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五十七章 一个电话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婚后生活(蜜月归来,各自找朋友去了,正式带着学生进行创新项目)

    九寨沟是一个未被污染的人间仙境。清风携着白云在头顶湛蓝的空中漂浮,蓝天下的山郁郁葱葱,绿得透彻,山间的水清清醇醇,美得惊艳。行走在童话般静谧、神奇的世界,心醉神迷。

    意茵和陶亦华两人是在第二天的清晨。火车摇摇晃晃,即使是软卧,但休息的时间仍是不够。两人到达当地的旅馆时,倒在床上就睡到了下午。

    醒来时,日头已经西斜。七月的九寨沟,海拔三四千米的地方,清凉舒爽。拉开窗帘,推开窗台,深吸一口气,感受着纯粹自然的美景。不远处的山峦森林,在金灿灿的日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望着眼前的如此美景,意茵好看的嘴角弯了弯。转头,瞥见陶亦华还在熟睡,想到他昨晚在火车上都没怎么睡着,现在必定是困极了。落下窗帘,隐去日光,室内又恢复静谧昏暗。

    悄悄地换上衣服,意茵打算出门为两人买点吃的。拿起包包,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

    房间内的人,在意茵关门的一刹那,睁开了那双本来紧闭的眸子。陶亦华望着意茵离去的方向,弯了弯嘴角,复尔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走在宾馆的外面,意茵迷茫了。这里也太原始了吧!没有水泥路,没有路灯,极少的汽车。意茵站在所谓的五星级宾馆的门前,左右看了看,彻底死心了。

    转身,走回宾馆。忽然瞥见宾馆大厅的门边一个很小的牌子上写着一个很小的标示——餐厅。意茵无奈地叹了口气,朝着指定的方向走去。果然,不过五分钟,眼前豁然开朗,一间算得上比较好的餐厅出现在眼前。

    吃的东西很少,除了当地的一些特色菜,主要就是雪菜。饭有点夹生,不过想来海拔高,气压低的原因,意茵也并没有强求。买了几份简单的吃食,拎着东西往回走。

    而这一边,陶亦华是在一阵手机的震动声中醒来的。非常地不爽,将手机按掉,接着睡觉。可这恼人的电话像是不死心一般,挂了之后,又接着想了。

    陶亦华在床上烦躁地转了个身,抓抓乱了的头发,拿起手机,接了起来。

    “不是说让你在我这段时间不要打电话给我吗?”刚拿起电话,陶亦华劈头盖脸的就是火冲的语气。任谁睡觉被打扰了,也没有什么好口气的。

    “老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真的有急事。”电话那头的林泽霄听到陶亦华这么恶劣的语气,也懵了一会。他可以理解老板接电话时不好的语气,但是这口气也太差了吧!

    “有什么急事待会再说!”陶亦华烦躁地应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翻身躺下,继续睡了。

    “嘟!嘟!嘟!”知道电话那头传来的挂断声,林泽霄才知道这次老板是真的很恼火了。不过,他猜测老板待会肯定会再打过来的。

    陶亦华在床上辗转反侧,瞌睡被挤跑,反而睡不着了。起身,拿起电话,找到刚刚的电话,拨了过去。

    “什么事情?”言简意赅。

    “老板,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林泽霄不确定陶亦华是什么样的心情,试探地问道。

    “别废话,说重点!”陶亦华口气满是不耐烦。能让林泽霄破例打电话过来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小事情。

    “哦!”林泽霄被吼得发懵,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老板,这次和‘环艺’的季度财务对账出了点问题,不知道是谁乱讲,说公司的财务状况有问题,有欺骗之嫌,要求审计过来查!”林泽霄知道这件事情有点麻烦,不是说怕审计过来,只是在非审计时期,忽然招来审计,对公司信誉有影响。

    “主要是那些问题?”陶亦华听着林泽霄的话,眉头深深地皱起。“优能”公司的财务状况怎么样,他不说百分之百清楚,但至少可以认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也是优能近几年发展非常迅速的原因之一。

    “一个是跟‘环艺’那边的销售额和银行存款对不上,还有就是说公司历年的呆账坏账没有弄清楚,所以要好好清查一番!”

    “这个财务部那边怎么说?”陶亦华精锐的眸子深了深。这些涉及公司秘密的信息,怎么会被“环艺”知道了。一家大型企业,财务账面上做平,并不代表公司账务清如白水,那个大型企业没有一些呆账坏账的,只是这些不影响企业整体效益,因而没有被人们足够重视。而然,若是被捅了出来,就另当别论了。

    “财务部这几天都忙着在做账,清查,但是有些手续,需要您本人签字的!”林泽霄据实说着自己所知道的。

    “那你帮我跟财务部那边好好说说,辛苦他们了!”陶亦华沉思了片刻,说道。

    “那老板,你什么时候回来?后天下午审计就要过来了,现在环艺一直抓着这个不放呢?”林泽霄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陶亦华听到这句话,下意思地望了望门边,思考了一会,缓缓说道:“再看吧,你帮我跟静芸好好说说,财务那边,尽量弄好!”他不希望和意茵两人之间的旅行被忽然终止,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可是……”林泽霄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陶亦华急促的声音打断。

    “不要说了,我自有分寸!”

