我,将来没人敢欺负你,明白吗?乖……”

    听到这个声音,庄飞扬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双目通红,心中怒火中烧,顿时一个闪身到了门口,看着墙角处无助的女孩,庄飞扬暴喝一声,手中飞快的聚集灵力,朝着魁梧的男子爆射出去。

    “李志虎,你是在求死!”

    由于出手仓促,这一击威力并不大,而李志虎反应迅速,立马回头运转灵力挡住了。

    但是在角落里的女孩,却是趁机的从李志虎身边绕过,朝着庄飞扬跑去。

    “是你?”毫发无伤的李志虎看着来人,惊诧道,旋即冷笑一声:“看来柳景龙那个家伙,也没什么能耐,居然让你活着回来了。”

    庄飞扬一手把女孩挡在身后,一手在凝聚灵力,对于李志虎所说的话充耳不闻,双目通红的瞪着他,露出骇人的杀机,咬牙切齿道:“李志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志虎露出一副十分鄙夷的样子,嗤笑道:“哟呵,主动寻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李志虎毫不客气的催动灵力,准备一拳头把庄飞扬的脑袋给打爆,以他即将突破筑基七层迈入八层的实力,打爆一个筑基一层的废物,简直是轻而易举,何况还是个身体素质极差的法修,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躲无可躲。

    庄飞扬同样迅速的唤出系统,准备将炎阳之心的力量覆盖在身上,同时使用一颗提升至筑基巅峰实力的丹药。

    “覆盖炎阳之心。”

    系统响应道:“已覆盖。”

    “使用同境无敌……”

    “哥哥……我没事,真的没事,不要打了,他刚从虹光塔里出来你不要跟他打。”

    还未跟系统沟通完,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庄飞扬感觉到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说话的女孩,虽然年纪尚小只有十六岁,但长相极为甜美,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梨涡。但此时,却因为害怕,俏脸上只剩下一脸的苍白。

    但即便如此,这个女孩为了保护自己的哥哥,依然勇敢的从身后转到身前,如果庄飞扬不出手,她相信李志虎一定会走的,万一李志虎真的动手,她也选择替哥哥挡在前面。

    庄飞扬看了一眼身前那个不到自己肩膀的女孩竟挺身而出想要保护自己,因愤怒而通红的双目渐渐的有些模糊,那是他妹妹洛月溪,不是亲妹妹,但感情却比亲的更好,虽然他自己的灵魂只认识了她一年,但这一年,恰好是秦姓女子折磨了他的这一年,在他无数个几乎精神崩溃的夜晚,都是洛月溪的存在给予了他坚持下去的信念。

    而现在她为了保护自己这个众人眼中的废物哥哥,竟然选择挺身而出。

    李志虎看着这一幕,无奈之下也只好收了手,毕竟他想要的可不是一个死人的尸体,但又有些不甘心就此放过庄飞扬,便嘲讽道:“啧啧啧,这个废物有什么用?只会嘴巴上嚷嚷,偷袭都不能伤我半分。”

    刚才之所以没伤到李志虎,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动用炎阳之心的力量,二则未使用丹药,可以说只要庄飞扬想杀他,根本不费力气。

    庄飞扬看着身前的傻姑娘,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了她,这口气,必须出。

    而李志虎,必须死!

    大不了就是跑路。

    正在庄飞扬准备使用丹药时,一道身影忽然闯了进来,同时气喘吁吁的道:“庄师兄,你怎么跑这么快。”

    众人把目光看了过去,来人竟然是马勇。

    庄飞扬暗自皱眉,马勇这个时候跑来,他就很不方便下手了,除非把两个人都是杀掉。

    马勇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身处在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发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之后,惊讶道:“哎?李师兄也在这?你们……”

    话没说完,李志虎就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刚才叫这个废物什么?”

    马勇先是一愣,随后神情认真的道:“李师兄,我觉得你这样说话有些过分了,庄师兄可不是废物,他亲手斩杀了一只四阶妖兽。”

    尽管马勇说得如此肯定,但李志虎却压根不相信,不屑的瞟了“躲”在洛月溪身后的庄飞扬一眼,道:“就他?杀四阶妖兽?哈哈哈哈!马勇你是不是傻了?”

    本来马勇还打算跟李志虎辩驳一番,但听到李志虎如此轻佻的口吻,还顺便骂了他一句,他语气不快的道:“我们所有人都亲眼所见,李师兄不信那也没办法咯。”

    以前马勇是不敢这么跟李志虎说话的,因为李志虎揍他就跟老鹰撵小鸡一样,但现在有庄飞扬在,他胆子也稍微大了些,所以他处处的为着庄飞扬说话,也是希望庄飞扬能替自己出头。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么一说,虽然没能让庄飞扬替他出气,但是保全了自己的小命。

    “马勇,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次出门把脑子给摔坏了,总之以后你别叫我师兄了,因为你把我跟这个废物放在同一个等级上,我觉得很丢脸。”李志虎很不爽的说道。

    马勇脸色在青与白之间转换,极为难看,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庄飞扬。

    而庄飞扬,竟然已经拉着洛月溪到水盆旁边去洗手了。

    既然已经不方便动手,那就暂且让李志虎多活一些天,庄飞扬对这种争面子的话向来不在意,他是个务实主义,此刻更加在意的是妹妹洛月溪有没有受到伤害。

    李志虎盯着庄飞扬的背影,眼中寒光乍现,冷笑道:

    “今天算你们走运,不过我不妨提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即便是活着回来了,你也保不住你妹妹,马上就要重新争夺十席了,今年,我仍然会向宗主提出请求。”

    “去年让你们兄妹俩侥幸逃过了,现在圣女走了,我看谁能保得了你。”

    说完这些,李志虎发现庄飞扬还是毫无反应,这种被无视的感觉,令他心中莫名的有些气恼,气急败坏道:“我跟你们说这些做什么?一个死脑筋的妹妹,一个废物哥哥,还有一个妄想症的傻子,哈哈哈哈,真是有趣。”

    李志虎把所有人都骂了个遍,才心里舒坦的走了。

    而李志虎走后,马勇黑着脸跑到庄飞扬身后,焦急的道:“庄师兄,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哪怕是露一手,恐怕也能轻易击败他吧,毕竟他跟柳景龙都是筑基七层,哪怕是体修也没办法抵挡住你的一击。”

    庄飞扬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忙着给洛月溪拧毛巾,淡淡的说道:“多谢你替我说话,不过有些事,靠嘴巴是说不通的,现在我妹妹受到了惊吓,我们改日再聊吧。”

    看着庄飞扬脸上淡漠的表情,马勇感到莫名其妙,一下子连看也看不懂了,但对方已下了逐客令,只好拱手告退,“那我先下去了,庄师兄有需要的地方随时找我。”

    庄飞扬直起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隐忍不发的怒气,化作寒光从眼中一闪而逝。

    十席弟子?既然我回来了,所有荣光都将与你无缘。你的一生,也该到此结束了。庄飞扬默念着李志虎的名字,如是想到。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