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2.神奇的异能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晚饭算是相安无事的度过,吃过饭后,秦兮又去了刘倩那,传授了一些基本的招式,稍稍提点了下,进步也算是很大的。

    刘倩本身就是打架出名的女混混,虽然才初中的年纪,可在这小镇上都是有着响当当的名气,俨然就是孩子们的孩子王存在,现在加上有了秦兮的提点,刘倩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进步,心中更是感激不已。

    这一趟出去是偷偷摸摸的,等回来的时候,家里的灯已经黑了,秦母还在厂里头加班,这个月份一些货要赶,等到下个月就没有这么多要做了,家里头的收入也要少一些了。

    秦兮知道秦母的叹息是为了什么,她心中不由有些心疼,更恨不得自己迅速能够有钱。

    将脚步放轻,秦兮到了房间里,打开屋里头的灯,有些昏暗,凑着这灯光,她拿出一些空白的作业本,这些都是之前得奖拿到的钱去买的,专门为了出一些卷子,数学算是她的强项,一共出了三套,各针对高一到高三年级,现在已经出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话就是语文,语文相对要难一些,她对一些课文并不是很熟,需要看到课本才能给出卷子。

    思索了一下,看来还是要明天上课的时候和张轩说一下,看看他那里有没有高一到高三的所有课本,毕竟不是什么超级大脑,这么久远的事情,她还真是记不清了。

    把本子放回,收拾好,秦兮换上睡衣就上了床。

    刚把眼睛给闭上,下一秒脑部的眩晕便随之传来,再度睁开眼,她已经在手机里了,还是昨天一样的场景,子初仍是那副欠扁的模样,看到秦兮进来,掩嘴打了个哈欠,说不出的慵懒,“阿兮,我看你在外边捣鼓了半天,是在干嘛。”

    “有些卷子要出,我这里没有课本,暂时出不了。”秦兮随意的回答了一句,也没想什么。

    反倒是子初听到秦兮说的时候,眼神有些取笑她了起来,“也不知道你是真笨还是假笨,我这百度百科都在这,你还怕那卷子出不了?”

    被子初这么一提醒,秦兮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多来A梦的存在,哪里还用担心没有课本的问题,她的眼珠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黑漆漆的,还带着一丝丝的光芒,上手连忙抓住子初,面容激动,“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那你能帮我把高一到高三,所有的课程都给调出来了,不过也不对啊,这些都是存在你脑子里的,我该怎么样才能过渡到我这?”

    这么一想,秦兮又觉得是件麻烦的事情,原本的激动又变成了沮丧,她还真是有些笨。

    “这个不好办么,到时候你晚上到手机里来,到时候直接把本子带进来写,我这边的东西给调出来,不是一样么。”子初有些鄙视秦兮的脑子。

    听到子初这么说,秦兮感觉自己的一件心头大事被解决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这样也就不用去麻烦张轩了,在手机里,她的精神又能够加倍,写完还能修炼一下自己的内功,等把内功练好了,到时候就能练子初给她的那本书了。

    这一会儿,刚刚因为吃过晚饭被子初上身的事情,秦兮这下算是彻底的原谅他了,反正她也已经被上习惯了,只是子初老是自作主张的上身,对于这一点,秦兮是有些反感的。

    秦兮笑脸盈盈,有些许讨好的味道,“那就辛苦你了。”

    “哼,”子初这下却是蹬鼻子上脸了起来,“我这么为你付出,可你却连碗萝卜汤都不炖给我喝,我上你的身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还这么的欺负我,还要跟我生气,我好冤枉,好可怜,萝卜汤都没有的喝,唉……”

    子初捂着心,表情痛苦状,眼眸透露出深深的幽怨,像是个弃妇一般,就这么看着秦兮,说不出的凄凉。

    被他这目光一看,秦兮感觉整个人都鸡皮疙瘩了起来,她心里头知道,这是子初故意这样的,为的就是指责她之前跟他生气,可是明明清楚是一回事,这一会儿,看到一个绝世妖孽做出这么一副模样,她的心里头还是有些受不了的。

    好吧,谁让她是个外貌协会呢。

    “行了行,就当是我的错行了吧,那以后你要上身就上身,我不跟你生气了总行了吧,你不就是要喝萝卜汤么,下一回我做好你上我身喝,行不行?”秦兮这一会儿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不过有时候这子初也确实是像个小孩子,老是要跟她闹,可有时候呢,又像是帝王般,霸气而又魅力。

    听到秦兮这么说,子初这才满意,将委屈的目光收起,一脸傲娇,“这还差不多,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情况下,我就原谅你吧,那你什么时候再做饭?你还有什么拿手的菜么?”

    还真是要求多,秦兮有些无奈,她怎么感觉自己是进了狼窝呢,这子初根本就是个扮小绵羊的货,实际上腹黑的很,让人惊悚啊。

    “……都快十点了,我先练会儿功。”秦兮懒得理会子初,索性盘起腿,闭眸养神。

    昨日被子初灌输能量后,她的骨骼变得异常柔软,秦兮感知到有一股热流从丹田处上流,随着她想要去的方向,慢慢的上升,秦兮有些惊奇的发现,这股力量只要不停的从头到脚八次,就能够更大一些,难不成这是可以升级的?

