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五十四章 温馨婚礼(中)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华倩和敏君还有吴雅蓝三人,组成了新娘意茵的伴娘团。

    两人一大早,就带着昨天已经挑选好的礼服,来到意茵的家里。当初正月里第一次见到意茵和陶亦华在一起的时候,几人还挺惊讶,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两人就要结婚了。还真是世事多变!

    方敏君和华倩早就听说陶亦华最近几年混得不错,他身边的朋友也多是帅气的单身贵族。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有望一见,两人的花痴通病又犯了。以至于意茵现在很鄙视于两人聊天的内容。

    “听说,陶亦华被誉为景城第一黄金单身汉呢?”这是方敏君花痴的声音。

    “我是听说了,以前初中的时候,就挺帅的,上次见面,感觉更帅了!”华倩听到好友这么说,也激动地回应着。

    “可惜啊!黄金单身汉的身份就此就要改变了!”方敏君幽幽一叹,带着无限的惋惜之情。

    “你们两个讲话注意点啊,娶我们意茵,还委屈他陶亦华不成!”吴雅蓝早就和方敏君还有华倩打成一片了。听到两人这么损意茵,立马站出来为意茵说话。

    “我们只是感叹一下嘛,不要激动,能娶到我们意茵,那是他的福气!”华倩赶紧赔笑。吴雅蓝双手叉腰,柳眉倒竖的样子,还真是凶悍啊!

    “好像还有位姓莫的,是第二大黄金单身汉,对了,还是景城莫氏世纪大厦的总裁呢?”就在吴雅蓝还没有从刚刚两人的话语中反应过来,耳边又传来方敏君咋胡咋胡的声音。

    “对的,对的,我听说了,也很帅呢!”华倩一个劲地点头,非常赞同方敏君的话。

    意茵听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吴雅蓝。有些惊讶与她的沉默,不过,她紧抿的嘴角还是泄露了此刻她很不爽的心情。

    无声地咧了咧嘴角,意茵心想,嘴上说不在意,其实心里还不是在乎的要死,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吴雅蓝现在心里的确有点不爽了。这个莫晚文,平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好友都被她给迷住了。心里那个酸水啊,止不住地上冒,心里想着,待会看到你,看我不好好整整你,让你有力气在外面胡搞。

    化妆师名叫阮玲,今年三十多岁,身材中等,微微小胖,但是皮肤却是很好。画着淡妆,咋一看,还以为是二十几岁的女人。她也是“花的嫁纱”化妆技术最好的员工之一。本来这样隔着城市的新娘妆根本不用她过来的,由于陶亦华和胡力关系的不一般,特意邀请了她过来给这位总裁夫人上妆。

    新娘妆本就比几位伴娘的妆要难弄。阮玲从一进门,就一直在忙活。

    首先是洁面,然后是护肤,打粉底,粉饼定妆。

    刚定完妆,几人都不由得惊叹了一番。意茵皮肤本就白皙,现在只是简单地上了个底妆,却已经将娇嫩的肤色衬托的更加水润。夏季天气较热,定妆的粉底不能打的太厚,阮玲只是简单地擦了一层,但是意茵被几人*裸的目光盯着发毛,抬手就要擦。

    “别,玲姐好不容易才画好,就这么擦了,那她不是白忙活了?”吴雅蓝一边拿开意茵的手,一边嘴里还数落着意茵。

    “被你们盯着我浑身不自在,是不是散粉打的厚了,我感觉脸上皮肤很闷的感觉!”

    “是吗?我看看!”化妆师玲姐听到意茵这么说,伸手抬起意茵的脸颊,左右看了看。

    “我只擦了一层,不是很厚的啊!你的皮肤角质层薄,打点散粉,控油又能遮瑕。要是实在难受,我帮你擦掉一点吧!”阮玲见意茵的脸颊更红了,以为她是皮肤不舒服的反应,想着还是擦掉一点比较好。

    “还是擦掉一点吧,我感觉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越说,意茵越觉得脸上难受,心里还慌慌的。紧张!

    “嗯!”说着,便一边动手。

    除了定妆的一点小问题,后面的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由于天气炎热,考虑要流汗问题,阮玲特地给意茵弄了个防水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意茵的新娘妆,终于完成了。

    洁白的斜肩婚纱,搭配一条简约的蓝宝石项链,高贵典雅。长长的秀发,被挽成一个松松的发髻,那薄如蝉翼的白色披纱,就着一簇淡粉色的红梅花,飘逸在身后。往日素净的脸颊,此刻浸染胭脂的妩媚。细细长长的柳叶眉,金色的眼神,长长低垂的眼睫毛,让整个眼部似乎变活了。一个眼神,似乎都带着罂粟般的魅惑。高挺的琼鼻,纯净的不带一丝杂质。樱桃小嘴,不点而朱。

