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22.温情一刻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那倒是有些棘手,”秦兮之前只知道海院里头有家族显赫的存在,却没有想到会有人早就已经拉拢了一部分人,若是现在进去,按照自己的根基,想要跟宫洺寒比,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我们得重新计划一下,拿下蛇帮后,还得找到一个可以和宫洺寒对抗的同等存在,只是这人选有些难。”

    想来想去,能够跟宫家对抗的,也就只有八大家族中的另外七大家族,而这几大家族里,秦兮认识的也就只有夏家和柳家,夏烨城府沉重,就怕跟他合作,到头来,会把秦楚会都整个吞并掉,而柳檬的话,却是心思太过于简单,难以担此大任。

    其实秦兮是不愿意和其他家族合作的,因为她实在是太没有根基了,跟这样的家族合作,秦楚会只会是为他人做嫁衣,这让人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

    可若是不找,凭借其他的小家族,根本就无法和宫家抗衡,这想来想去,到底是有些让人烦心的事情。

    子初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厉害之处,不过他却是不以为然,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了,就那什么宫家,他还真没有放在心里。

    看子初没说话,秦兮却是眼睛一亮,急急的抓住他的手臂,“据传,这海院就是姜家开起来的,而姜家是八大家族之首,若是能够让他帮我们,秦楚会成长想必会快很多。”

    如果是姜家的话,说不定就不用合作了。

    听秦兮这么说,子初却是皱起了眉,“你的意思是……”

    “那姜家公子是个植物人,身体一向来不好,现在更是昏迷不醒,子初你不是有救愈人的能力么,如果我们拿这个跟姜家谈判,他们想不帮我们都难。”这就是秦兮想到的妙计,这样就不用找其他家族合作了,直接让姜家帮他们就可,作为姜家公子的救命恩人,想必姜家公子醒来后,定然是不会出尔反尔的,这样既不用担心秦楚会被吞并,也不用担心后有宫洺寒来阴人。

    可这话却并没有让子初展颜,反倒是让他的眉头越皱越厉害,头脑竟是疼得厉害,但秦兮说的确实有理,“那我们得先查查那姜家公子在哪,让我先去看看情况,才能够得出到底能不能救的结论。”

    他不敢轻易答应,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人他碰不得,一想起就头疼的厉害,对于姜家公子的资料,在他的脑海里也是空白一片的,甚至在百度百科里,都出现不了他的样子,只是记得那人约莫是病弱之体,常年坐在轮椅上,其他的,却是没有半点的资料。

    看子初这模样,秦兮有些担忧,“你是不是能量又不足了,怎么看你脸色苍白的很,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原先还好好的,也不知道子初是怎么了,这脸色竟是惨白一片,而那眸子都有些透明了起来,不若以往神采飞扬的模样。

    子初摇了摇头,实在是头疼的厉害,没有了力气和秦兮谈笑,“不必了,我先搜索一下姜家公子如今所在的地方,等到了晚上,我们去探探路。”

    有些事情早点处理,比晚点处理要来的好,虽说脑袋确实疼得厉害,但总归来说还是能忍的。

    子初越是正经,秦兮就越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看着,竟是发觉这眼前的妖孽少年,竟是越来越透明化,而抱着她的躯体,也变得滚烫。

    心下一惊,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径直就吻了上去,恰好吻住那张苍白,却依旧柔软的唇瓣,带着淡淡的迷迭香,让人神魂颠倒,“阿初,这样你有好点么?”

    秦兮忍住内心的羞涩,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子初,内心早已经砰砰砰的直跳,只觉得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紧紧的闭着眼睛,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哪里有过这样的时候,以往被子初吻,那都是被动的,而主动的感觉和被动的感觉,相差实在是太大了,秦兮到如今,都没有和男生交往过,根本不知道此时这心跳跳的如此之慌,究竟是为了什么。

    果然,秦兮的吻还是最有效果的,被秦兮的唇这么一碰触,就像是干涸了的水库,被灌满了湖水,子初情不自禁的想要汲取更多一些,吻的也就更深了一些,甚至于径直就把秦兮压在了身下,在这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上,他用力的吻着眼前的少女。

    原本半透明的肌肤,已经变得有些肉色出来,惨白的模样,也渐渐的红润起来,当能量终于汲取完毕后,子初却是吻的有些舍不得了。

    这种感觉真是神奇,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想要吻的在深刻一些,想要将眼前的少女,整个都融进体内,融进自己的血肉里去。

    此时的秦兮,却是害羞的闭紧了眼眸,双手握拳,也不敢做些什么,两颊悄然升起两朵粉红色的云朵,子初静静的睁开了那双妖孽的眸子,那一刹那,眸色潋滟,是说不出的摄魂夺魄。

