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11.实力打脸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解决了早饭,秦兮也算是没有浪费夏令正的一番心意,她这人本就对感情大条,现在自然不会去照顾夏烨的感受,正巧也快到教室了,便和夏烨道了别,直接进了教室。

    一路上,夏烨都没有说话,到了这一会儿,也只是看着秦兮走进去,一向来温柔的绅士,这一会儿也不免觉得自己的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边,一丝回报都没有收到。

    可是这件事情本就是他编的说辞,为的就是不浪费夏令正的一番心意,秦兮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最多只能说她情商不够,过于感人了一些。

    不由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女孩子追起来说实话,还真是有些疲累啊。

    反说秦兮进了教室,刚巧和张柔眼神接触上,她这几天没出现,这一会儿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对秦兮也没有过多的怨恨,反倒是有些像是陌生人。

    也不知道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应该和夏烨有关系,之前她可是恨不得自己被退学的,现在被人阻碍了以后,却没有大动肝火,恐怕是在忌惮夏烨背后的势力,这么一想,恐怕这夏烨,家世背景不容小觑。

    若是以往,说不定秦兮会主动上前攀交,可这夏烨偏生是原主喜欢的男生,她现在是能压制住那股怨气,可若是哪一天,接触时间长了,这原主定要自己去告白,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她本身是不喜欢夏烨的,虽说夏烨一直都保持着文质彬彬,和绅士的形象,可那双眼眸背后的深意,总让她觉得自己再被设计,秦兮不喜欢没有把握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人,她没有办法去对付,能做的只有远离,而告白的事情,秦兮想还是能拖多久拖多久吧。

    秦兮也没有去看张柔,直接就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后边坐着的是张轩,他这一会儿正在喝着夏烨的那瓶牛奶,瞧见秦兮走进来,便一脸笑容的从自己的座位里,拿出一瓶酸奶递了过去。

    “喝这个吧。”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都给秦兮带一瓶酸奶,而秦兮也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喝一瓶酸奶。

    两人的关系和夏烨不同,他们可以说是上下级的关系,秦兮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么多的,接过那瓶酸奶,吸管插了上去,抿了一口,这动作做起来熟络而又自然,看在周围人眼里,却是多了一层含义。

    这两人显然就是在谈恋爱的模样,之前也有人透风出来说,因为这个早恋的关系,可能学校里要开除秦兮,不少看热闹的人,就等着这件事情发生。

    可等了一个多礼拜了,这事却像是销声匿迹了,连提起的人都很少,而上一回张柔被打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像张柔这样的人,是个呲牙必报的人,现在却看到秦兮,连讽刺的话都没有再说,不由让人浮想联翩。

    难不成张轩是真的喜欢秦兮,所以借着家里头的力量,解决了此事?

    这个看起来是最容易接受的一个猜想,更因为这样的猜想,原本对秦兮有些怠慢的人,不由收起了自己的态度,反倒是变得态度好了起来,毕竟张轩这样一个算有势力的存在,没有一个人是敢去得罪,现在看秦兮和张轩的关系又这么好,有些女孩子已经准备拉拢秦兮,想知道一些内幕了。

    这一变故,使得一早上,秦兮就得到了不少女孩子的靠拢,一下课就有许多的女孩子上前和她说话,有些女孩子本身就看不惯张柔,也知道秦兮和张柔不合,便叽叽喳喳的和秦兮说张柔的坏话说个不停。

    若是十几岁的原主,恐怕还真是会受宠若惊,只觉得眼前的这些女孩子都是真心想跟她交朋友,可秦兮却不同,她毕竟也有三十岁的年纪,看多了职场上的明争暗斗,这些小女孩子在她眼前的心思,在她眼下是看得一清二楚。

    有一个叫是楚笑笑的女孩子,是其他班的女生,早就看不顺眼张柔,两人家庭相当,不过长相却不如张柔,而且张柔会撒娇卖萌发嗲,偏生楚笑笑生得一个强势的性格,每一次和男生玩,都会莫名其妙的被张柔抢走。

