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4.去往A市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说着话,卡卡这小身子已经朝着子初飞驰而来,来势汹汹,那速度灵活的,要是普通人,根本就躲不开,看来卡卡是真的生气了。

    可子初是谁,他又不是人,不过是一团虚无的幻体,是磁场组成的脑电波,而且甚至他是更高级的生物,一条普通的蛇想要伤害他,那根本是痴人说梦。

    只是子初怕卡卡会伤害到秦兮,便在它冲过来之前,先将秦兮推到了另一边,自己却纹丝不动,等到卡卡一头撞上来,张开自己的血盆小口时,却是直直的往秦兮房间的墙上撞了过去,而刚刚卡卡是用了全身的力气的,所以这一下根本没收回来,整条蛇身都撞到了那墙壁上。

    刚巧它的动作是张着嘴,这嘴竟是直直的给折了过去,一颗毒牙掉了出来,喷了毒液。

    这一下,疼的卡卡是撕心裂肺,小眼睛都已经充血了,“兮宝,卡卡疼!”

    这声音都已经有些沙哑了,看来是真的撞疼了,这一下秦兮也有些埋怨起了子初,美眸瞪了他一眼,连忙冲过去,将掉在地上的卡卡给捡了起来,等看清楚她的惨状后,竟有种莫名其妙的搞笑。

    秦兮忍了忍这笑意,转头看向子初,“你就不能让让卡卡么,它不过是个孩子,你这么打击它的自信心干嘛,你现在看看,她牙都掉了,保护自己的武器都没了,看破了相,难不成你就高兴了?”

    她是真的觉得子初没必要,不过是卡卡说了他一句罢了,竟然这么小气,还纠结上了。

    不过秦兮也知道卡卡,这是刚好戳中了子初的弱点,他最听不得别人说他难看了,而卡卡初来乍到,自然不明白,说了一句,却让子初就此记恨上了。

    反观卡卡,其实和子初是一样的,一脑电波和一蛇,都是极度自恋的主,互相戳对方在意的点,会掐架也是正常。

    被秦兮一说,子初也看到了卡卡那搞笑模样,想想它也是条母蛇,也没想过它会把自己撞成这样,心里已是有了些许的不好意思,可表面上却是不露半点,“谁让它先说的,不过我说的那些也是事实啊……”

    “兮宝!”卡卡一声尖叫,显然是对子初说的那些表示不满,什么叫做他说的是事实,它难道真的很丑么,要知道它在蛇族里,可是最尊贵美丽的,怎么可以受此侮辱,他表示不服!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现在卡卡是跟着我的,子初你不准欺负它,卡卡,你也少说两句,你还想不想找你妈妈和姐妹的,这找不找得到,可都靠子初。”秦兮对着两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或许是秦兮的模样太过于认真,子初和卡卡虽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也只是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特别是卡卡,听到了秦兮说,子初能够帮它找到自己的亲人,哪里还敢在呛,刚刚它也是看出来了,这子初跟秦兮不一样,自己直直的撞过来,却是传过他,跌倒了墙壁上,从此看来,就能看出,这绝对不是个普通的东西。

    而且刚刚他出现的场景,也是很特殊的,竟然是一团白雾,这么一想,卡卡就为自己刚刚的鲁莽,有些感到害怕了。

    在它们蛇族里,也有许多的神话,而且很多都是真实存在的,眼前这个子初,长得本就妖孽,恐怕不是什么正常的存在。

    不可说,卡卡这想象力,还是极为的丰富的,或许是想的入神了,它连疼痛都没有任何的感知了,子初看着小东西确实有些可怜,便好心的挥了挥手,将它掉落在地上的牙齿给接了回去。

    “行了,本来就够难看的,没了牙齿,更难看了,现在还给你。”子初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姿态慵懒的说道。

