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8.看望刘倩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吃过早饭后,秦兮也没有在A市多做逗留,直接买了直达家乡的票,坐着长途汽车又回去了。

    差不多的时间,到了中午的样子,秦兮到了桐城,一下车就感觉全身都解放乐,在车上那鱼龙混杂,坐车的人什么样的都有,而且大多数在公共场合不会讲什么卫生和素质。

    秦兮也没有急着去找孙世银,这个点是午饭的时间,还是去吃点饭来的靠谱,做了一早上的车,这一会儿也确实是有些累了,肚子也早就在叫着空城计。

    想着上一回来的时候,张轩带她吃的那家面,确实还不错,心中打定主意,今天中午的午饭就在那里解决,回忆着上一次的路线,幸好秦兮的记性不错,可能也是因为子初的缘故,如今的记忆力超群,一目十行,全数记入脑子中,学东西和赌博时记牌,也来得更容易了一些。

    加上子初的异能所在,她简直可以说是无敌了。

    乘坐着车到了那面馆,这个点已经快接近一点了,可这面馆里的生意却依旧是兴隆的很,也足以证明这面馆的东西有多么受追捧了。

    实际上有时候按照这赚点钱,也算是个不错的买卖,秦兮原本就是想要开一个小店铺,之后就这么打理打理,赚点小钱,也不用让秦母太过于劳累。

    只是可惜,这一切都随着子初的出现,全都烟消云散。

    走了进去,点了碗上一次点的招牌面,那老板娘瞅了一眼秦兮,记忆里立马浮现出上一回,她和张轩来的时候,不由热情的笑道,“小姑娘来吃面啊,怎么不和小轩一块来?”

    毕竟秦兮这模样,确实长得漂亮,让人难以忘怀,那一身的淡雅气息,根本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

    今天这么一看,她还穿的颇为清爽,简单中透露着大方,比上一回那粗衣麻布看起来,倒是变得更为好看了一些,果然人还是要靠衣服来衬托的,此时的秦兮更像是个富家培养出来的千金了。

    那老板娘可是知道张轩家里头是个本事的,现在看看这秦兮,估计也和张轩门当户对,这眼里看着更是举得两人相配,金童玉女似得。

    听到老板娘的话,秦兮有些尴尬,过了一个礼拜,却不想还被记住了,唯有笑道,“恩,我们没有约。”

    “说不准,小轩待会儿就来,他周末几乎都会到我这里来吃的,你要不就等等他。”老板娘以为是小两口闹了些矛盾,或是秦兮不好意思主动找张轩,这才来了他们店,这么一想,她自然更热情了起来。

    秦兮的笑容更尴尬了,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点着头,索性就不说话了。

    这店里头的生意也确实是红火,聊了一会儿的天,其他客人就已经开始叫嚷了起来,老板娘没时间多聊,不好意思的和秦兮说了几句,又跑过去忙了。

    看到老板娘离开,秦兮这才松了口气,就算是她在不懂,也知道这老边娘是误会了她和张轩的关系,不免又觉得有些好笑,现在这年代不应该对这种事情来的排斥么,毕竟两个都还是初中生,现在完全就是早恋了。

    摇了摇头,秦兮也懒得去想这些事,对于这些事情,她向来是不管不顾的,等着老板娘把面送上来后,她才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一碗面下肚,肚子热乎乎的,涨的很,却也证明这面确实好吃。

    幸亏的是,就在她离开后,张轩也没有来,这也算是少了一桩麻烦,和老板娘告别后,就坐车去了孙世银那,交了手里头的资料,又坐车回了镇上。

    这两天在外,秦兮总算是解决了一件心头大事,该做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了,剩下来的就是解决蛇帮赵全的事情了,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去一趟刘倩那。

    到了镇上,秦兮朝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刘倩家有些偏僻,不过上回去过一次,也就记得清清楚楚,这个点已经有三点多了,也不知道刘倩在做什么。