    眼下的一颗泪痣,看上去是那般的动情,他悄悄的关注着身下的少女,鼻息间是淡淡的兰花香,扑鼻芬芳,让人竟是完全的割舍不开。

    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刚开始见到的小女生,那般的青涩干瘦,就像是颗豆芽菜似得,而如今竟是变得如此完美,竟是让他这个看惯了美色的人,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只是可惜,他不过是一个脑电波,永远也无法和秦兮真正的在一起。

    秦兮毕竟是人,等到以后她会渐渐的老去,如同鲜花凋零般,而他却不同,他是脑电波,永远都会存在于世界上的物质,无法消失,到最后他只会孤独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想到这里,子初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了不舍,和心尖疼痛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少女,终究会离开自己吧……

    这么想着,子初悄悄的放开了秦兮,伏着身子看向她。

    感觉到嘴唇上的柔软离开,过了大概有三四秒,秦兮才敢左眼,然后看到子初正在自己上方看着自己,又满脸羞涩的闭了上去,全身紧绷着,“你……好了么?”

    这个时候,子初才发现,原来秦兮是这么的可爱,那小脸粉扑扑的,有着说不出的生气,比之之前那清冷的气质,看上去更是多了些人情味,漂亮的让人想要啃一口。

    心中多了些戏弄的意味,子初勾唇邪笑,伸出手勾住秦兮精致的下巴,迫使着秦兮将脸对上自己,“阿兮,你竟然主动亲我,是不是很紧张小爷出事啊。”

    看着手下的那张小脸,精致动人,紧闭着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漆黑浓密,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小扇子似得,看的子初心痒痒的。

    听闻这句话,秦兮那心中羞涩的感觉立马褪去,睁开眼睛,小手推了一把子初,恼羞成怒,“我才懒得理会你,要不是看你快消失了一样,我才不会主动亲你呢。”

    “阿兮,就算我说错了,那你也用不着脸红吧,”子初有些暧昧的靠近,呼吸喷洒在秦兮的耳垂上,使得那白玉般的肌肤,又是惹起一阵的战栗,粉粉的,“阿兮,你这样真可爱。”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同样也很蛊惑,使得秦兮这心脏立马跳了起来,简直要跳出胸口去一般。

    到底是妖孽,无论是模样,身材,还是嗓音,几乎每一处都是上天最好的艺术品,太过于完美,也太过于妖气,此刻那眼底里氤氲着的情愫,有一种魅惑人心的错觉。

    秦兮感觉自己有些要窒息了,她跟谁在一起,都能够保证绝对的冷静,可是偏偏就子初不行,这人太过于妖孽,完全不是她这种俗人可以对付的。

    原先的温情,还有那正经的模样,此时已经烟消云散,剩下的就是子初的本性,爱捉弄人,更爱捉弄秦兮。

    不过这倒是事实,子初就是喜欢看秦兮这样,只要看到秦兮有情绪上的波动,子初就高兴,就想要继续逗弄,之前是喜欢看秦兮跳脚的模样,现在他突然发现秦兮脸红的模样,似乎更可爱,找到了新的逗弄方式,子初如何能够收的住呢。

    一看子初这眼底里的兴致,秦兮就有些想要发火,两人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自然明白子初这眼神意味着什么,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在子初面前的不可控制,无法冷静,让她根本不能像平常一样去对待。

    还不如刚刚不管子初呢,就让他自生自灭,现在倒好了,救了子初,却被他戏弄,而且自己没有一点的办法,秦兮都有些想要叫天了。

    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毫无淑女形象,“子初,你离我远点!”

    这样的妖孽等级,一靠近,秦兮浑身都发软,即使是看了这么多遍,却有越看越好看的感觉,这样的美男简直就是极品。

    “我就不,”听秦兮这么一说,子初反倒是耍起了赖,靠着更近了一些,那胸膛都已经抵住了秦兮的柔软,“我就要离阿兮近一些。”

    这嗓音里带了些撒娇,秦兮都有些无奈了。

    这时候的她,还尚不知道自己被吃了豆腐,反正也挣脱不开,也只有让子初抱着了,在纠结这个问题,恐怕会让子初越来越得寸进尺,索性就转移了话题。

    “阿初,那晚上我们再去么?”

    “恩,”说起正经事,子初还是有点正经的模样的,将头埋进秦兮刚刚发育的胸膛里,吻了一口兰花香,“阿兮,你真香啊~”

    “……”秦兮忍无可忍,一掌拍飞,“我香你大爷!”

    也不知道子初是哪里来的习惯,老是喜欢占便宜,要不是样子好看,这就是性骚扰,实打实的猥琐行为,这样的人是要被唾弃的!

