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5.流鼻血了!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按照之前乘坐去县城的路线,秦兮倒也算是运气,刚走到,这车就来了,上了车买了票后,秦兮坐到了位置上。

    这周末的,回家的人是多的,而去县城的就没有那么多了,况且现在的时间又还这么早,所以车子上的人并不多。

    到了终点站,秦兮下了车,又转车去了长途的汽车站,这里离A市有些远,但幸好有直达的车,不用转来转去,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买了票是七点半的,到A市需要三个钟头,大概十一点不到就可以到,到哪正好可以吃个中饭,对于这样的时间安排,秦兮是比较满意的。

    把之前张轩给她的存折里,去银行取了一千出来,这笔钱在这个年代,放在身上已经算是很多了,刚刚那银行的小姑娘,看了她好几眼,估计也是觉得一个初中生,竟然存折里有这么多钱,自然是觉得奇怪的。

    秦兮看了一眼周围,这大早上的,取钱的人并不多,她小心翼翼的将一叠钱放进自己的贴身口袋里,尽量不让人看出破绽。

    她今天穿的衣服比较破旧,不会让人起眼,也是怕这路上会被歹徒看中,若是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就太过于烦心了。

    这周末的时间,估计两天都要待在A市,豪赌一番得在晚上,这下午的时间,秦兮已经有了决定要去的去处了。

    到了时间,上了车,一切都跟计划中的没有区别,秦兮坐在了里座,做她旁边的是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约莫和她差不多的年纪,不过穿的却是洋气的很,还别了个水晶夹在发上,看起来就像是个精致的洋娃娃。

    她的身上带着自然流露的高洁之气,与其他人显然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一眼,秦兮就猜中了,这小姑娘绝对是有钱人家的千金,或许就在海院里读书,对此,秦兮的心思倒是变了些。

    车子开始启动,小姑娘坐在外边,有些嫌恶的看了一眼前边,正在抠脚的大叔,她从没有来过环境这般恶劣的地方,还有这么没素质的人,看来这一程都是受罪了。

    看到小姑娘的模样,秦兮弯唇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了过去,“拿着捂捂鼻子吧,这车上就是这样,你就忍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跟你换个位置,我这边靠窗,可以打开窗户,透透气。”

    耳畔传来的是轻柔带着丝丝媚意的声音,极其的好听。

    或许是因为能量传入后,秦兮不仅整个人都有了些变化,就连这声音也开始发育,变得越发的偏向于柔媚的声音,属于男人一听就酥心的那种。

    这声音里带着的好意,小姑娘听得一清二楚,转过头去,刚好看到的是秦兮的容颜,那白皙的肌肤,丝毫不亚于自己每天用牛奶泡出来的身体,还有精致的五官,五一不彰显着自己的得天独厚,眼前的少女,就像是上天最完美的作品,手艺鬼斧神工,天然雕刻。

    柳檬不禁都有些看呆了,她从小就看过不少的美女,鲜少有眼前这少女如此气质出尘的,让她都无法移开眼去。

    等到回过神来,眼前的少女却仍是友好的微笑着,不曾改变过自己的笑容弧度,连眼眸里带着的笑意,都表达了友好的态度。

    她恍恍惚惚的点头,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那就谢谢你了。”

    “没事。”

    秦兮笑了笑,也没有在言语,径直站起了身,主动和柳檬换了位置,之后她闭上了眼睛,不准备在说些什么,到A市不堵车的情况下,需要三个多小时,她得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和秦兮换了位置的柳檬,到了窗边的位置后,打开了窗户,透过清风,脚臭的味道得以飘散,她方才感觉到了从地狱里逃出。

    转过头,不自觉的看向秦兮,却发现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在那儿假寐休息,柳檬心中对秦兮已然起了好感,只觉得这个少女,有些神秘,身上的那种气质,却是让她无法忘怀的。