    门,在这是,也开了。

    “我先挂了,我会尽快回去的!”陶亦华不等林泽霄反应,直接挂了电话,见意茵手上还拎着两份吃食,朝着站在门边的她不自然地笑了笑。

    “你醒了,我买了吃的,待会洗漱好了吃点!”意茵扬了扬手里的饭盒,对着陶亦华笑了笑。只字不提刚刚看到的情形。他想必是很忙的,跟自己出去这几天,总是在休息的时候,处理着不同的事情。

    陶亦华微笑着点头,转身,穿衣下床洗漱。

    就在他进如浴室的刹那,意茵嘴角的笑意立刻僵住了。她刚刚看到了他脸上那冷硬的表情,这是他在遇到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表情。难道是公司出了什么状况了。意茵这样想着。

    浴室里,陶亦华的心思大半被刚刚的电话干扰着。公司的真实财务情况一向是公司的商业秘密,怎么会流传出去,而且还被合作者“环艺”知道了呢!陶亦华站在喷头下,任水流淋满全身,站在那里,许久没有反应。

    浴室外面,意茵放下手里的食物,趁着陶亦华洗澡的空档,将散落在屋子里的衣服整理起来。将弄乱的被子折好,从包里找出他要穿的衣服。

    “嗡,嗡,嗡!”一阵有一阵有节奏的电话振铃声,传到意茵的耳朵里。意茵见是陶亦华的手机响了,犹豫着要不要接。

    拿起电话一看,是林泽霄。估计是公司的事情,意茵放下手机。对于他公司的事情,她没有兴趣插手。

    可是,这电话像是不死心一般,想了一阵又一阵。意茵无奈,只好拿起电话,走到门边,问问陶亦华的意思。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充斥着意茵的整个耳畔。喊了两嗓子,没有回应,意茵犹犹豫豫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林助理吗?”意茵不确定地开口问道。

    “老板,额,是夫人啊!”林泽霄有一瞬间的错愕,不过很快反应过来。

    “你还是叫我意茵吧!”这声夫人,叫的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听起来把她叫老了很多。“亦华在洗澡,有什么事情要我转告他的吗?”意茵想着,这么连续地电话,肯定是重要的事情。

    “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待会我再和老板说吧!”林泽霄回想起刚刚和陶亦华通话时提到夫人时不一样的语气,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意茵一听到林泽霄这么说,知道对方肯定是故意躲着自己的了。本来她的却是不想管陶亦华公司的事情的,但是既然事情关系到了自己,那她就不得不介入了。

    “林助理,我记得,你和敏君是情侣关系吧!”意茵故意放缓语气,让对方听清楚。

    “是啊,怎么了?”林泽霄疑惑意茵为何忽然说道这件事情,但是心底却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如果我让亦华不给你放假和女朋友见面,或是在敏君面前说点什么,你说,这样,会不会更容易增进你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啊?”意茵说得轻松,但话里的威胁意思不言而喻。

    “呀哟,我可是好久都没有见到敏君,意茵小姐,你就不要那我寻开心了!”林泽霄顿时觉得头疼,这夫妻两个,还真是同一类人,有这么压榨下属的吗?

    “那你告诉我到底什么事情?”意茵语气陡然转冷,带着一股不言而喻的威严。

    “好,好,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要说是我说的!”林泽霄举手投降了。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人家是夫妻,你说不让她告诉陶亦华,她就不说吗,那还真是想多了。

    “那你好好说说,我不会和亦华说是你说的!”意茵听到林泽霄这么说,笑着,保证着。

    “哎!”电话那头,林泽霄叹了口气。“公司最近遇到了点麻烦!”

