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六十二章 深埋的爱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夜晚的风,带着清凉。路边的街心公园,很多人在散步、聊天。有满头银发的老人,也有蹒跚学步的幼儿。还有一群活泼的儿童,穿着溜冰鞋,在人群里左右飞窜,不时惹得有人惊呼。

    意茵扶着陶亦华从世纪大厦里走了出来,准备拦的士回家。忽然,从两人身后跑来一位年纪不大的小弟,对着两人说道。

    “陶总,莫总早有交代,要我为两位开车!”

    意茵望了眼这个年轻干净的男孩,笑了笑,并没有拒绝。“那就谢谢了,亦华,你的车钥匙呢?”

    “银灰色!”陶亦华将从兜里掏出钥匙,扔给泊车小弟。

    晚文那家伙想的的确周到,这不愧是好兄弟。陶亦华这样想着,心情愉悦。

    “晚文还挺细心的!”意茵也赞赏地说了一句。那次听亦华说,晚文中意雅蓝,要自己帮帮他,自己还挺惊讶的。其实,自己不是很赞同这件事情,毕竟,雅蓝是她的好朋友,她怕她识人不清,害了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如今看来,自己的某些看人的观点,的却是要改观了。认识一个人,并不是看表面的,只有真正接触到,真正共事过,你才能去判定他的人品究竟如何。

    “哼!”陶亦华一听到意茵这么称赞莫晚文,不高兴地冷哼了一声。

    意茵当然知道陶亦华那脸上表情所代表的意思,很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

    不一会儿,一辆银灰色宝马缓缓停在两人的身边,泊车小弟下车为两人打开车门。“陶总,您请!”微弓着腰,说道。但却没有注意到对意茵的用词。

    “这是我太太!下次注意点!”陶亦华弯腰进去的时候,顿了一下,微冷着语调,说道。

    “对不起,陶总,我下次一定注意!”泊车小弟一听陶亦华的话,带着笑容的脸上立刻僵住了,脊背陡然间升起一股凉意。赶紧低下头,对着陶亦华认错。复尔,转头对着还站在门边的意茵说道:“对不起,陶太太,您请!”

    意茵对着泊车小弟无声地笑笑,低头钻进车里。

    “你把人家都吓到了!”意茵握起陶亦华的手,有意无意地调侃着。

    “他对你不尊重,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势利小人!”陶亦华反手紧了紧手里的力道,说出的话,却带着浓浓的胁迫意味。

    坐在前排的泊车小弟一听这话,吓得一个机灵。赶紧反动车子离开了。看来,人看人,还是不能带有色眼镜,只有做到问心无愧,公平公正,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意茵听着陶亦华冷漠而富有压迫性的话,无声地笑了笑。心里,却涌上了一股难以说明的喜悦。

    一个女人的一声,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对自己尊重,并时刻护着自己的人,如今的她,找到了,她觉得,很幸福!

    往陶亦华的身边靠了靠,头靠在他坚实的肩膀上,意茵的心里,安定,踏实。

    一路无话。

    两人刚回到家,意茵就忙着推着陶亦华去卧室洗澡。他身上的酒味很浓,刚刚在门边,就已经在动手动脚了,要是不转移一下注意力,待会保不准苦的又是自己了。

    “我们一起洗!”陶亦华接着意茵的几分力,靠在浴室的门边,拉着意茵的衣袖,不动身。

    “我已经洗过澡了,你赶紧去洗,我给你拿件衣服!”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他。说完,不管陶亦华什么反应,立马溜走了。

    陶亦华望着意茵慌乱的背影,嘴角咧出一抹狡黠的笑。那女人的什么想法,他当然知道,待会,看她能逃到哪里去。

    陶亦华洗完澡走进卧室的时候,意茵正蹲在卧室的壁橱旁,整理着柜子里的衣服。旁边的墙角,还放着一个开着的行李箱,意茵整理的,正是箱子里的东西。

    “你打算明天回融城吗?”陶亦华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对着意茵瘦削的背影,说道。

    “啊?”正在埋头收拾的意茵被陶亦华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见他正盯着自己。“哦,打算后天走,今天就先收拾一番了!”意茵解释道。

    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不说话了。坐在床边,认真地擦起头发了。

    意茵蹲着身边,收拾了半天,却没有听到身后的任何反应,不禁心里嘀咕。他是不希望自己回去吗,不高兴了吗?