    这一会儿听闻了秦兮的事情,刚巧一班里的女孩子有她认识的,她借着找那个女孩子的名头,直接去了一班,进了班级里,她的那个朋友正好在和秦兮说话,虽说秦兮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可那女孩子仍旧是说的格外的起劲。

    楚笑笑径直走上前,她留着波波头,脸型是娃娃脸,这发型极衬她的脸,看起来甜美可人的很,可偏生楚笑笑的性格行为和外表完全不符,说话的声音也有些粗,像是个男生一般。

    “你好,我叫楚笑笑,你是秦兮么?”她一向来不喜欢客套,也最讨厌女孩子矫情,所以对张柔那对男生故作的矫情劲,她的心里头是说不出的作呕。

    无端被班级里的女生热情劲给懵逼的秦兮,这一会儿又听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班级里的名字,轻抬头,她的模样已经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这么近看,那肌肤更是无懈可击,看在楚笑笑的眼里,都有些不由的羡慕。

    她微挑眉,眼神疏离,“什么事情?”

    秦兮的性格本身就是如此,周围这群叽叽喳喳的女生,早已经消磨了她的耐心,这一会儿又来了别班的,她能保持这样的淡漠态度,已经算是很好了,若是以往,秦兮早就闭嘴不说话了。

    管她周围那些人说什么,她一个字不回就好了。

    看到秦兮这个模样,若是其他人恐怕早就看不顺眼了,然而楚笑笑就是个奇怪的奇葩,她不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女孩子,说话嗲声嗲气的,反倒是秦兮这样,对她的态度爱理不理,语气更是带着千山冰雪一般的人,让楚笑笑硬是起了兴趣。

    她不由笑了起来,眼眸如同月牙湾似得,看起来更多了一份甜美,“我要跟你做朋友啊,听说你和张柔打了个赌,今天这月考成绩就下来,我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赢。”

    说到这,楚笑笑灵动的眼眸就转动了起来,朝远处的张柔瞥了一眼,有些嘲讽,“听说张柔和你打赌买班级里的汽水是把,既然我们是朋友的话,那么你秦兮的事情,就是我楚笑笑的事情,就算你输了,这汽水就算在我楚笑笑的身上。”

    “……”

    秦兮面容有些抽搐,她还什么话都没说呢,怎么就跟眼前的女孩子做了朋友了,不过看起来这楚笑笑确实很讨厌张柔,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那么就是朋友、

    不过这姿态还是要做出来,秦兮将手里头的作业本递给课代表,没有回楚笑笑的话,她不喜欢这样盛气凌人的交朋友态度,这样的感觉太过于被动,或许是和子初在一起久了,有些傲娇劲,也慢慢的学到了自己的身上。

    看到秦兮没有回话,这楚笑笑原本还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持住了,她倒是没想到这看似文弱的秦兮,竟是如此的不给面子,这一会儿,因为她的出现,周围的学生,全都将目光看了过来,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特别是张柔,看到楚笑笑这么没面子,笑意渐渐浮上眼眸。

    要说,她在学校里最讨厌的,就是秦兮和楚笑笑了,秦兮是因为明明什么都不如自己,可就是轻而易举的会得到许多的东西,而楚笑笑就是个女汉子,两人是天生的不对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让对方看不顺眼。

    现在如果这两人和手的话,无疑是在给她增加负担,可这一会儿,看到秦兮这么的不给楚笑笑面子,她觉得,按照楚笑笑这眼高过顶的样子,必然会跟秦兮变成仇人,这是她喜闻乐见的。

    等了半晌,秦兮没有回话,该做自己的事情就做自己的事情,周围的人话语声都有些窸窸窣窣了起来,而楚笑笑的肌肤是越来越红,她这人就是这样,一做丢脸的事情,就脸红,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使明明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可这血液要倒流,她也没有半点的办法。