    一如既往的破旧小房,走近了看,一股异味却传了过来,秦兮皱起了眉头,耳畔传来一些嘈杂声,似乎是在争吵,里边还夹杂着刘倩的声音,秦兮心中一紧,立马就走了过去。

    房门是虚掩着的,她们家是木门,很容易听到里边的声音,隐隐约约大抵是刘倩的母亲和父亲打架,似乎还殃及了刘倩,声音乱的很。

    一想到刘倩有危险,秦兮的心提了起来,也没有多想,直接抬脚就准备踢了进去,可很快就被一旁的大妈给制止了,那大妈正在门口择菜,看到秦兮这动作,连忙紧张兮兮的喊住,“哎,你这小姑娘,这是要干嘛啊,可别去管这一家子的事情,等到时候惹祸上身,那可就麻烦了。”

    在这乡里乡外的,大家都是知道刘家是有多么的不上台面,两夫妻好赌,男的还好嫖,几乎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大家作为邻居的都已经了解了,刚开始的时候,也有人看不过去去拦,可到头来却是自己吃了亏,还被这刘家给记恨上,每一天都想着办法搞你,不是把你家的菜给弄坏,就是偷你家的东西。

    简直就是无赖的作为。

    久而久之,大家也没有人想要去帮她们了,两夫妻随便怎么吵怎么打,大家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雷打不动,只是可惜了那刘家的小女孩,从小就被打,到现在这脾气性格怪异的很,在学校里听说也是惹事的主,大家都恨不得这一家人尽早搬离这边。

    现在看到这有个漂亮的小姑娘上门,看模样倒是听话懂事的,就像是个玉娃娃似得,这大妈才多嘴说了一句。

    听这大妈说话,似乎已经对里边的情况,习以为常,这让秦兮有些不可思议,“大妈,这家人老师打架么?那她们家的女儿呢?”

    “哟,这一家人打架,那可是鸡飞蛋打,大家伙我们邻里邻外的,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头的人都不讲道理的,你帮忙劝架一次,只会自己惹祸上身,没人愿意帮这么没良心的,你说她们家女儿?是不是倩倩啊,她估计在里边被打,等一会儿两口子消了气,自然就好了。”大妈唏嘘不已的摇了摇头,语气里还是有些心疼,“说起那倩倩,她也是个可怜的,小时候我是看着她长大的,那时候长得可确实漂亮,哪里想得到现在变成这么假小子了,听说还在学校里惹是生非,在家里头也总是被打,估计是投胎的时候没投好,投到了这一家人身上。”

    看来这刘家的事情,已经让街坊邻居的都受不了,这足以证明刘倩的家庭是个多么可悲的家庭。

    原本想要冲进去的秦兮,却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知道刘倩是个多么要面子的人,若是被她看到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恐怕会跟她产生隔阂。

    索性,秦兮走到了大妈一旁,帮着这大妈择起了菜,动作麻溜又精准,手指细长白嫩,看着赏心悦目,一看起来就知道是个经常在家里头做活的人。

    有了秦兮的帮忙,大妈这办事情的效率自然就快了不少,她不由称赞道,“看不出来,小姑娘你还是个懂事的,大妈这筐菜还多亏了你帮忙啊,要不晚饭在大妈家吃吧。”

    这年头的农村人,实际上大多数还是挺淳朴的,秦兮笑着摇了摇头,婉拒,“哪能呢,反正我这也是空着,里头不知道倩倩什么时候出来,只能够在外头等着,还亏得大妈肯跟我聊会儿天。”