    听到这话,卡卡一愣,下一秒便发现自己的疼痛已经消失,而保护自己的牙齿,也已经稳稳当当的存在自己的蛇口里了,也就是说它还是漂漂亮亮的,没有破相咯。

    卡卡瞬间兴奋了起来,对子初的恨意烟消云散,“哦也,我还是漂亮的卡卡公主。”

    “……”这真够自恋的。

    看到卡卡那蛇身扭来扭去,跳着所谓的舞蹈时,子初就觉得满头都是黑线,这东西,还真是太自恋了,明明就是恶心的玩意,那小脑袋尖尖的,一看就猥琐的很,子初想如果他长成这样,一定早就自杀去了。

    不过这些话,子初自然都想想,哪里还会在说出来,不然这卡卡又跟他火拼起来,到时候受了伤,秦兮又要骂他,这样就不是他的本意了。

    作为一个帅气俊美的妖孽,他要本着宽容的心态,长得丑不要紧,心态不丑就行了。

    天色已经黑了,这也算是一出闹剧。

    卡卡倒是好养活,自己能够出去觅食,睡觉的时候也不需要准备什么窝,盘在写字桌上,就能够睡觉了,小小的一团,倒也不算太过于吓人。

    有时候看久了,其实卡卡也挺可爱的,小眼睛一亮一亮的,现在睡觉了,也挺安静的。

    好不容易这小家伙不烦了,秦兮安心的躺到了床上,眼睛闭上的那一瞬间,灵魂被漂浮到了另一个空间里。

    仍是白茫茫的一片,到了那,秦兮盘起腿来,就开始修练起了内力,今天用上边的武功,打跑了十几个人,更是让秦兮对武功多了一丝渴望,或许很多人都会有武侠梦,就算是秦兮也不例外。

    现在子初给了她这个机会,她更是要好好珍惜起来,特别是今天看到了第一招的威力后,对于后边的招数,她更加的用功了起来。

    闭上眼睛,全身的热量和能量,聚集到丹田的部位,感觉到那里隐隐发热,秦兮将这个能量不停的往上升,全身的血液开始朝着上半身流向,她的身子越来越红,头顶上隐隐冒着白色的热气,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湿的不停的流汗。

    秦兮能够感觉到身体的能量,在不停的聚集,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她无法诉说这样的感觉,这股能量到脖子部分的时候,有些卡住,难以上去,或许是因为脖子比较纤细的原因,上升需要一定的时间。

    将热量灌入头部,从而又深呼吸下去,这样反复几次后,秦兮已是精气神了不少。

    丝毫的困意都没有,秦兮反倒是越练越有劲,只是这么反复到了十几次后,秦兮的身子却像是锁住了一般,无法在动用半分的力气。

    她努力了半天,最后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滴着水,秦兮有些觉得可惜,每天都只能进步一些,再多一些,就很难了。

    秦兮以为不过是练了一会儿,却不想已经练了足足有三四个钟头。

    她一睁开眼睛,眼前坐着的就是盘坐在那儿的子初,白衣飘飘,墨色的短发生香,发丝有些凌乱,整个人整洁,皮肤清爽白皙,看起来如同一座美丽的雕塑。

    感知到秦兮突破不了,子初闭着眼淡淡道,“不用勉强自己,你已经进步很快了。”

    “恩,赵全那边你查的怎么样了?明天那笔钱就能到了,周末我要找个时间去A市一趟。”秦兮向来不会是勉强的人,既然做不到,那么不如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做到。

    学校里的那些事情,不是秦兮担心的,就算不能读书,她照样能够闯出一番天地。

    听到秦兮的话,子初这才睁开眼睛,凤眼上挑,闪烁着淡淡的妖冶,说不出的邪魅,“不急,他正在醉生梦死,自以为自己一个小县城里,有了些小成就,就目光短浅了,这样的人最容易对付,井底之蛙不足为惧。”

    在子初看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用他出马,一些死去,还没有散去的脑电波,都能够为他提供赵全的那些把柄,到时候让他怎么死都不是问题。