    要问楚笑笑丢人么,那确实,在这学校里,还没有人能忤逆她的,除了张柔让她恶心,刘倩让她忌惮外,其余的都要给她几分面子,因为楚笑笑这人讲义气,周围朋友还是挺多的,这人心眼也不坏,家里头又有钱,不会主动找事情,跟个男孩子一样,是柔弱女生喜欢交的对象。

    所以在学校里,楚笑笑还是混得很开的,现在主动想要交朋友,却被人晾在了一边,楚笑笑都在想有没有地缝了,她都想钻进去,躲避这丢人的感觉。

    可是,也不知怎的,这秦兮越不理她,楚笑笑就越是想要和秦兮交朋友,她的周围还没有这样的朋友,特别是身上的那股气质,说不出的风淡云轻,像是无论多大的事情,被她碰上,都是有能力和办法解决的,弱者总是敬佩强者的,就算是楚笑笑,在此时也会被这股气质给征服。

    既然秦兮不说话,那还是得由她来说,反正是她要跟秦兮交朋友,又不是秦兮上赶着找她,这么一想,楚笑笑就好受多了,她推开前边坐着的女生,坐到了秦兮的前边,和她面对面,又笑道,“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了,还是我说话的态度不是很好?我这人就是这样,说话大大咧咧惯了,可能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如果我哪里做错了,你就训我,我会听得。”

    这一番话说出来,情真意切的,让周遭的人全都跌破了眼镜,这还是那个不管不顾,不可一世的楚笑笑么,喜欢和张柔对着干,在学校里,可以说楚笑笑、张柔和刘倩,都是所有人忌惮的对象,可这一会儿,却看楚笑笑如此讨好秦兮,这让人如何能够接受。

    要说这秦兮,也真是个传奇人物,一开始就和张柔不合,之后还被刘倩找过,可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现在又被楚笑笑公开要做朋友,到底是为什么,她们都有些不懂了。

    在小镇上,小学初中,这一所学校都是包的,像秦兮从小就在这个学校读,一来二去,几年过去了,大家都是知道秦兮以前是怎么样的人的。

    可到了初中后,这原本看起来熟悉的人,那个柔柔弱弱的,说话细声细气的女孩子,如今像是丑小鸭蜕变成天鹅一般,气质高洁,容貌出色,整个人如同云雾中的一抹光彩一般。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像是有毒一般,若是盯着你看,就像是妖孽的眼睛,那漆黑漆黑的深不可见底的,完全能够让你深陷进去。

    听到楚笑笑这么说,比之前的态度倒是诚恳了不少,秦兮倒是满意了许多,她点点头,“那就试试看吧。”

    这学校里如此有势力的人,要主动和自己交朋友,若是其他女孩子,早已经感天动地,受宠若惊,喜极而泣了,可偏偏秦兮和别人不同,她竟然回了一句试试看,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谈恋爱似得,女孩子的友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复杂了。

    坐在后边的张轩,更是没忍住嘴边的笑意,只觉得眼前的秦兮,是那般的可爱,让他的心里头更多了一丝澎湃的情绪。

    楚笑笑也不生气,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看她什么样子都是顺眼的,就像是秦兮现在,就算真的骂她,她都不会介意什么,更何况还是开口和她说话,她咧嘴笑了起来,一张娃娃脸上满是胶原蛋白,“那说好了,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她这是难得的示好,她身边的朋友很多,可大多数都是迁就楚笑笑的,秦兮算是第一个让楚笑笑上心的。

    可秦兮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楚笑笑的提议,“中午我要回去做饭。”

    昨天秦母受了伤后,方宇说过是不能碰水和用受伤的手的,这两天秦母都不能做活,秦父又不怎么会,也只能够秦兮回去做饭了,幸好中午放学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足够她做饭吃饭的。