    “怎么回事?”意茵不解。

    “后天下午审计要来公司,现在公司账务这边有很多东西需要老板出面的,可是,你看这……”后面的话,林泽霄没有说出口,想必意茵已经懂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亦华会准时赶回去的!”意茵明白了,心里顿时有些闷闷的,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哀怨。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您先忙吧!”林泽霄见意茵已经答应,满心欢喜。并没有注意到意茵语气里的不一样。他告诉意茵这件事情其实也带着几分故意的,因为他知道意茵小姐的一句话,远比自己说的百句话有用。

    挂了电话,意茵长长地呼了口气。这个电话,还不如不接的好。望着浴室里模糊的人影,意茵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平复内心的苦涩。睁开眼,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她本就是喜怒不易行于色的人,现在,亦不会为了个人的私事,而埋怨周围的不公。

    “亦华,好了没,饭要冷了!”不知过了多久,门边传来意茵清淡的声音。陶亦华方才想起,自己在浴室里面呆了很久了。嘴角勾起一个冷凌的弧度,穿衣起身。

    “好了!”拉开门,只裹了一件半身的浴巾,陶亦华迈着修长的身材,大不跨了出来。意茵听到声响,一个扭头,看到的就是令自己面红耳赤的场景。

    如阿波罗般修长性感的男性躯体,只一件白色浴巾,及腰包住重要部位。粗细均匀的美腿,结实修长。还有那结实宽厚的肩膀,陪着那冷漠俊美的容颜,真是令意茵这个女人都感到羡慕。自己也就这么被他的美色所吸引,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出浴美男,眼睛眨也不眨。

    “能迷倒自己的老婆,算不算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陶亦华见意茵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薄薄性感的嘴唇,咧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露出里面整齐洁白的牙齿。

    “什么啊?”意茵被陶亦华的话惊得回过神来。恼怒地瞪了一眼没穿衣服的某人,红着脸,转过身。嘴里,还不满地鼓囊着。

    “不是说要吃饭吗,我好饿!”陶亦华见打趣意茵的目的已经达到,忙着转移了话题。他可不想待会意茵生气了。

    “哦!”意茵被陶亦华的话一提醒,打开放在桌上的食物。

    “九寨沟里什么都好,就是深山里的物质生活水平差点,咱们就将就将就吧!”意茵不确定陶亦华能不能习惯这些寡淡的菜式。

    “我又不是没吃过苦,怎么把我说的跟二世祖一样的!”陶亦华佯装不满。

    “好吧,算我说错了!”意茵无奈地妥协了。这个时候,他真像个孩子一样。

    饭菜这的很清寡。高原山区的物质有限,饭有点夹生,菜式很简单。牦牛肉鲜是鲜,但却很冷硬。咬着牙,两人吃的很用力。

    “亦华,我们明天回去吧!”饭间,意茵忽然对着陶亦华说道。

    夹菜的手顿了一顿,陶亦华略带疑惑地看向意茵。“为什么忽然有这个想法了,我们还没有好好欣赏这儿的风景呢?”她不是很喜欢这种淳朴自然的地方的吗?

    “风景看来看去也就那样,在来的路上,已经看的差不多了!”意茵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满不在意地撇撇嘴。

    而意茵越是这样,陶亦华越觉得不对劲。犹豫了一会,陶亦华不确定地开口问道:“意茵,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什么了,没有啊?”意茵撒着慌,眼睛眨也不眨。

    “你骗我!”陶亦华肯定地说道。“你每次说谎话的时候,那表情就特别严肃,比说真话的时候要严肃的多!”一语道破。

    “呵!”意茵苦笑一声。他都了解自己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要说什么搪塞呢。

    “我知道你公司遇到一些问题,现在需要你回去处理,所以我希望你能早点回去,处理好它,毕竟,它也是你的心血!”

    “说说我公司出问题了,你从哪里听来的!”陶亦华听到意茵的话,心里咯噔一声,她怎么知道了。但是,嘴上,却还是死不承认。

    听着陶亦华的话,意茵苦涩地笑了笑。他说了解自己,自己又何曾不了解他。“你刚刚的口气就是在说谎,林助理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意茵不是不厚道,出卖林泽霄。以陶亦华的精明会猜不到。早点说破总好过闷在心里,反而生出隔阂。

    “这个死家伙,不是让他不要乱说的吗?”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小声地咕哝着。

    “别怪他,是我逼他的。”意茵听到了陶亦华的咕哝声,为林泽霄解围。“亦华,我知道疼惜我,但我不是个不懂事的女人,我不希望我成为你的负担!”握起陶亦华拿着筷子的手,意茵一字一句地说道。

    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心思百转千回。自己一直都以为,只要给她做完美的呵护,就一定会让她幸福。现在想来,自己是错了。她不是娇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而是一只可以和自己比肩,有着自己独立思想的苍鹰。

    “好!”良久,陶亦华缓缓说出一字。

    “好的,那我们先吃饭吧,趁着下午还有点时间,可以再去看点风景!”意茵听到陶亦华的回答,紧张的脸上,尽是放松后的表情。知道他是理性战胜了感性,意茵心里,有些失落又感到高兴。为自己短暂的旅途而失落,为他的睿智而高兴。

    “我们去看风景!”陶亦华也笑着复述了意茵的话就在刚刚自己做出决定的一刹那,陶亦华心里仿佛有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的感觉。原来,自己还是做不到为了感情放弃一切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