    有不少人想要赵全好看。

    “恩,一般都是晚上去赌场,我得找个借口,呆在A市一晚,到时候我把卡卡带上,你不介意吧?”秦兮怕她自己走了,卡卡留在家里,只会吓到家里人,毕竟它还是条蛇,家里人一定是会怕的。

    听到秦兮提起卡卡,子初不由冷哼了一声,“我以前怎么没看你这么有善心,竟然还捡条蛇回来。”

    “我怎么没善心了,当初我不也把你捡回来了,说起来,你和卡卡也没什么区别,都是落难,到我这逃难来的。”秦兮不喜欢子初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便语气也冲一些。

    可子初听到秦兮拿他和那条,丑陋的蛇来比较时,他哪里还高兴的起来,“你竟然拿我跟它比,我能做的,它能做么,捡到我是你前世造来的福气,你可别不知好歹。”

    也不知道子初,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自信心,每次都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

    幸好秦兮早就已经习惯了子初这模样,也懒得跟他计较,索性就不说话了。

    看秦兮半天不回自己,子初是个按耐不住的人,忍不住又继续道,“你要捡也不捡条普通的蛇,偏生捡个尊贵血统的,多少蛇想着弄死她,你反而还把它接回家,若是其他蛇,发现它的在你家,成群结队的上门,你怎么办?”

    太欠缺考虑了。

    原本不说话的秦兮,一听子初这么说,立马想到了那个场景,不由毛骨悚然了起来,不说卡卡是条不会伤人的蛇,可若是她那些蛇族里的,全都找上门,那可是几十条,甚至几百,几千条,那场面如此壮观,恐怕家里的人必然是会受伤的。

    她有些急了,“可是我都答应了卡卡,若是这一会儿让她走,岂不是我不人道。”

    “谁让你,让它走了。”子初翻了个白眼,姿态风流,“捡到卡卡,有利也有弊,刚刚我说的是弊端,这利呢,偏生也是因为它是个尊贵的公主,往后若是能够统一蛇族,你就相当于,多了一只战队,而且是非常特殊的战队,只是现在得先训练卡卡,我可以暂时把卡卡身上的蛇味给消去,这样不太会有蛇,能发现得了它,到时候你得训练卡卡,让卡卡成为一条攻击性极强的蛇,这才能让她顺利躲得蛇王的桂冠。”

    原先秦兮以为,只有人类才会有这么复杂的事情,还分王分后,原来这动物界也是如此。

    感知到秦兮内心的想法,子初不由嘲笑了起来,“这人不也是动物,都是差不多的,有个王在管理,到时候出去,也不会被其他种族欺负,这就叫团结的力量。”

    被子初这么一番嘲笑,也亏秦兮心态好,不跟子初计较,反正他这人就这样,秦兮都已经习惯了,点点头,他的话虽然粗,但就是这个理,也不得不说子初说的是对的。

    “那我该怎么训练卡卡?它这么弱小,而且我学的,它也不能学吧?”秦兮有些疑惑,子初口中说的训练,是个什么意思。

    少年的笑容,开始变得有些诡异而又暗魅了起来,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味道,“这个不着急,反正有你在就好了,先把蛇帮给解决掉,拿下县城里的一把手,我们才能闯出去,对于钱,你还有其他的想法么,除了去赌场,但你也只能去个一次两次的,总不能长此以往,都靠赌场赚钱吧。”

    这样的话,秦兮绝对会成为赌场的黑名单,绝对的百战百胜,没有一局是会输的人,这样的人,哪里会有赌场欢迎呢。

    听到子初的话,秦兮自然也早就有了这方面的考虑,点了点头,“赌场这事,自然是暂时来做,毕竟这来钱最快,到时候我盘下了蛇帮所有的娱乐场所,这不仅有了收集情报的地方,还能够收纳更多的贤士,我的重点在海院里边的学生,她们大多数是有钱有势的,这样钱脉就不成问题,到时候准备成立个公司。”

    “成立公司?”子初挑眉,不由摸着下巴,这有点意思,“那你准备公司主做什么?”