    “要做饭啊……”楚笑笑挠了挠头,有些失落,原本还想带秦兮去新开的一家店吃饭,现在只能自己和朋友去了,多少有些不高兴,“那好吧。”

    语气里有些遗憾。

    看楚笑笑这样,秦兮还真是觉得她有些可爱了,这段时间,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碰到的都是一些可爱善良的孩子,最多就是脾气被家里头宠坏了,改改总是能好的。

    她抿唇笑了笑,那一刻如同冰山融化,带着淡淡的烟雨而来,让楚笑笑都不由看呆了,“放学后我请你喝汽水吧。”

    楚笑笑这名头,她也有听过,如果能收在秦楚会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件事情之前是打算让张轩去做的,却没有想到,楚笑笑自己上赶着过来了,倒也是可以不用费不少功夫了。

    现在看来,这楚笑笑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自己做朋友,而她能做的,就是慢慢引导她进入秦楚会。

    秦兮很少笑,几乎都是淡淡的神色,没有多余的表情,看在人眼里久了,也就觉得秦兮太有距离感,现在秦兮这一笑,却如同百花齐放,说不出的灿烂,让不少看到的人都有些看呆了,原来秦兮笑起来是这样的,美得如此的艳色,无法挪开眼去。

    等楚笑笑回过神来,反应秦兮的那句话后,马上喜笑颜开,连连点头,“那说好了啊,放学一起走,我送你回家。”

    至于汽水的话,自然还是她来请比较好,秦兮家里头的环境,在学校里可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楚笑笑哪里还有可能让秦兮付钱呢。

    快到点上课了,楚笑笑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而在位置上的张柔,看着这一幕,不禁咬碎了一口银牙,自己的位置越来越处于劣势,渐渐的,秦兮变得越来越强大,现在她不仅拥有了刘倩,还和楚笑笑做了朋友。

    原本想要把秦兮弄得退学为止,都快要成功,校长都被自己家逼得做了承诺,可前几天爸妈无端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就沉着脸去找了校长,说是不追究了,无论是自己怎么问,父母都不肯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几天,她的父亲就像是老了好几岁一般。

    张柔不明白,也不能够谅解,在家里头闹了好几天,可无论她怎么闹,父亲都不肯帮她,最后她也只能够接受事实,回到学校里头来,现在又看到秦兮在学校里混得越来越好,心里头这不爽的感觉一直消褪不去。

    上课铃声很快响起,秦兮坐在位置上泰然自若,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出成绩的时候了,不少学生的心里又忐忑不安的,也有欣喜的,这就是学渣和学霸的区别。

    大家都知道关于秦兮和张柔的那个赌约,这一会儿,全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秦兮,就在等着秦兮的成绩出来的那一刻。

    几乎是全部的人,都觉得秦兮是会输的,她的成绩从小到大都是中庸,从没有考到过前几名,就算是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会一下子就超越,跑到了第一名去吧。

    没有人相信会有这样的奇迹,就算是秦兮变了许多,也没有人会相信。

    不过倒是没想到,这一回来的老师却不是他们的班主任,反倒是教导主任,一个带着黑色镜框的中年妇女,不苟言笑,看起来就像是别人欠了她几百万似得。

    秦兮很有把握自己能够得到第一名,这一次月考考的知识点很浅显,秦兮都已经给自己估算好了分数,也少做乐几道题,故意失分,不然拿了满分,总是会被人怀疑的。

    只是秦兮却不知道,她就算是这样做,却仍是有着山雨欲来,因为差生就是差生,只要你成为了差生,再变成好学生,也要有一定的空间,秦兮即使隐藏了一些实力,却仍是进步到飞速的地步。

    身后的张轩,不由用笔头点了点秦兮的背,低声道,“这一次教导主任来,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们班是出了名的好学生多的班级,虽说初一还没有分班,但是一班因为有了张轩等人,总是会得到老师们的偏爱一些,这教导主任,来他们班的时候,都是挂一丝笑容的,可偏生这一会儿那脸严肃的像是黑寡妇一般,这才有了张轩的这一疑问。