    心中打定了主意,定然要和这个女孩子认识,然后也好将她介绍给自己的那几个哥哥姐姐,让她们知道,她也是有朋友的。

    这心思刚起,柳檬看着秦兮咬了咬唇,有些想要说话,却又不敢说话,来到这里,只是因为跟家里吵了架,一气之下就来到了这旅行散心,可不过住了这么几天,她就有些受不了了,这里的经济太过于落后,实在是没有A市发展的好。

    反正经过这么几天,柳檬也消了气,没有再继续赌气,再说了,家里头也已经跟她打了好几通电话来道歉,千哄万劝的,总算是把她这个小宝贝给叫回去了。

    柳檬从小到大就没有朋友,每天都是跟在几个哥哥姐姐的后边,老是被欺负,可她却又因为是老幺,是被家里头最为宠爱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见到秦兮的第一眼,一向来偏于高傲的柳檬,竟然起了攀交之心,这不所谓是一种缘分。

    或许是因为秦兮的身上天然的磁场,能够让绝大多数的人。

    想了又想,柳檬羞于表达,有些害怕秦兮的拒绝,可是心里头却又实在是想要认识秦兮,想了想,终于努力的开了口,“你好……我叫柳檬……”

    耳畔响起的如同蚊子般的声音,打扰了正在静修的秦兮,眉头不动痕迹的皱了皱,却很快消去,她睁开眼,一双潋滟的眸子,仿佛是在深潭中的珠子。

    “我叫秦兮。”秦兮看了一眼柳檬,发现这小姑娘,正一脸羞怯的看着她,那模样就像是只小兔子,让人心生怜意。

    主动开口打招呼,倒是让秦兮有些惊讶,毕竟这人一看就是个偏向于高傲的女孩子,恐怕一般人不会让她起攀交的心思,而此时这么和自己说话,定然是对自己的印象不错。

    秦兮有些哭笑不得,难不成就因为自己让了个位置,就让小姑娘喜欢她了,她原本只是想让柳檬对她留下好印象,至于结交,她并不打算这么快,就怕吓着了柳檬,还准备下车后再说,却不想,这柳檬自己却先主动了起来。

    秦兮这冷淡来的刚刚好,既不显得谄媚,也不显得高冷,带着淡淡的疏离,和自有的傲气,让柳檬的心里头竟是顿起了崇拜之意。

    也不知道是在崇拜秦兮什么,可或许世界上就是会有这么一种人,你第一眼看到,就会很喜欢,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能让你十分的喜欢,那种喜欢带着欣赏,更带着崇拜。

    此时柳檬对待秦兮就是如此,这种感觉简直就是来的莫名其妙。

    “你也是去A市么?”柳檬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直直的开口,却是问了个傻问题。

    这同一辆去往A市的车,不是去A市,那还能去哪。

    听到柳檬这问话,秦兮有些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很浅,一双眸子却因此温柔了不少,看起来十分的惊艳,“恩,我去玩,你是A市人么?”

    “你怎么知道?”柳檬不禁睁大了眼睛,只觉得秦兮好神奇,竟然知道她是从A市来的,她明明什么都没有说。

    看到柳檬这呆萌的样子,秦兮都有些觉得她可爱了,“我是这边的人,可听你的口音,像是外地来的,看你穿着不菲,现在又是去A市的路上,想来你应该是A市那边的人,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呢。”

    “对对对,我就是A市人,我来这是散心的,我同学在这,不过住了两天,我发现我同学对我突然冷淡了下来,我有些难过,就决定回家了。”说起同学,柳檬的大眼睛有些黯淡了下来。

    离开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同学对她的态度,简直就是三百六十五度的旋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竟然就对自己态度格外的冷淡,这让她本就觉得自己在外地没有安全感,现在更是不知所措。

    索性就回了家。

    看到柳檬这个样子,秦兮却是猜出这同学的心思,笑容浅浅道,“我想你同学,大概是因为一些和你在一起的生活习惯,导致了她的一些心思暴露,你是住在她家么?”