    这个年代的人,什么东西都是缺的,而秦兮作为未来来的人,最不缺的就是见识,能做的东西有很多,不过秦兮却是准备摒弃,专门做三样行业。

    此时的秦兮,像是一颗闪闪耀眼的恒星,正在慢慢上升,她的目光里充满了自信的神采,脸秦兮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她究竟有多美,而这一切,全都被子初,看在眼里。

    “第一珠宝,女人最爱的是珠宝,我拥有你,就相当于拥有了异能,赌石是成本最小的来源,我有调查过,C市有个底下赌石场,到时候可以去大赚一笔,淘些好货回来,第二的话,是淘宝,也就是网络购物,不过这个现在还不急,等到网络遍布的时候,到时候再做会更好,第三则是快递,当然这根网络购物是分不开的,这些都不用操之过急,首先我们要做的是珠宝的行业。”

    秦兮把未来的形式看的很清楚,这一些都是未来会兴行的行业,不过秦兮对这方面的技术,并不是很在行,毕竟这是在抄袭别人的构思。

    想到这,秦兮又朝着子初道,“你到时候帮我找两个人,这两个人很重要。”

    “好。”

    这两个人一个自然是淘宝的创始者,另一个则是快递的创始者,秦兮抄袭了别人的构思,无疑是在把别人往绝境上逼,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窘境,还不如以一个投资者的姿态,去帮助他们,从而分一杯羹,这样来的不是更好么。

    两人商谈了一会儿,对于秦楚会未来的发展形势,秦兮已经看得很清楚,原本的那些不可能,似乎真的并不是特别难的事情,秦兮相信,很快秦楚会,会在华夏占一席之地的。

    几日后。

    这段时间,秦兮就跟平常上下学,没有任何的区别,她也并不担心学校会有怎样的处罚,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见到张柔的到来,她倒是更轻松自在了不少。

    也不知道上一回,她让那群小混混带回去的话,带回去了没有。

    有些人,你是必须让她知道你的厉害,她才不会来欺负你,人都是如此,欺善怕恶,以前的秦兮认为只要自己与人友好,就不会有太多的矛盾出现,可事实证明,讨厌你的人,是不会因为你善良,而停止对你的欺辱。

    秦兮的淡定,与张轩每日来的心不在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一回第一时间回到家,他就找自己的父亲谈了话,可得到的结果却是,父亲不准备参与此事。

    他们家本身和张柔家就有合作,关系也并不差,两方家长甚至有结亲的想法,只是碍于张轩,并没有把这件事情落到行动上。

    而这一回,自家绝对是不会因为秦兮,而与张柔家结仇,被拒绝是正常的事情,即使张轩说要退学,家里人也都不同意帮秦兮。

    甚至张母都说了,要他离秦兮远一些。

    这样的结果,是张轩不愿意见到的,可张轩却无可奈何,他悲哀的发现,自己除了依靠家里,根本一点能量都没有,如果他家里什么都不是的话,那么他也就变得毫无价值、

    第一次,张轩感觉到了这深深的悲哀,社会的现实,是有多么的残酷。

    看到秦兮并没有多大的害怕,张轩更是以为她是故意装出来的,他是有多么的想要去保护秦兮,可自己的能力这么渺小,他又该如何保护呢。

    原本阳光帅气的张轩,如今却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篮球也没有再去打过了,上课的时候无精打采,甚至老师有时候提问他,他都没有理睬过。

    老师对待他是宽容的,看到他这个模样,都善解人意的叫了其他人。

    明天便是月考的时间,下午的课程全都取消,大家都在忙碌着贴考试的座位号,或者是复习要考的课程,只有张轩,心不在焉的坐在位置上,看着秦兮的背影发呆。

    实在是背后的目光太过于炽烈,秦兮想要忽略都难,感觉到背部如针扎一般,她有些无奈的转过身去,“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与其无济于事的去用没必要的情绪,来扰乱自己的心情,还不如好好的学习,不对么?”