    被张轩这么一说,秦兮也有些觉得不对劲了,她低声回了一句,“到时候就知道了。”

    教导主任手上拿着一份名单和一摞试卷,一双厉眸先是审视了一遍环境,班级瞬间变得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只留有窗户外风吹过,树叶刷刷刷的声音。

    她的脸色阴沉,并没有好看到哪里去,将手里头的试卷交给了前排的同学去发,又把其中一份名单,粘贴在了班级的门背上。

    收到卷子的人,全都迫不及待的看自己每一科的成绩,有欣喜的,也有失落的,可卷子直到发到了尾声,秦兮都没有收到自己的。

    心里头的不安顿起,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看来这教导主任是有备而来。

    等卷子全都发到了同学们的位置上后,只除了秦兮的,教导主任走到了课桌前,脸色凝重的很,先是表扬了成绩优异的同学,譬如张轩,然后拿出一叠试卷,声音沉痛的说道,“这次我们班的同学都很努力,考的成绩都很好,班里的平均分数比第二名拉出了不少分,这让老师们都很安慰,但是还是有个别不负责的同学,抄袭别人的劳动成果!我们班的秦兮,八门试卷,语文、数学、英语、地理、化学、生物、政治和思想,每一门的成绩都在九十七分以上,甚至于数学考到了99分,地理、英语、化学、生物、政治和思想全都考到了满百,

    在这个周末里,我们全部的老师都在商量这件事情,秦兮平日里的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如果说有小部分的进步,大家都是能够理解的,可是这分数一考竟然考到了年级第一,说实话,没有一个老师愿意站出来说相信这是秦兮的成绩,商量后的结果是,我宣布,在此秦兮的试卷成绩作废!”

    这话一出,秦兮的脸色完全冷了下来。

    全班的同学,全都像秦兮投来了不可思议和不屑鄙夷的眼神,在他们看来,既然老师都说了,秦兮是抄袭的,那秦兮肯定就是作弊抄袭的,虽然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可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说,秦兮的确是不可能进步如此巨大、。

    这话一说,特别是张柔,那嘴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教导主任制止了大家的议论纷纷,脸色难看的很,径直看向秦兮,声音洪亮,“秦兮同学,你上来。”

    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秦兮站起了身,她的身材纤瘦,在所有人的眼里,此时的她,就是个犯罪者,她作弊成绩,她的成绩优异是骗人的,秦兮觉得血液的温度有些寒冷,原来,这些大人都是这样对待孩子的,难怪华夏的教育事业,一直都止步不前。

    微风拂过,秦兮的连衣裙清扬的飘着,她长发被扎起,乌黑亮丽,让人挪不开眼去。

    看着秦兮的背影,张轩有一种心疼的感觉,他不相信秦兮会作弊,虽然这个成绩很让人不可思议,可是张轩还是愿意相信秦兮,不为什么原因,只是因为秦兮不可能。

    可是在老师们的眼里,却觉得秦兮是不可能靠年级第一名的,于是问都不用问,就宣布了秦兮是作弊的人,也不用在商量出其他的方案,秦兮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不可能是成绩优异的学生。

    秦兮走上前,目光淡漠的看向台下的学生,那些鄙夷的目光,还有对她的不屑,秦兮的心里头不由冷笑连连,而教导主任,看到秦兮的态度良好,觉得她还是有救的,便在耳边孜孜不倦的,苦口婆心的思想洗脑了起来。

    “秦兮,我看你也是个好孩子,平日里老师对你的印象都不差,你为什么要作弊呢,这种分数拿到手,你自己不觉得愧对于良心么,老师们商量来商量去,都不想给你处分,大家便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了,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不处置这件事情,不是因为作弊不重要,一个好孩子,时千万不能作弊的,不是自己的成绩,不是自己肚子里装的墨水,得到的都是虚假的,唉,你怎么就不懂呢,你们这些孩子,都把分数看的太重要的,就算现在得到了赞扬,往后你上高中了,你上大学了怎么办,难道你准备一直靠作弊么……”