    “恩,是的,刚开始的她父母都很热情,可过了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们突然就疏离我了,是不是因为我太惹人讨厌了……”其实柳檬很希望自己能有个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跟她在一起的人,都会莫名的疏远她,活着是到最后,被她发现,全都是利用她。

    看柳檬这苦恼的模样,秦兮却是觉得她是被家里头保护的太好了,一看这模样就知道,从小没有吃过什么苦,而且看起来,家里头还不是一般的富裕,这生活习惯肯定也和同学不同,自然会让人起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她笑了笑,“你可以跟我说说,你在你同学家里,日常都是怎么样的么?”

    听到秦兮问,柳檬歪头想了想,回忆道,“早上我很早就会起来,我的习惯是先做瑜伽和礼仪的巩固,我会在客厅里放音乐,然后喝早茶,同学家好像都起的很晚,不过同学的妈妈很友好,都会早上起来给我们做早饭,

    我到了中午的时候一般吃得很少,可是同学妈妈都会做很多的菜,这让我很苦恼,我只能吃点蔬菜,下午的时候,我会和同学出去逛逛,但是这边的街道很脏乱,每一次出同学的家门,都让我十分的困扰,到了晚上,因为洗澡的问题,让我觉得很困扰,在家里我都是洗牛奶浴的,而且是浴缸,可同学家里头,他们一家都不会每天洗澡,这是让我最苦恼的事。”

    听完柳檬的话,秦兮不由扶额,只不过是这么几件事,都足以看出这小姑娘是有多么的娇生惯养了,也难怪住久了,这同学会对她有其他的看法。

    恐怕她就是把自己的心思,太露在表面上了,以至于她的同学,和她同学的家里人,都觉得自尊受到了伤害,才会态度开始冷淡和疏离。

    可充其量,这只是生活环境和习惯的不同罢了。

    不过这在秦兮看来,也觉得是难免的结果,柳檬这人太过于单纯,心思看起来并不复杂,而她的那个同学,恐怕自尊心很强,两人刚开始还是很好的,可接触久了,却发现两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自然会远离。

    早些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好的。

    “这也不怪你,只能说你们两个并不适合做朋友。”秦兮不忍直接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也只能偏于委婉的说。

    听到秦兮的话,柳檬的眼眸亮了起来,一脸期待的看向她,“真的么?我以为是我哪里做错了,不然为什么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

    “别太想要找一个朋友,人这一生有一个朋友足以。”秦兮却是不建议柳檬这么找朋友,想来,这样找朋友,最后找到的也不过是一帮虚情假意的。

    有许多的重生小说里,女主角大多数开始的时候,家境环境良好,心地善良单纯,可最后往往都是被身边的闺蜜所伤害,这就是因为她们太过于单纯和相信他人,这既是优点,却又是致命的缺点。

    听着秦兮的话,少女却是越听越觉得有道理,这一会儿更是连连点头,对秦兮的崇拜瞬间膨胀了起来。

    “你说得对,那我以后不会这么想要找朋友了。”

    看柳檬这可爱的模样,倒让秦兮有些心中欢喜了起来,“这路途还远,休息一会儿吧,浪费精力在车上,恐怕到了以后只会更疲累。”

    这坐车虽说是坐着,可实际上是最累的,现在柳檬已经很相信秦兮了,短短几句话,只觉得秦兮说的都是道理,便连忙躺回了座位上,开始假寐了起来。

    这一路上便这么安静的度过,看起来这柳檬的修养确实不错,这家里头必定是个大家族,这A市可是大城市,拥有着华夏最大的赌场,这里一夜暴富的人比比皆是,经济发达的很,国家都是尤为的重视。