    这是几天来,秦兮第一次和张轩主动说话,张轩整个人愣在了那,半晌才反应过来,随后傻呆呆的点点头。

    看到张轩这模样,秦兮有些头疼,“我真的没关系,学校怎么处理都跟你无关,这是张柔跟我的恩怨,你不用太介怀。”

    “我……”张轩以为秦兮是在责怪他,有些郁郁寡欢。

    秦兮算是发现了,无论她说什么,张轩都听不进去,她也懒得在说什么了,明明该是她担心的事情,可这张轩却比他还要担心,真是说出来也不知道是好笑还是怎么。

    下课铃声响起,坐在教室里,看着瞬间变得吵闹的教室,秦兮皱了皱眉,站起身走到了外边,初中生大多数也是爱打闹的,男生都比较顽皮,在走廊上你追我赶。

    虽说比教室里头安静不到哪里去,但这空气确实是比里头的新鲜多了,站在走廊处安安静静的待会儿,呼吸些干净的空气,总比在里头闷着强。

    耳畔的吵杂声像是远去了一般,秦兮自动忽略了这些声音,嘻嘻闹闹的氛围中,她像是独有的一道风景,一人站立,身姿窈窕,发丝清扬,是说不出的风味。

    这么远远的看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烨喜欢经过秦兮的班级,每一次都会借着各种的理由来经过,就为了看上秦兮一眼。

    她太特殊了,即使是在家中那边,也没有遇到过像秦兮一样特殊的女孩子,她有着她自己的傲气,你无法来遏制她的生长,恐怕也不舍得抑制。

    此时秦兮更像是遗世的美丽,静悄悄的兰花,悄然绽放,在这纷乱的尘世中,她像是最纯粹的存在,即使不说话,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她的美丽却让所有人都为之叹息。

    不由得,夏烨悄然走近了,他的脚步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朝着秦兮走去,轻飘飘的,没有一丝的声音,就这么出现在了秦兮的身旁。

    等秦兮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心中莫名一惊,目光审视的看了一眼夏烨。

    这绝对是练家子,甚至这武功绝学,在她之上,她的听力本就出色,可刚刚夏烨出现的时候,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只能说明,这夏烨也是个有武功的人。

    如果夏烨对她有仇,她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死在夏烨手里头了,这么一想,秦兮莫名的不安起来,眼神越发的保持距离,这样的危险,她不允许自己靠的太近。

    看到秦兮这目光,夏烨却是笑了起来,他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贵气,此时更显温润如玉,“秦兮,还记得我么?”

    “你看起来,似乎很闲?”秦兮不动声色的远离了一些,与夏烨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每次夏烨的出现,都让秦兮觉得不自在,而且一想到到时候还要跟夏烨告白,秦兮就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样的感觉太诡异。

    正想到告白的事情,这体内的那原主残余的怨气,就像是苏醒了一般,就想着挣脱自己的身体,和秦兮碰撞起来,感觉到不对劲,秦兮的眉头紧皱。

    体内的热能,在此同时,竟是与原主的怨气,争斗了起来,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不由缠斗。

    夏烨看了一眼秦兮,发现此时她的样子十分难看,不由关切的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是生病了么?”

    “没事,你离我远一些就好……”秦兮表情痛苦,两股力量的争斗,让她的骨骼像是要爆裂了一般,那种痛苦和难受,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

    而现在秦兮在学校里,还要隐藏自己的痛苦,这无疑不是更折磨的事。

    听到秦兮这话,夏烨有些错愕,却仍是绅士的走远了一些,“这样,你好些了么?”

    或许是身子里的怨气,感觉得夏烨的远去,这股子怨气不在那么强烈,没过几下,就被秦兮的热能给包裹住,随之烟消云散。

    疼痛消去,秦兮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脸色虚弱,“你有什么事情么?”