    这倒是实话,秦兮还真的不知道这刘倩,什么时候能出来。

    听了秦兮的话,这大妈越是打心眼里头喜欢起了秦兮,谁不喜欢又乖巧又懂事,还会干活的漂亮小姑娘呢,倒是没想到这刘家的假小子,也能够有这么好的朋友,这倒是难得了。

    “你啊,是个好孩子,别说大妈没提醒你,这刘家你还是少来为妙,这家人没有分寸的,有时候对着自己家的女儿,都会扔菜刀,也多亏了那倩倩动作反应快,若是你这样细皮嫩肉的,被伤了一下,你家人该多痛心啊。”大妈摇着头,她还是看到过着惊险的,“也不知道这刘倩是不是他们自己家的孩子,下起狠手来,还真是不管不顾。”

    看的让旁边的人都心疼。

    这话还在那儿说着,这刘家的大门却是打了开来,她们家是个小房子,外头是吃饭做饭的地方,里边就一个小房间,摆了两张床,刘家两口子睡一张,刘倩自己睡一张,也就是个家了。

    走出来的是刘倩,身后还有着咒骂声,“你个死婊子,出去了就别给老娘回来,老娘养你供你,打你是你活该,还敢走,不要脸的东西!”

    这话竟是从一个亲生母亲口里说出来的,秦兮甚至都有些不懂亲情了,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血浓于水,十月怀胎掉下来的一块肉,为何刘母会如此的不爱惜呢。

    秦兮不明白,也不理解,这刘家的亲情竟是淡薄到如此地步。

    刘倩的额角上有着鲜血流着,一头短发有些凌乱,穿着简单的背心和长裤,她的表情很冷漠,似乎没有任何的颜色,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那黑洞洞的窟窿,也像是不疼似得。

    看着这样的刘倩,秦兮的心莫名的揪了起来,她站起来,叫了她一声,“刘倩。”

    听到这个声音,刘倩方才机械般的转头看向秦兮,有些懵,“兮姐?你怎么来了?”

    “先去包扎一下吧。”秦兮叹息着说了一声,和大妈道了别,便走上前拉过刘倩的手,往前走去。

    她的伤口实在是太深了,而且伤在了脸上,这对女孩子来说,本就是比较忌讳的,若是往后破了相,难以出嫁。

    秦兮也不想问刘倩什么,她的心里头是心疼这个女孩子的,坚强的隐忍着。

    刘倩有些没回过神来,这一次的挨打比上一次来的还要凶猛,看着父母用那一种恶毒的眼光看着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不去死,特别是母亲,她是恨死自己的,因为她的出现,这才导致了父母的结合,可是如果让刘倩自己选择,可以回到过去的话,她会在第一时间掐死自己,这样是不是就不用在受苦了。

    手被一处温暖牵住,秦兮的手掌软软的,有着说不出的力量,那一刹那,刘倩的心像是突然软化了一般,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从没有一个人,在她最窘迫,最悲哀的时候出现,而秦兮没有问什么,只是温暖的牵起她的手,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柔,容颜里是对她的疼惜,她像是最有力和安全的代表,在她的生命里,变成了一道永远无法触碰的阳光。

    这么想着,刘倩的手不由动了动,更紧的握住了秦兮的,这是一种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的力量,刘倩有些贪婪的汲取着,她想要靠这个太阳更近一些。

    感觉到刘倩的变化,秦兮没有说些什么,一路上沉默的带着刘倩去了医院,到了医院,挂号缴费,又带着刘倩去专科,医生看了看刘倩的伤处,找护士缝了几针,又包扎了一下,因为怕伤口发炎,所以又开了盐水,让她去输液厅挂点盐水。

    一路上,两人都是沉默的,秦兮没有问什么,刘倩抿着唇,也没有说什么。

    缝伤口的时候,刘倩没有选择打麻药,感觉到那根尖细的针穿过自己的伤口,那原本就痛到极致的,此时早已经麻木,疼么?很疼,可是似乎已经习惯了。

    这是一种很低沉的气氛,医院里随处可以听见的是滴答的盐水声,还有那随处可闻的消毒水味。

    三三两两的白色护士服走过,输液大厅此刻还比较安静,只有几个人在挂,秦兮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给刘倩,将吊瓶放在上边,又是一片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倩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的恨意,“兮姐,我想杀了她们。”