    这么一想,这柳檬,秦兮是必定要好好接触一番的,说不定往后拉进秦楚会,能够让秦楚会成长的更快。

    不过放长线才能够钓大鱼,这柳檬不能够太操之过急,先笼络了人心再说。

    在这心思之中,很快这车便到了A市的汽车站,车辆停进了站内,秦兮和柳檬先后走了下来,她走在前边,后边跟着柳檬。

    “秦兮,你这是要去哪?要我送你一程么?”柳檬姿态优雅的小跑上前,看着秦兮,目光真诚。

    她不知道往后还要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秦兮,心中竟然生起了一丝不舍感。

    被柳檬叫住了脚步,秦兮转过身,一身略显朴素的服装,却并没有遮掩住秦兮的光彩,她长发飘飘,气质缥缈,“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微微一笑,在阳光下,竟是生出了万千的娇媚来,光彩夺目。

    听柳檬这话的意思,是有人在外头来接她,反正秦兮对A市也不熟,想来想去,还不如让本地人来接受,这才接受了柳檬的好意,有时候过分的谦逊,并不会是件好事。

    看秦兮同意,柳檬笑容加深,自带女孩子的娇憨,小跑上前,容颜娇美,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加之精美的水晶夹,看起来更显出世不凡。

    “往那边走,王叔在前边等我们。”这王叔自然是家里头的管家,自己算是第一次单独去出远门,可是吓得柳家大乱,就怕一不小心就让柳檬出事。

    毕竟这柳家是靠赌场发家致富的,足足富了三代,根基已经算是极为根深蒂固,所以这柳檬一出生可以就说是含着金钥匙的,这最小宠爱的小幺要是被人绑架什么的,可是件十足麻烦的事。

    钱倒还好说,就怕有心人碰上,把柳檬这单纯的心思给染坏了。

    秦兮点点头,并没有深问,手臂上缠着的卡卡,正睡得香甜,白天里也没有想要觅食,这让秦兮省力了不少。

    一边和柳檬走着,一出门,就看到了一辆车等在那,秦兮看着这牌子,心中有了些许的计较,是个R国牌子,这个年代能够开得起,看来的确是福的很了。

    车内的人,看到柳檬走过来,立马下了车,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身材高大,秦兮半眯起眼眸,打量了一番,发现中年男人手上有些老茧,看来还是个练家子,绝对是退伍的特种兵级人物。

    她不动声色的跟着柳檬,韬光养晦,尽量避免让这男人注意到自己。

    可纵使是收了自己身上的气质,那被称为王叔的人,一双锐利的鹰眸,仍是盯了自己半晌,方才朝着柳檬尊敬道,“小小姐,太太和老爷在家里已经等久了。”

    “王叔,”柳檬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离家出走,惹得家里头是怨声载道,恐怕这王叔也少听那些埋怨的话,想起身边的秦兮,柳檬又一脸兴奋的拉着秦兮,朝王叔介绍道,“王叔,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叫秦兮,她也来A市,我们先送她,在回家好不好?”

    “小小姐您说了算。”王叔并没有多说什么,将后座位的车门打开,等看到两人都进去后,方才把门关上,转过车身上前。

    把握着方向盘,王叔淡淡问道,“这位秦小姐,是要去哪?”

    “对这我也不是很熟,可以帮忙介绍一个酒店么?”秦兮也没有多大的计划,只是想着先解决住的问题,思考了一下,她又补充道,“最好离商场近一些。”

    A市的经济极为的发达,百货大楼已经进步到了商场,里边全都是从各国运来的货物,也形成了很多人来A市,都要去一趟商场血拼一番。

    “那就去黎俊酒店吧,”这王叔还没开口呢,一旁的柳檬就率先说了出来,“那里我住过,环境不错,而且下楼就是商场,离市中心也很近。”

    黎俊倒是个大牌子的酒店,饶是前世的秦兮,也知道这酒店的名气,那这价格必然不菲,可听柳檬说的话,显然这黎俊离赌场也十分的近,对于她来说,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秦兮点了点头,“那就去那吧。”

    想想自己的那些钱,应该是开得起房间的,大不了如果真的太贵,就住到其他的地方去,在附近找一家还是可以的。

    而且现在的酒店开的很少,酒店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找个能住的地方,不是鱼龙混杂,就是十分的脏乱,只有安全系数高一些的酒店,还能够居住一番。