    百折不挠的子初又趴了回来,这一会儿他学聪明了,不埋胸了,靠在秦兮的腿上,然后两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肢,“阿兮,你怎么这么小气,抱一下都不肯,这明明就是我吃亏了好么,你还要这样对我,要是其他女孩子,早就应该偷着乐了,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看到我这样的美男,都还好意思下手,唉,我想就算是男人,看到我这样的容颜,应该也把持不住吧……”

    看到子初又沉浸在自己的美色之中,这般的无可自拔时,秦兮真的感觉自己的脑袋有平时的两个大,如果她手里头有平底锅的话,秦兮想,她真的会像红太狼一样,把眼前的碎碎念唐僧,直接给拍飞的。

    她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存在。

    秦兮的脸色变了又变,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有做些什么,紧紧的闭上嘴,反正她什么不说总对了吧,要是说的越多,反驳的越多,按照子初这个性格,肯定会跟她一直纠缠这个问题的。

    看秦兮没有说话,脸色却是变了又变,简直就跟变色龙一样了,子初丝毫没有感觉到是自己的问题,反倒是越说越起劲,“阿兮,你实话说吧,你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其实你说出来也没事,真的,都说了我们的关系这么好,就差没有一条内裤一起穿了,你呢,被我改造的也没有那么差,我将就点,也是可以接受的,是不是?”

    “……”秦兮强作微笑,声音却是咬牙切齿,“子初,别将就啊,你这样的完美存在,就应该找个更完美的脑电波,然后两个人就像是灵异小说里写的一样,她们有冥婚,你们就直接叫什么脑婚,电婚,或者什么波婚都可以,我这么差,还是找个人在一起好,就不伤害你了。”

    听秦兮这么一说,子初不乐意了,他满脸嫌恶,“什么难听的话,脑婚是什么玩意,难听死了。”

    说完话,他又顿了顿,依旧嬉皮笑脸了起来,“阿兮,你终于承认你自己差了,我就知道在你的内心,一直都是自卑的,其实真的不用自卑的,像我这么完美的人,无论是谁站在我面前,都会自惭形秽,你这样的心理是可以被理解的,阿兮啊,我就是喜欢你这点自知之明。”

    “……哦。”

    “阿兮,跟我在一起,不用负担太大的,反正就这样了,比你完美,不是我的错,比我差,也不是你的错,这是上天铸就的。”

    “……哦。”

    “阿兮,其实你已经很完美了,只是比我差了点,所以自卑的该是那些人。”

    “……哦。”

    等秦兮哦到第三声的时候,子初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将嘴里头还要说出来的那些滔滔不绝给停下,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秦兮,“你复读机啊?”

    “……哦。”

    “……”子初皱眉,抬头看向秦兮,却是发现这小姑娘,竟是直接躺在了草坪上,一脸悠闲的睡起了觉来,那哦完全就是习惯性的敷衍。

    那也就是说,自己说了半天,全都是在自言自语的节奏?

    “阿兮?”子初试探性的开口。

    “……哦。”

    “……”

    子初整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他说的那一些肺腑之言,就是给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听了?要是按照他点脾气,就直接把秦兮给弄醒了,然后再把之前的肺腑之言给说一遍。

    不过,看到秦兮脸色那安然的模样,子初又有些开始纠结了起来,要是真把她给弄醒了,她会不会把自己给劈了?再说了,这样的话,还是可以再说一遍的,往后大不了每天都给秦兮说一遍,她总有听得进去的时候,反正来日方长,就不信秦兮听不到了。

    这么一想,子初就释然了,他还真是容易满足,想通了就能给自己找乐子了。

    等秦兮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被搂在一个温暖的怀里,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身子,却被抱得更紧了一些,大概是吵到了子初,他这一会儿正在睡美容觉,只见他眉头蹙了蹙,随后嘀咕了一声,“别动。”

    说完话,又将秦兮搂的更紧了一些,大手顺便还揉了揉她的头顶,有些像是摸小狗。

    在手机空间里睡一觉,只觉得浑身都精力充沛,秦兮想要将思想回归身躯,却发现被子初禁锢着,倒是半点都动弹不得,无论使出什么样的方法都没有,看来只能等子初醒过来了。

    现在的场景,说起来是有些尴尬的,自己被搂在男脑电波的怀里,还一点都不能动,被抱得几乎是没有一点缝隙,然后头刚被揉完,那只罪恶的大手就开始揉起了秦兮的脸蛋。

    也不知道子初是梦到了什么,像是摸到了很喜欢的东西似得,捏了又捏,而秦兮的脸蛋,在他的手掌下,已经变了好多形状。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控诉幽怨的看着他,秦兮在想,这丫的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特意的!

    终于,脸蛋揉完了,子初有些无所事事似得,竟是将手渐渐的往下,眼看着就要上胸了。

    秦兮一愣,下意识的一巴掌就甩了上去,等到子初,满眼惺忪,一脸懵逼的看向秦兮的时候,她的脸蛋爆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刚刚你做噩梦了。”

    ------题外话------

    恩,对,就是做恶梦了,下一回就是一脚头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