    看夏烨这模样,也不像是没事情来找她。

    “你这是怎么回事?”夏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靠的近,反而会让秦兮这么痛苦。

    “没什么,你有什么事情找我么?”这事情说出来都像是编造的,秦兮怎么可能会告诉夏烨,她为什么会这样,就算说了,恐怕夏烨也不会相信。

    如果不是秦兮自己亲身经历,她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重生,有脑电波,更有很多你完全觉得不可能的事情,正在世界的角落里发生着。

    既然秦兮不愿意说,夏烨也不是个强人所难的,收了收自己的神色,目如朗星,“之前我听说了,学校要开除你的事情。”

    “然后?”秦兮随意的问了一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看来她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开除,这反应倒也算是出乎夏烨的意料之外,他有些开始好奇秦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了。

    “怎么,你不意外我为什么会知道么?”这件事情,学校里并没有流传开来,说要开除秦兮,也没有人要说,夏烨知道确实有些奇怪。

    不过秦兮却是对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在意,所以夏烨是如何知道的,这对于她来说,更不是什么在意的点。

    秦兮将目光方向远处,眼眸里仿佛含了水一般,清澈的发亮,“我只想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

    而不是来问她一些,在她看来很无趣的问题。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女生,”夏烨哑然失笑,忍不住说道,“那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不必要在为这事烦恼了。”

    至于怎么解决的,夏烨自然是动用了一些关系,不然也不会这么好几天,学校都没有再出处理方案,本来他是不想说的,可是刚刚看到秦兮,就忍不住走了过去。

    原来就这么件事,秦兮有些无语,语气淡淡,“那就谢谢你了。”

    虽然她真的没有在为这件事情在烦恼,不过也要感谢一下夏烨,不过从这方面,侧面反映了,这夏烨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看来这所学校里,还真是卧虎藏龙。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这铃声突兀的传来,秦兮抬眸看了一眼夏烨,容色如同高洁的月光,“我先上课了。”

    说完话,她径直走回了教室。

    看着秦兮的背影,夏烨骨子里那种想要征服的欲望,却猛然膨胀了起来,她真的是一个让人无法忘却的存在啊……

    回到教室,张轩仍旧在那儿失魂落魄,秦兮不由摇了摇头,还是个孩子,太容易被情绪影响,实际上却是在阻碍自己的成长,也无法做出最佳的判断。

    秦兮没准备告诉张轩,这件事情已经解决,她希望张轩能够自己走出来,不然下一次遇到事情,他还是会这样,往后遇到更大的事情,他只会吃亏。

    明日便是月考,今天早早的放了学,回去吃了饭后,在手机里修炼了一会儿后,便沉沉睡去。

    到了第二日的清晨,阳光明媚,微风阵阵,倒是个不错的天气。

    等月考结束后,接下来的便是去A市的路程,手里头的存折已经到了,秦兮小心翼翼的藏好,和秦可到了学校后,便赶去自己的场地考试。

    月考就是每一个月的小考,来测试你对这个单元的一些掌握有多大,早早的秦兮就把这些课程全都摸透,甚至连这次月考会考到什么重点,秦兮都能够揣摩的八九不离十。

    第一门考试,自然是语文,果不其然,都是一些平常里就在说的重点,秦兮思考反应极快,刷刷刷两下,就把语文写得差不多了。

    至于作文,倒不是小学生的看图写文,给了一个成长的话题,围绕着这话题来写。

    上辈子,秦兮看得最多的就是小说了,里头那些好词好句,甚至是信手拈来,随意的歌颂了几句,便是洋洋洒洒的一大段。

    总体来说,这月考给秦兮的感觉,就是两个字,简单!

    秦兮和张轩也算是有缘就连考场都是分在了一个教室,不过第一次月考,倒不是看成绩来排的,是按照学号来排,等这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后,才按照成绩来排教室和位置。

    到了数学的时候,秦兮写完才花了十几二十分钟,接下来便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她无趣的拿着手中的笔玩转笔。

    她的手很漂亮的,转起笔来的时候,手姿流畅,像是在做一件十分艺术的事情一般。

    这么转着转着,接下来的考试,几乎都是如此完成的。

    到了下午四点半,全部的考试结束,秦兮轻呼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每一次的考试,都像是惩罚一般,下一次秦兮觉得,她可以考虑提前交卷了。

    张轩看到秦兮轻松的离开,这几日里来的担忧,也消去了不少,背着书包敢上前,也露出笑容,“秦兮,你考的还好么?”