    这笔钱必然是花定了。

    得到了地点,王叔也没有在说什么,径直往市中心开去。

    这一路上,秦兮看的清清楚楚,这个城市的发达显然让她有些惊讶,这和前世那模样,她印象中的高楼大厦,就是个初好的模型罢了,渐渐的已经有了那川流不息的预兆。

    一路上走过去的路人,穿着都偏于洋气,不同于秦兮那边的小家子气,这边的穿着更为大胆和潮流。

    好车在路上也并不是难得一见,大概十辆里边,她是能够看到个一两辆的。

    好在这车还不是人手一辆的地步,大马路上的,开着也算是宽敞,也没有什么堵车的情况,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王叔就减缓了速度,开进了A市的市中心。

    到了市中心里,不出五分钟的样子,就停在了一座颇为气派的酒店门口。

    黎俊酒店四字被雕琢的格外精致,秦兮下了车,和柳檬道别后,就走进了酒店。

    一看秦兮走,柳檬立刻拿出自己口袋里的电话打了过去,“喂,二哥么,现在我有个朋友要住黎俊,你打个电话给经理,让她给我朋友开个房间出来,账单签你的。”

    “小妹,你不是吧,一回来就压榨你二哥?”柳商隐有些哭笑不得的扶额,却仍是开口,“行吧,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秦兮,谢谢你了二哥。”柳檬喜笑颜开,对着他的声音都软化了不少。

    能让自己的妹妹高兴,柳商隐语气里温柔了些,“你啊,回来了没,爷爷奶奶都想死你了,下一次可不能一言不合,就跑路啊。”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嘱咐手下的人,去给秦兮开好房间,随之躺到了沙发上,手长身长的,模样更显俊美。

    “还不是爸妈,我这才17岁呢,就想着我18岁的时候,把我许配出去,我可不要,听说那还是个植物人,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一想起这件事情,柳檬就有些生气,自己好歹说起来也是柳家的千金大小姐,竟然想把她嫁给一个植物人,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

    知道自己妹妹的气愤,柳商隐也有些无奈,“你也得为家族考虑,那姜家少爷,虽然是个植物人,还躺在床上没苏醒过,可若不是因为他没醒来,这等好事哪里会轮到我们柳家,这姜家可是个了不起的大家族,在这华夏,只要他姜家动一动,想要动谁都不是问题,

    檬檬,我知道你生气,可是若是那姜家公子醒来,你这往后只会是成为万人之上的人上人,这婚事,还是爸妈好不容易给求来的,现在你一跑,也只能够作罢,这姜家恐怕对我们柳家有了隔阂,往后这来往定然要减少……”

    这柳商隐说的话,自然是往家族利益来着想,可柳檬却还是个孩子,哪里能明白这些,听到这些,自然是越发的火了起来,“二哥,你这意思,难不成还是我太任性了?那姜家能嫁么?你都说了是个我们柳家都惧怕的大家族,我嫁过去,还不是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你说的好听,那姜家公子醒过来,我就能成为人上人,可那也得姜家公子醒的过来,若是醒不过来呢,你妹妹的幸福都毁在这上边了,原本我以为你是帮我的,原来你也是为了家族利益,而不管妹妹死活的人,二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越想柳檬就越委屈,管他姜家多么有财富,这跟她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好么,再说了,柳家本身就吃穿不愁,为什么还要去攀附那什么姜家,她只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家族联姻的工具一般,这个原本温暖的家庭,让她的心都彻底凉透了。

    “行了行了,你别委屈了,那姜家公子我以前见过,那可是个人中龙凤,百里挑一的才华和容貌,恐怕这华夏难有一人能比,只是这身体一直都病弱,前些日子更是出了事故,好不容易才寻回来的身子,送到医院里救回来后,也不过是剩了一口气在那,成了植物人,若是他好端端的话,这想要嫁过去的千金,哪里轮得到你,不过现在也别说了,那姜家心高气傲,直到你逃了以后,也没有在强迫的意思,你也局别委屈了。”