    这声音在耳边一直环绕着,如同蚊子般嗡嗡的响着,秦兮不由皱起眉头来,清冽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教导主任的话,“老师。”

    她叫了一声教导主任,转过身看向她,秦兮的眼珠漆黑,没有一丝的情绪,却像是无底洞一般,让教导主任不由停止了教训,红唇轻启,“你听说过一句话么。”

    “什么?”说话的教导主任,显然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对于秦兮这突如其来的话。

    秦兮勾了勾唇,有些嘲讽,“一个人有罪,并不是你说就可以的,既然你觉得我是作弊的,那是不是你得拿出证据来?”

    “你——”教导主任这一会儿是真的愣住了,等反应过来,脸色立马难看了下来,只觉得自己的那一番话全部白说了,眼前的秦兮根本就是不知悔改,“秦兮,老师以为你是个懂道理的,跟你说说你还是能够听得进去的,现在看来,全都是老师想太多,到现在,这份试卷都摆在你面前了,你竟然还不知悔改,你自己看看这试卷上的成绩!”

    越说越气,教导主任索性把试卷一把全都扔在了秦兮的面前,气呼呼的指着那叠试卷,对于秦兮这态度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看着教导主任的模样,秦兮却是觉得哀莫大于心死,她的眼珠依旧漆黑,紧紧的看向眼前的老师,“你的心里早就认为我有罪,你也认定了我是考不出这种成绩的,可是你却没有任何的证据,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作弊,你觉得这样我就会屈服了,可是老师,我想说,一个人有罪,并不是要她本人来证明,而是要你拿出证据来证明她有罪,

    现在你没有任何的证据,就不分青红皂白的的在同学们的面前,指责了我,也给我定了罪,这对于我来说,是莫大的侮辱,现在你对我的人身已经造成了伤害,我的精神和名誉,全都被老师您毁了,我想我有权追究此事。”

    本身就是秦兮没有做过的,如果秦兮就这么听了教导主任的训斥,还会觉得是她心虚了,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和教导主任干上,她就不信了,这还没有王法了。

    秦兮这一番话说下来,有根有据,慢条斯理,全然把教导主任逼到了绝境上去,她不由气的是胸口直疼,指着秦兮就气急败坏的训斥了起来,“你觉得老师是冤枉你是吧,行啊,我那里还有一套试卷,关于八门课的,现在你去办公室把它做出来,要是你能做到现在这样的成绩,就当是老师冤枉了,要是你做不到,你就等着被学校处置吧!”

    她也不想把话说得这么死,可若不是秦兮这么咄咄逼人,她还想把这件事情给压下来的,现在她是完全火冒三丈了,只觉得这个学生,不给点教训都不行。

    听到教导主任的话,秦兮弯唇一笑,眼神蔑视,“老师,我现在答应你,并不是因为我屈服你,而是证明,有时候惯性思维是多么的愚昧。”

    她也不说什么,回到位置上,拿着笔就径直走了出去,看的教导主任又是气的不行。

    无论是谁,被误解,恐怕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些班级里的议论声传入秦兮的耳里,令她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讽刺,那难听的话语,声声进入她的耳里,在她耳畔挥之不去。

    原来当你被所有人指责,被所有人误解的时候,你的心情不是难过,也不是失落,而是觉得全世界似乎就剩下了你自己一个人,孤独而又寂寞。

    胸口里像是被大石头堵住了一般,让秦兮的心情有着说不出的沉重。

    身后是教导主任踩着高跟鞋的声音,她嘱咐了学生吧自己的试卷改好,让班长管一下纪律,就急匆匆的跟上了秦兮。

    很快就到了教导室,她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老师在,是数学老师石仙仙,看到秦兮面色难看的走进来,眼里有些不屑,她本身就不喜欢秦兮,这一次的成绩出来,更是让石仙仙看不起秦兮,这一会儿看到秦兮走进来,笑容里多了些嘲讽,“怎么了,秦兮。”