    “还好。”被喊住名字的秦兮,不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张轩,淡淡回道。

    “还好就行,这一次的考试的题目,在我上回给你的笔记里,画出来的重点,几乎都考到了,如果你有看的,这一次你应该能够考的很好。”

    张轩把这次试卷的题目看了看,在他看来都不难,想着秦兮之前的赌约,有些担忧。

    “恩,”秦兮的眼珠澄澈,“的确不难,你呢,考的还好么?”

    “还不错,上回的赌约,如果你要是不想继续了,到时候我就让他们谁都不要提起。”张轩还是有些怕,到时候要秦兮请客,这不仅是花钱的问题,更多的是,秦兮会在班级里丢了面子。

    秦兮却是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去,“这件事情,既然是我答应的,那么我就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况且这一次我很有自信。”

    知道自己这话是说太多了,张轩抿了抿唇,“是我欠缺考虑了,我这里还有些笔记,你要看么?”

    “不用了,这段时间我有看课本,初一的知识点并不难,你不用太担心我。”秦兮知道这是张轩的好意,语气便稍作委婉了起来。

    被秦兮拒绝也不是一次两次,张轩也不气馁,也相信秦兮是个能够自己处理问题的人,便点了点头,接下来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出了校门,两人需要分道扬镳,看着秦兮毫不留情的离去,张轩的心中确实有些莫名的堵得慌。

    他感觉到自己和秦兮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恐怕往后,这样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

    这一个礼拜,张轩过得提心吊胆,等到考试结束后,才被崔安告知,学校不准备处理秦兮,张柔那边也不在闹腾,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了。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张柔会这么轻易的放弃,但是这个消息无疑是个好消息,接下来的两天,他可以过得愉快的周末了。

    月考结束后,第二日,秦兮一早就起了床,穿了件T恤,将头发扎起,刚好和起床的秦母对上。

    看到秦兮起的这么早,秦母早已经习惯,几乎每一天秦兮都会这个点起床。

    扎完头发,转过身看到秦母,秦兮露齿一笑,模样是说不出的娇美,“妈。”

    “恩,兮兮要跑步去了?”几乎每天早上秦兮都要跑步,所以秦母才有这么一说,她看了看锅里,已经做好的早饭,内心一片欣慰。

    听到秦母的话,秦兮摇了摇头,笑道,“妈,我今天住我同学那,她要给我复习一下,因为太远,所以可能要住到同学家里去。”

    “住别人家里?”秦母皱起了眉,有些迟疑,“这会不会太打扰人家了?”

    “她家里都没人,妈妈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也正好她家没人,她让我陪陪她。”秦兮说起谎来,简直就不打草稿。

    本身秦兮就是比较听话乖巧的主,她说的话,秦母都是深信的,这一次自然也是如此,想了想,觉得秦兮也是个有分寸的,便点头松了口,“那行吧,你过去要注意教养,知道么?”

    “知道了妈,那我先走了。”

    说服了秦母,秦兮的心情大好,从房间里将卡卡带了出来,就出了秦家。

    缠在手臂的卡卡,还有些没睡醒,看秦兮一大早就把自己带出来,心里头有些纳闷,“兮宝,我们这是去哪?”

    听到卡卡的话,秦兮笑容神秘,模样更显精致,“去赚钱。”

    “钱是什么?可以吃么?”卡卡有些懵懂,歪着自己的蛇脑袋,故作可爱。

    “……”秦兮抽了抽唇角,竟是无言以对,好吧,跟一条蛇说赚钱,也是她脑子短路了。

    ------题外话------

    下章更精彩,求订阅,么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