    柳商隐是欣赏姜家公子的,只是可惜他身体孱弱,不然自家妹妹嫁过去,定然是会幸福的。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是多说无益的,这柳檬都已经躲了婚事,这婚事也就作罢了,这姜家向来心高气傲,而且又只有姜家一位公子,娶妻自然是慎重的。

    与柳商隐是越说越气,索性柳檬挂了电话,心中恼火的很。

    开着车的王叔,将两人的通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叹了口气,“小小姐,你也别怪老爷和太太,她们也是为了你好,要是将所有的青年才俊都拿出来比,也没有一个人是比得过姜家公子的,只是……”

    “有什么好只是的,”柳檬抹了抹眼泪,冷笑,“再怎么样,都是个植物人,我都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醒过来,没有感情的人,你让我嫁过去,我真的做不到,我柳檬这一生必然要嫁的男人,是爱我护我宠我,能够顶天立地,为我承担,无论有没有权势和财富,我都要嫁这样的男人。”

    听了柳檬的话,王叔没有再接话,心中只是感叹,柳檬从小生在了有钱人家,并不知道没钱的人是怎么过的,这番话说的轻轻松松,却不知道有多么的单纯。

    话说秦兮到了这黎俊里头后,直接走向了前台,这个时候入住酒店,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关系,所以秦兮并不担心。

    这前台的收银,相貌甜美,在得知秦兮的名字后,看了上头交代下来的事,便一脸笑容道,“秦小姐您好,这边经理吩咐过,已经给您开了一间豪华房,这是您的房卡。”

    经理吩咐?

    秦兮皱眉,有些觉得莫名其妙,倒没有第一时间的去接过房卡,面色沉静,“那这房钱,是签的谁的单?”

    有人要做好事,总得让她先知道是谁吧,不然总觉得有些奇怪。

    “好的,这里我帮您查一下。”前台收银熟络的查询着,几秒后微笑道,“签的是柳少的单。”

    柳少?什么情况,姓柳,难不成是柳檬给她开的?

    这么一想,那也就解释的通了,看来这柳檬还真把她当成了朋友,既然知道了是谁,秦兮自然就释然了,接过房卡,说了声谢谢,便上了电梯。

    这酒店果然高级,这个年代,竟还能够有酒店,虽说没有那么的高级,但也算是不错了,秦兮按了自己的楼层,等电梯到了后,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刷了房卡,一入眼的,便是金碧辉煌,果然称得上是豪华套房,面积大,装修也不错,床更大,加上全露天的阳台,窗前是落地窗,浴室是圆形浴缸,灯光亮眼。

    这样的房间,少说也要几千,这柳檬还真是够有钱的。

    只不过是刚认识的人罢了,竟然能够出这么一笔钱,果然土豪的世界她不懂。

    将身上带着的书包放在沙发上,一路的疲惫,秦兮只想要洗个舒舒服服的澡,然后休息一会儿。

    在秦家那样的环境里,几乎不可能每天洗澡,秦兮只能够再睡前,擦拭一下身子,而这一会儿能够有洗的这么畅快的机会,秦兮怎么可能会放过。

    秦兮朝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她的肌肤像是玉珠般滑嫩,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待脱尽后,臀翘腰细的,看起来颇为诱人。

    胸前有些微微隆起,倒也算是玲珑可爱,放了热水,一旁还放了玫瑰花瓣,秦兮心思顿起,笑容展露,将花瓣全数放进,试了试水温,恰到好处。

    手臂上还缠着卡卡,这一会儿它也算是彻底醒了,一入眼的便是如此好的环境,卡卡不由欢呼,“哦也,太棒了!还有池塘!”