    “怎么了?”意茵将行李箱收拾好,起身,坐到陶亦华的身边,拿起他手里的毛巾,为他擦着自己擦不到的地方。

    “老婆,要是我以后失业了,你养我吧!”陶亦华闭着眼睛,享受着意茵的服务,半晌,忽然开口说道。

    意茵听着陶亦华的话,擦头发的手忽然顿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又在瞎想了,你怎么会失业呢?”

    “我是说真的!”陶亦华睁开眼睛,握起意茵的手,盯着她的笑脸,说的一脸严肃。

    意茵见陶亦华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起来。“怎么了,亦华,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啊?”

    “公司被审计查出了点问题,可能要停工几天接受检查,要是还有什么事情,你老公我……”陶亦华还要说什么,却被意茵打断了。

    “你会没事的!”意茵坚定地打断了陶亦华的话。“不要多想了,我相信你,也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那我失业这几天,你要陪我!”陶亦华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却将意茵带到另一个话题上。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几天假期,一个人寂寞地度过。

    “那我迟几天再走吧!”意茵想了想,说道。她也不想夫妻俩长时间不在一起,这样,很不利于双方感情的发展。

    “老婆,你真好!”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笑着一把抱起意茵,将她压在床上。“意茵,你真美!”陶亦华迷离着眼神,盯着躺在身下的人儿,眸子里,也染上了*的神色。

    “你啊!”意茵望着陶亦华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陶亦华。“好重啊,你!”

    “你要习惯才行!”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笑着耍起了赖皮。复尔低下头,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贴近了。双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扑打在彼此脸上的热气。四周静悄悄的,两人粗重的呼吸声,在这安静地空间里,分外明显。

    吻,如三月绵绵的细雨,轻轻地落在意茵的额头,脸颊,鼻尖。最终,辗转在娇嫩的唇上。吮吸着,撕磨着,联系着。意茵微仰起头,清明的眸子里,也氤氲上了一层水雾。抱起陶亦华精壮的腰身,将头埋在他宽厚的胸膛里,感受着他那份盛在心底的疼惜与爱意。

    窗外,凉风习习,屋内,情意缱绻。

    三日后,两人站在景城市国际机场内,意茵一脸歉意地对着一脸阴沉的陶亦华笑着。自己回融城待一段时间,对他来说的却不是很公平。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意茵还是狠下心来了。自己与陶亦华还有以后好几十年的相处呢,而与父母在一起的机会确实越来越少了。而且,这次自己回家,也不单单是陪陪父母,最重要的,还是为了自己的身体。

    “亦华,不要板着脸了,我就回去带半个月,时间一到,我马上回来!”意茵拉起陶亦华的手,讨好地笑着,说道。

    “哼!”陶亦华冷哼一声,但是却没有挥开意茵的手。脸上的表情臭臭的,但是若你仔细观察,一定会发现他嘴角,还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浅浅的,难以觉察。

    “不要生气了,要不,我回来,你想怎么样,我都依你!”意茵见陶亦华油盐不进,开始诱惑他了。

    “我也不要你承诺什么,你现在亲我一下,就好了!”陶亦华望着意茵像哄孩子一样的表情,心里忽然涌上了恶作剧的情节,笑的邪恶。

    “这是在机场啊?”意茵听着陶亦华的话,很不确定地问了问。环顾了一下四周,人不多,但来来往往的,总是还有那么几个人的。意茵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又如何,你是我老婆,给自己老公一个离别的吻,有什么大不了的!”陶亦华说的理直气壮,满不在意四周人的眼神。说着,还刻意环住了意茵的肩膀。

    意茵见四周人眼中的了然,自己若是再犹豫不决,就显得太矫情了。微踮起脚尖,对着陶亦华的侧脸,轻轻地送上自己的吻。

    “不够!”陶亦华撇着嘴,一脸不满足的表情。“离别的吻,怎么就是亲个脸颊?”