    看出石仙仙有着看好戏的成分,秦兮没有说话,反倒是教导主任一走进来,就开始翻箱倒柜的开始找试卷,随后拿出一叠试卷,一共八门课的,直接扔在了秦兮的面前,“现在你开始做,什么时候做完,我什么时候批,你不是要证据么,现在证明你自己的时候到了。”

    这种感觉,其实是非常屈辱的,秦兮坐在办公室的凳子上,感觉到的是深深的恶意,她拿过卷子,奋笔疾书的就开始写了起来。

    无论如何,她也要拿着自己的成绩,狠狠的甩到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面前,让他们知道她们是有多么的恶心。

    听到教导主任的话,石仙仙有些不解,“怎么了,怎么还要做试卷,不是都出了处理结果了么。”

    这批试卷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老师们批多了,都不喜欢批,基本上都会找一些好学生来批,原本一班的班主任是提出过让秦兮再做一份试卷,可是其他老师都驳回了,这也就没有用这个方案,直接就判了秦兮的死刑。

    可这一会儿,怎么又要做起试卷来了,也难免让石仙仙不理解。

    听了石仙仙的话,教导主任气的狠狠瞪了一眼做试卷的秦兮,又把秦兮说的话绘声绘色的学了一遍给石仙仙,语气鄙夷,“如果我不让她做的话,到时候我可就是罪人了,反正她不是要证明自己么,现在我就给她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看看她能考出几分来!”

    真是越想越气,在全班的面前,自己的威严都被秦兮给弄没了,这如何能让教导主任不气呢。

    这些话停在石仙仙的耳里,了然的点点头,又朝着秦兮看了一眼,低声道,“这学生就是这样,上一回我也怀疑她抄袭作业,可是她说的有根有据的,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够罢了这件事情,可那时候还是作业,现在都上升到考试了,如果让她得了第一名,我们默认了这件事情,对其他学生也是不负责任,要知道她占了一个名额,就有人退后了一名,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

    虽然石仙仙把声音放的很低,可在做作业的秦兮,仍旧是听的一清二楚,现在她的听力和视力都比以前好许多,她也没说话,讽刺的笑了笑,笔上的速度更看了起来。

    有些时候,确实要拿成绩,在那些看不起你的人脸上,打个狠狠的耳光。

    八门课程,按道理写完,需要很久,可在秦兮的手里头,除了语文的作文慢一些,其他的几乎都是神速,特别是数学,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写完了,到了快吃饭的点,花了三节半课的时间,秦兮竟然把所有的试卷都写完了。

    而且字迹娟秀飘逸,丝毫不潦草,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她放下手里头的笔,将卷子一推,淡淡道,“我做完了,可以去吃饭了么?”

    秦兮心里头还急着回家做饭,若是迟些回去,恐怕就来不及做饭了。

    这原本还在吃着苹果的教导主任,一听到秦兮说做完了,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愣了愣,抬眸推了推镜框,有些不敢置信,“全写完了?”

    “恩,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秦兮也没等教导主任回话,直接就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秦兮的背影,教导主任也没有去叫住,还以为秦兮是自暴自弃了,索性就随便做了,然后赶着回去吃饭。

    带着这样的心态,教导主任放下手中的苹果,走上前去拿起试卷一看,刚开始的目光是随意的,可越看到后边,这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这题目,竟是没有一道是错的!

    ------题外话------

    哟哟哟,我们家兮兮的厉害,你还不知道呢,等过了这阶段,劳资就让兮兮跳级,远离你们这群傻逼,哈哈哈,求订阅和评论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