    “真漂亮啊!”这是华倩的感叹。

    “果然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穿上婚纱的时刻!”方敏君盯着意茵,若有所思。

    “这才是意茵该有的样子,其他女人,全都靠边站!”吴雅蓝一把环着意茵的肩膀,豪迈地宣誓着。

    “你们也很漂亮啊,今天我的花球可就要靠你们强了!”意茵望着站在自己床前,均穿着白色婚纱礼服的三人,心里满是感动,说出的话,却又带着几分揶揄。

    华倩的头发不长,就直接垂了下来,夹了一个镶钻的星型发夹,搭配着及膝的蓬蓬裙,显得俏皮纯洁。方敏君将头发斜斜地梳在一边,低垂在肩膀右侧,整个人显得妩媚多情。而吴雅蓝则是一袭抹胸前后长短不一的礼服,头发松松地完成一个发髻,斜插着一朵镶钻皇冠形状的发夹,整个人娇媚中不失清纯。

    “嗯!”阮玲对着意茵的脸,欣慰地点点头,为自己的成果而骄傲。

    “谢谢你,玲姐!”意茵感激地看着阮玲。如果不是她,自己不可能有这么漂亮的时刻。

    “这是我应该做的!”阮玲笑了笑,心里对意茵的好感加深。这个女子,不骄不傲,宁静如菊,恬淡如兰。

    “茵茵啊,是不是都准备好了啊!”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忽然开了,童朝映探出一个头,望着房间内的几个年轻的姑娘,笑的慈祥。

    “妈,怎么了?”意茵笑着看向自己的妈妈,问了一句。今天的老妈,也穿上了自己平时很少穿的鲜艳的颜色。暗红色的绣花钩边雪纺衫,头发被高高地梳在头上,一丝不乱,整个人较平时,多了一份盛气,少了一份安逸。

    “他们在小区门口了,我过来看看你们!”童朝映走了进来,大量着坐在床上,穿着婚纱的女儿。还有身边几个姿色各异的姑娘。冲她们笑了笑。“把这里当自己家,玩的尽兴点!”

    “我们会啊,阿姨!”几人笑着点头。

    “茵茵啊!”童朝映笑着,顺势坐在意茵的床边,笑着拿起女儿的手。“这个是你外婆当年给我的,现在妈妈把它送给你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碧绿通透的玉镯,套在意茵的手上。

    “妈,我又不带什么首饰,这个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意茵见老妈把镯子往自己手上套,连忙抽出手,想要拒绝。

    “这是妈额外留给你的,带着,吉祥,保平安!”童朝映不容分说,淡笑着,将镯子套在意茵的手腕上。

    “妈!”意茵忽然觉得鼻子很酸,很想哭。一把搂住自己妈妈的脖子,趴在妈妈的肩膀上,哽咽着喉咙。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啊!”童朝映听到女儿的声音,叹了口气,安慰女儿。可是,一边安慰着,一边自己的眼睛又止不住地红了。“那时候,你还那么小,转眼间,都要嫁人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要嫁人了,有几个当妈的心里舍得。

    “我小时候也经常惹妈生气!”回忆以前,意茵的脸上,也带着难以言喻的情绪。

    “嫁人了,可不能再像小时候那般任性了。”童朝映继续说道。虽然女儿已经和陶亦华领了结婚证,但在她心里,今天婚礼才是自己承认的。

    “我会的!”听着自己妈妈的嘱咐,意茵心里有股闷闷的感觉,眼睛也感觉涨涨的。

    “我的好女儿,其实,妈很舍不得你!”说着说着,童朝映忽然哽咽起来,最后一句话,更是卡在喉咙里好久,才说了出口。

    “我舍不得妈!”意茵的眼泪忽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的落了下来。以前听别人说,女儿出嫁,妈妈都会哭的,那时候自己还不理解,现在,却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那是亲情自然的流露,是任何一种感情都无法替代的。

    吴雅蓝几人,见此情况,赶紧过来劝说。

    “意茵,阿姨,今天是好日子,可不能掉眼泪的,意茵的妆花了也不好!”

    “是啊,茵茵的大喜日子,怎么能哭呢!”童朝映听着几个姑娘的劝,低低笑了一声。抹了抹眼角的眼泪。“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哭了,让你们几个姑娘见笑了!”

    “我们也很感动于阿姨和意茵的感情,很羡慕意茵呢?”

    “亦华他们也到了,我先出去招呼他们,剩下的,你们几个姑娘好好玩玩吧!”童朝映起身,对着房内的几个姑娘交代一声,脸上悲伤的情绪已经恢复,转身走了出去。

    融城的婚俗,新郎想要接到新娘,必须要准备能够几个塞住伴娘腰包的红包,否则是不让开门见新娘的。几个伴娘,隔着玻璃的窗户,老远,就看到那停在意茵家小区楼下长长的迎亲队伍。

    “排场好大啊!”华倩望了望那不见头尾的车队,惊叹一声。

    “好帅啊!”忽然,方敏君和华倩两人,同时惊呼。那个如天神般冷酷俊美的新郎,在此刻,刚好下车。

    ------题外话------

    我又食言了,最近事情很多,明天一定补上,不要打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