    看这样子,是要吻嘴了。意茵有些不乐意了,脸上纠结着,迟迟不肯再有动作。

    “嗯~”陶亦华低头,盯着意茵,悠长地哼了一句。那表情,像是在说,你要是不动,我就不让你走了。

    意茵大窘,脸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了。偷偷看了看四周,见来往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的,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底垫脚尖,这对陶亦华的性感的薄唇,送上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可是,意茵想错了,她是想给个简单的离别吻,但是,另一个人不是这样想的。

    陶亦华一把抱住意茵的头,加深了这个吻。强健的舌,撬开意茵的贝齿,在她嘴里横冲直撞,卷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气息。

    意茵挣扎着,想要挣开陶亦华的怀抱。这里是飞机场,她可是知道的。可是,越挣扎,陶亦华抱得越紧。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沉沦了,两人就这么拥吻着,久久没有分开。

    不知何时,四周脚步匆匆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望着那一对璧人激情拥吻的画面。男的高大俊美,女的清新淡雅,很是登对。人群中,不知谁忽然鼓掌,起哄着求婚。

    陶亦华此刻方才放开意茵,而意茵则是害羞着,将头埋在陶亦华的怀里,不敢面对众人了。

    “谢谢大家的好意,不过我们已经结婚了,我太太这次要远行,我不舍得她!”陶亦华将意茵拥在怀里,笑着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一听如此,了然地点头。看着陶亦华的眼神,明显带着赞赏。为他们这对感情好的夫妻而祝福着。

    “好了,人都走完了,你还装鸵鸟啊!”不知何时,耳边传来陶亦华戏谑的话语。占了一个大便宜,他的心情,明显很好。

    “都怨你!”意茵狠狠地锤了捶陶亦华的胸膛,将头缓缓抬起。

    “你要谋杀亲夫啊,下手真狠!”陶亦华捂着胸口,夸张地说道。

    听着陶亦华的话,意茵很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她才不相信呢!

    “各位旅客,K342号班机现在开始安检,请旅客朋友们做好准备,即使登机!”大厅里,忽然回荡起播音员甜美清爽的播音。陶亦华帮意茵拎着行李箱,送她来到安检处。

    “到了给我个电话!”陶亦华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意茵,关心地说道。

    “我会的,你也回去吧,公司今天已经上班了,你也不要老是迟到了!”意茵接过陶亦华递过来的行李,点了点头,嘱咐道。

    离别总是伤感的,即使是一个短暂的离别。意茵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陶亦华也是一脸严肃。两人眼神胶着了一会,终究,意茵转身,先行而去。

    她不喜欢离别,更不喜欢看着别人离开自己。所以,每次送自己的朋友,亲友的时候,她都是先着别人转身。这样的话,就不会看到别人的背影,心伤的情绪也会好了。

    陶亦华在飞机场大厅里站着,目送着意茵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转身,大步离去,飞扬的衣角,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优能大厦总裁办公室。

    陶亦华点燃一根烟,默默地站在玻璃窗前,把凝望着窗外潺潺的雨景。今天早上送意茵离开的时候,天气还是好好的,现在已经是瓢泼大雨。哗哗的雨声,夹着轰天的惊雷,酣畅淋漓,恣意盎然。窗外,是一片迷蒙的世界,窗内,却静谧的让人心悸。

    “咚咚!”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在这安静的屋内,分外突兀。

    陶亦华听着声音,转身,点了点手里的烟灰,沉沉地回应:“进来!”

    丁静芸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边,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她不知道陶亦华今天忽然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应该没有乱,衣服也很整齐。

    直到里面传来自己熟悉而又疏离的回应时,丁静芸让自己的脸上,保持着一份得体的微笑,拉开扶手,走了进去。

    “总裁,您找我啊!”在公司,他们几人永远是上下属关系。

    “嗯!坐吧!”陶亦华指了指桌前的凳子,沉声说道。望着丁静芸满脸笑容的模样,心情却是非常复杂。一直以来,自己把她当做小妹妹看待,给她一份有挑战又很安逸的工作。当然,她也没让自己失望。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一直陪伴着自己,与自己共同奋斗打拼的女子,变了,变得自己越来越不认识了。

    “谢谢!”丁静芸听到陶亦华这么说,开心地答谢,坐了下来。

    “静芸,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吗?”陶亦华掐灭手里的烟蒂,坐在桌前,一脸严肃地说道。只是,这与其中的沧桑,只有自己知道了。

    “不知道啊!”丁静芸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心里忽然涌上一种慌乱的感觉。

    “静芸,我们认识有十几年了吧!”陶亦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小时候一起读书,长大了又一起工作呢!小时候,我们总是在一起,那个时候,真是无忧无虑呢!”回忆起以前,丁静芸也陷入了过去美好的回忆之中。