    刘倩觉得自己已经忍耐不下去,如果自己不动手,恐怕总有一天她会被他们打死的,她不想坐以待毙,更不想死,或许有人会觉得她残忍,可是她想,无论是谁再这样的一个家庭里长大的话,恐怕都会被逼疯的。

    亲情?这东西已经很稀薄了,这样的亲情甚至比马路上富有同情心的陌生人,都还要来的不如。

    听着刘倩的话,秦兮的面色并没有改变,既没有出现刘倩心中幻想的同仇敌忾,或是义正言辞的拒绝,她的表情太过于单薄,似乎一汪湖水,并没有引起半点的波澜。

    秦兮闭着眼睛,淡淡道,“倩倩,你太偏激了。”

    她知道刘倩的痛苦,可是杀人这种事情,而且还是杀自己的父母,她是不赞成的,不是说她不孝,只是这一种情况一旦发生,只会让刘倩被推向最恐怖的社会舆论之中,秦兮作为刘倩的支撑,是绝对不会同意他做这么傻的事情。

    说着,秦兮将目光看向刘倩,一双漆黑的眼眸中,似乎带着独有的诱惑力一般,令刘倩完全无法反驳,“你若是不想在住在家里,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离开这个家,你现在已经初三了,再过一年可以考到更好的学校里去,我的计划你也是知道的,你在县里头也正好帮我打理一下,至于你的父母,她们总是会遭报应的。”

    只是这样的事情,不该有刘倩亲手来办,那样只会脏了她的手。

    听到秦兮的话,没有一句不是为了刘倩,将所有的路都给她铺好,那一秒,刘倩竟有落泪的欲望,“兮姐……我真的好痛苦。”

    在这个家里头,她每天经历的就是无休止的殴打和谩骂,甚至这个父亲还是变态的,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就想侵犯她,一个自己的亲生女儿,这足以证明这一家是有多么的可怕。

    就是因为这样,刘倩将自己打扮的跟假小子一般,将发育的胸部裹起,和男生打架,完全把自己当做一个男生去做。

    失了女人特有的娇柔,这刘家父亲没得手后,自然也就没了性趣,还不如在外头花点钱自己找个小女孩来玩玩好。

    这些事情,刘倩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一方面是因为难以启齿,另一方面更是让她的心像是被封了一般。

    可是秦兮的出现,就像是阳光一般,她能够给她这一处照射不到的黑暗,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她会为她考虑,会为她想事情,不用她去拼去努力,只需要跟着秦兮,她就能够过的更轻松一些。

    这恐怕是秦兮第一次看到,刘倩这么脆弱的时候,她也不免有些促景悲伤,用手拍了拍她的,“行了,别痛苦了,你不是都熬过来了么,从今天开始就搬出来把,我给你去租个房子,资金我这边已经到位了,到时候那蛇帮那边,一旦行动的话,

    恐怕这县城会有一番动荡,我需要你做的,就是在那段时间,在赵全被抓进去,蛇帮没有主事人的时候,一片混乱时,将所有的娱乐行业全都收纳到自己的手里头,那蛇帮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好对付的很,除了赵全有点脑子,其他人都不堪一击,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秦兮的话,更是激励了刘倩,她也不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点了点头,心里头对秦兮,却是更为崇拜了起来,眼前这个少女,就像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一个让人无法知晓的谜底,她太过于神奇了,说到的话,说到做到,原本她也只是想在学校里混混。

    可此时秦兮给的目标纵然遥远和宏伟,可是似乎听着秦兮的话,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她们一手创办的秦楚会,就能够得到莫大的成就,她相信秦兮,从此往后,她刘倩这条命就是她的了!