    “……”秦兮有些哭笑不得,看到卡卡离开自己的手臂,扑倒圆形的大浴缸里,欢腾戏水的模样,她有些不忍打击。

    拜托那明明是浴缸好么。

    秦兮下了水,水温刚刚好,她刚刚还看到了旁边有些奶精和香精,她索性都放了点下去,香气扑来,滋润着秦兮的肌肤,舒适的水温,让她整个人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这浴缸里洗澡,果然就是舒服啊。

    卡卡这么游来游去,欢乐的不得了,一会儿就换一个姿势,“兮宝,这是哪儿啊,感觉像是天堂。”

    “……”这就天堂了?对于身为蛇族公主的卡卡,竟然居住环境要求是这么的低,秦兮都觉得自己有三条黑线落下了。

    她泡着澡,只觉得浑身都舒服,懒得和卡卡说话,将眼睛闭上,整个人浸到水里,趁着这热气,她索性盘起腿来,开始修炼起了能量。

    热量被聚集到丹田,朝着自己想要去的方向流动,现在她已经可以勉强掌控这股力量了,再过段时间,很快就能突破第三层,倒时候就能够练那本书上的武功。

    不过在外修炼,用肉身来,秦兮却发现有了一些阻碍,果真不如在手机里来的快速,她不免有些泄气,果然子初说的是对的,那手机里修炼,可以快速好几倍。

    这不刚想到子初,在这浴缸外,一抹白光乍现,卡卡在浴缸里开始胡乱的游了起来,有些惊慌,“兮宝,大恶魔来了!”

    现在的卡卡,是有些怕子初了,毕竟这是一种它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过的生物,卡卡当然会怕,现在它都已经知道子初的出场模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子初故意的,其他人都不能够看到他,唯有秦兮和卡卡能看到,恐怕也还真是子初故意的。

    白色的烟雾升起,本就是热气腾腾的浴缸,妖冶的花瓣遮掩下,是秦兮的玉体,在浴缸中,显得洁白无瑕。

    长发缠在背后,有些被热气沾湿,墨色的发,有些生出了奇异的兰花香。

    少年在这烟雾中缓缓踱步而来,他气度不凡,容貌妖孽,唇边一抹艳色,肌肤白皙,更显光洁,加之那一颗惑人的泪痣,将他称的更是妖气和仙气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他嘴边带笑,有些审视般的看了一眼秦兮,淡淡道,“这么好的条件,也不知道叫我来,光你一个人吃独食?”

    那场景过于美丽,以至于听到了子初的话,秦兮才恍然醒悟,这一下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脸色顿时惊慌了起来,双手立马捂住胸前,就像是只惊慌失措的小白兔,惹人疼惜,“谁让你出来的!”

    她有些羞怒。

    这模样楚楚可怜,配上那颤颤的精致锁骨,看在子初的眼里,却是多了些其他的味道,唇角勾起,竟是解起了自己的衣服扣子,抛了个媚眼,“阿兮,不如一同洗个鸳鸯浴吧。”

    “……”秦兮大怒,“泡你大爷的鸳鸯浴,你一个脑电波能泡什么,你给我住手,不准在脱衣服!”

    可子初却是越来越过分,哪里会听秦兮的话,手指漂亮,就像是玉石雕刻一般,骨节分明,正在那一颗一颗的解着衬衫,秦兮就这么眼看着子初脱着自己的衬衫,动也动弹不得。

    她没穿衣服,总不能跳出水来,去阻止子初吧,就算能跳,可子初是个虚体,她根本就碰不到。

    所以,结果就是,秦兮只能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子初,话语悲愤,“子初,你不能这样,快住手!”

    随着话语,子初的衬衫掉落,那白皙的肌肤,诱人的人鱼线,还有结实的腹肌,竟是这般清晰的展示在秦兮的面前,只是这么一眼,配上子初那妖孽的容颜,足以媚惑江山!

    秦兮头脑发昏,热血涨上脑子,鼻孔一热,冒出丝丝的热气来,片刻,她感觉到了鼻尖有些湿湿的。

    她伸出手一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流鼻血了!

    ------题外话------

    哈哈哈,我完全能想象得出来,求订阅~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