    “可是,人总是会变的!”陶亦华感慨地说道。

    丁静芸听着陶亦华的话,心底忽然有股很不详的预感,脸上轻缓的神色,立刻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亦华,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想说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陶亦华见丁静芸已经觉察到什么了,也不再拐弯抹角,直言说道。

    “什么为什么?”丁静芸不解地问道。

    “呵!”陶亦华听着丁静芸的话,一声冷笑。语气陡然转冷。“静芸,你太让我失望了!”说着,丢出一份电话记录单,拍地一声,甩到了丁静芸的面前。

    丁静芸被陶亦华忽然而来的冷漠更震惊到了。拿起那份资料,顿时惊恐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无措地看着陶亦华。

    “亦华,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终于知道亦华今天为什么会单独见她了,原来是兴师问罪来了。可是,她不想给陶亦华留下坏印象,她不想离开他。

    “证据确凿,你还有怎么辩解!”陶亦华听着丁静芸的话,冷漠地说道。眸子里,也已经带上了不屑。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不讲信誉,背叛的人。

    “我不是故意的,亦华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丁静芸被陶亦华冷漠的语气,说得遍体生寒。

    可是,这一切的辩解,在证据面前,却显得苍白无力。那资料,不仅显示着丁静芸与杨雪兰讲的那些话,就连上次审计过来时,与杨善守说的那些话,都有记录的。陶亦华心底一片苦涩,自己这么长时间相信的人,到头来却是背叛自己的人,这让自己怎么不难受。

    丁静芸望着沉默不语的陶亦华,忽然冷笑一声。说出的话,也带上了浓浓的悲戚色彩。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仰起头,眸子里蓄满了泪水,却任然倔强地盯着陶亦华。

    陶亦华见丁静芸忽然承认,略微惊讶地看着她。

    “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盯着陶亦华黝黑深邃的眸子,还有那冷漠俊美的容颜,心里一片苦涩。就是这双眼睛,自己深深地迷恋上了他。十几年了,自己在他身边十几年了,却始终不见他眼里有自己丝毫的影子,可是,那个女人,凭什么她就能得到亦华哥的爱!

    “因为我痛恨抢了我爱的男人的人,所以,我要让她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利!”丁静芸歇斯底里的说出这句话,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留下。

    “我只是把你当做妹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如此!”陶亦华听着丁静芸的话,双拳紧握,压抑着情绪,平静地说道。“但是”忽然,语气转冷,锐利的目光,直射丁静芸的眼底:“你不该将主意打到意茵的头上!”

    “呵呵,妹妹!”丁静芸听着陶亦华的话,忽然觉得像是听见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一样。“我不要你的施舍!亦华,我爱了十几年了,为什么你的眼里就是看不到我?”丁静芸迷蒙着双眼,盯着陶亦华说道。

    陶亦华见丁静芸如此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清除一下公司内部不合格的人员,也给其他员工一个交代。可是,丁静芸对自己这么浓烈的感情,是他没有料想到的。他不是圣人,但也不是小人。他的感情已经给了意茵,就不会再和其他的女人有任何纠缠。这是对自己感情的责任,也是对那个家庭的责任。

    丁静芸这次的事情固然不对,但是,一切缘由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况且现在公司的事情已经摆平,没有必要盯着别人的错处不放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陶亦华从意茵那边学到的,没想到今天却用上了。

    “明天,你还是先不要来公司上班了吧,先休息一段时间吧!”过来半晌,陶亦华沉着嗓子,说道。

    “不用了,我待会就提辞职信,我不会再回来了!”丁静芸听着陶亦华声音里明显施舍的语气,淡淡地开口。

    “不考虑考虑吗?”陶亦华淡淡地开口挽留。当然,对于这种结果,是最好的。

    “谢谢!”瞬间,丁静芸又恢复成了那个有职业修养的职场女强人的形象。“我不后悔,亦华哥,爱你,是我这一生最苦却也是最甜的事情!”临出门前,丁静芸忽然转头,对着陶亦华说道。

    “静芸,勇敢追逐爱情的确很好,但是,也要关注一下周围的风景,哪里,也许还有另一番天地!”陶亦华望着丁静芸转身的背影,垂了垂视线,说道。

    办公室的门,再次被带上。陶亦华转过椅子,望着窗外依旧的大雨,想着远在另一个城市的意茵,心情很是复杂。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