    自然秦兮是不知道刘倩,此时心里头的想法的,她还在想着子初那边有没有把事情办好,那赵全的把柄是否有找到,这次的动荡不安,必然是要起的,只是秦兮希望这时间能更快一些。

    不过实际上不过是一个礼拜的功夫,从想法出来,到实施开始,估计下个礼拜赵全就会被抓进去,而蛇帮会栾城一盘散沙,到时候就可以做收购的事情了,估计最多十天,这县城就会逐渐变成秦楚会的天下。

    不过秦兮很快又想到一方面,眉头又皱了起来,“对了,在十天之内,我给你一份名单,你到时候务必帮我找到这几个人,知道么?”

    “好的。”刘倩虽说年纪不大,可或许是因为经历的事情过多,所以她的心思与成年人并没有区别,有时候或许比成年人还要来的成熟。

    这件事情,让她去办是最好的,刘倩也是个人精,会看人,知道语言的魅力和艺术。

    秦兮要找的那几个人,还是得需要子初的帮忙,在秦楚会里,大家的年纪都太小,而且都在上课,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去管理场所的。

    她得请子初去找出来,可靠有能力的人,按照秦兮在前世的记忆里,那几个人在商业和管理方面,都是难得一见的奇才,若是能够被她尽数挖到手,这秦楚会成长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这么一想,秦兮只觉得这件事情事不宜迟,她得好好想想前世可以利用到的人,现在大多数都是穷途末路的,只要给他们钱,就能够买到他们的心,当然秦兮也不是笨蛋,该怎么笼络人心,她自然会有打算。

    秦兮轻勾唇,眼底里有着说不出的风姿,“还有那张柔,上一回我回家的路上,还碰上了一帮混混,估计就是张柔叫的,她倒也是个心思恶毒的,不过是小小年纪,竟能想到用钱收买人来找我麻烦,若不是我有武功,恐怕早就被欺负的自杀了。”

    这话一听,刘倩就明白了这话里头的意思,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每个字近乎从嘴里头蹦出来一般,“兮姐,这件事情要不要我去帮你解决,那张柔把柄有的可不少,既然她这样做,想要侮辱你的清白,不如我们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

    “这倒不必,”秦兮微微一笑,倒是并没有多大的恨意,“这不过是个小罗罗,只是她想要跟我玩,我总得给她点面子,让他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开启单机模式,至于你说再找人去侮辱她的清白,这不过是低级的做法,这人极好面子,功利心强,对张轩的心思更是如同司马昭之心,记住,你要让她失去她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后,她才会感觉到极致的痛苦。”

    这话令刘倩的眉心跳了一跳,却是有些不解,“兮姐,你这话里头的意思是……”

    “呵,”想到自己这段时间,老是被蚊子吵,秦兮脸色冷了下来,“她不是觉得自己的家世和容貌,是她欺负人的资本么,那我不如就把她的家给弄垮了,把她那张脸给毁了,我看她还蹦不蹦的起来!”

    秦兮不是什么圣母,别人欺负她,她还要想着放人一命,给自己积德,那纯属是瞎扯淡,在秦兮看来,你要是想欺辱我,可以,除非你强大到我没有反抗的地步,不然若是等她崛起,那必然是那人的灭亡之日。

    这一些全都是子初教她的,而她渐渐的,也慢慢变成了子初的模样。

    看着眼前的秦兮,刘倩的目光里却是闪动着崇拜的神色,她的话和此时的风姿,有着孑然一身的气场,还有与身俱来的王者风范。

    这,才是她愿意一辈子追随的人!

    ------题外话------

    昨天头痛大半夜去了医院,抽了血,说是最近太过于疲劳的缘故,让宝宝注意休息,因为头痛,昨晚痛了一夜,今天起来就晚了,先写了近七千,如果晚上还有时间的话,就再写二更,不好意思了,宝宝的万更记录没了,呜呜呜。

    最后就是求订阅啊求订阅,么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