    像是猜到了秦兮的心思一般,子初声音懒洋洋的响起,“你这力量是我给你的,就相当于内力一般,自然是会越来越强和浑厚,你也不必想太多,练好它,只会对你有绝大的好处。”

    等到之后将秦兮的整个身体都灌满能量,那么秦兮就很难会受伤,即使是子弹都难伤及她的性命。

    不过这八次也不是好达到的,这就相当于古代人练级一般,一级好练,但到了第十层的时候,就很难冲破,像秦兮现在,不过是从第一层练到了第二层。

    “你再过一礼拜,你应该可以练到第三层,等到时候,你就可以练我给你的那本书上的了。”子初索性也闭上眼睛开始养神了起来,到了晚上,实际上是最好的修炼机会,因为这个时候,可以全身心的吸收日月精华。

    秦兮没有说话,她这一会儿不能分心,这样的修炼实际上是枯燥的,不停的将这股热流上升随后下降,重复的这个动作,不一会儿,身上已是湿透了,她紧紧的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她自己觉得支撑不住的时候,秦兮方才将眼睛睁开,吐出了一口气,身子有些酸软,不过却是格外的舒坦。

    她朝旁边看去,子初横躺着,闭着眼睛的模样就像是精美的雕塑,说不出的鬼斧神工,却是上天独有的作品,那一颗妖冶的泪痣,像是预兆着什么一般。

    秦兮突然想起曾经在书上看到过的,关于泪痣的说法,书上说,泪痣是泪水凝结后的样子,暗红的色泽麻木包裹着浓浓的睡意,泪痣,是燃烧的间隙,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一旦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那么她们就会一辈子不分开,直到彼此身心逝去,而他也会为对方偿还前生的眼泪。

    她不由叹了口气,看着他的那颗泪痣,书上还说,泪痣是没有哭泣的权利的,眼下一公分的位置,是朱砂点不出的效果,而泪痣就是三生石上刻下的印记,转世也抹不掉的痕迹。

    那么子初的这颗呢?

    是否代表着他生前,曾有女子在他死的时候,那个他挚爱的女子,为他流下的眼泪,从而转化成了泪痣呢。

    现在子初尚且不知道是什么物种,她有些莫名的恐慌,秦兮不知道这种恐慌来自哪里,但总觉得子初是会离开她的。

    这么一想,心有些揪了起来,秦兮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这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又被这个世界所遗弃。

    目光继续放在入睡的子初身上,深深的看着那颗泪痣,秦兮的心中只盼望,这个传说都是骗人的,像子初这样的,说不定早已经活了上千年,那么至少他能陪伴她这一世吧。

    不得不承认,秦兮的心是寂寞的,无论是前世和今生,她的心从来没有人进入过,也未曾为任何人动过心,重生到了今生,除了相逢子初,让她的心多了一丝跳动外,似乎也没有谁了。

    不知不觉,他已经占了如此重要的位置,像是朋友,像是知己,有时候更像是陪伴许久的蓝颜。

    越想越离谱,秦兮有些自嘲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落寞了,这才会对一个脑电波的存在,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子初,仍旧是那张妖孽的容颜,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像是个天使,唯美的画面,总是给人以震撼。

    那么,就这样,也挺好的,如果这一世,能有子初这么陪伴着,秦兮突然觉得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夜深了,黑暗包裹着整个大地,将所有的物种都收纳其中。

    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或许是真的累了,秦兮很快便睡去,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五点半。

    一如既往的,虽然只睡了几个钟头,但是秦兮的精力却是好的很,早早的起床洗漱,做好早饭,外出晨跑,等回到家的时候,和秦可一起吃了早饭,又是上学的一天日子。

    今天是周一,上一次张柔的事情发生在周五,以致于老师没有及时的处理,等秦兮到了教室的时候,班级里的人三三两两的也来的挺早,看到秦兮出现,窸窸窣窣的开始说起了话,对着秦兮指指点点的。

    想起上周末,到现在都是大家八卦的重点,毕竟年级第一的张轩,为了秦兮,和张柔撕破脸,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女孩子心里头都是妒忌秦兮的,至于男生则是有些看好戏的味道在其中。

    不过,不少男生发现,不过是两天没见的秦兮,五官像是长开了一般,原本就不难看的五官,如今变得格外的精致,每一个部位都像是鬼斧神工,让人挪不开眼去。

    除了五官,还有身材,秦兮本身就不算矮,现在又像是长高了几公分,整个人高挑纤瘦,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却仍是看得出她微微隆起的胸部,凹凸有致,气质若兰。

    现在已经是青春期的萌发期,对于欣赏女孩子的美,男生已经有了天生的眼光,不少男生,看着秦兮都变了眼神,有些更是微微红了脸蛋。

    女生发育的也不少,看到秦兮后,更是竖起了敌意,对于有变化的秦兮,她们是不满的。

    张柔还没到教室,秦兮也懒得管,反正上个礼拜的事情,并不是她挑起的,到时候她来个死不承认就好,至于张轩,她倒是不担心,毕竟这成绩和家世都在这,哪里能够出的了什么事情。

    难不成学校还能把张轩给开除或者处分了不成?秦兮相信,学校还没到那么傻的地步。

    反正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秦兮没必要畏手畏脚的,周围人的目光,她也就当看不见就行,直接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坐下后,把周末的作业拿出来,放到书桌上,收拾好自己的桌子,她就准备把书包放进去。

    秦兮有个习惯,那就是放书包的时候,会先看一眼课桌的抽屉,今天也是如此,不过这一眼看去,她竟是发现有一条青色的小蛇在里头,此时看到她在看它,还刺溜刺溜的吐着它的蛇信。

    那红艳艳的,看起来莫名的让人头皮发麻。

    秦兮是个女孩子,她自然也是怕蛇的,差一点就交了出来,可是下一秒她就克制住了,这蛇一定不是自己来的,肯定有人故意将蛇放到她的课桌里,为的就是吓唬她。

    她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幸好她有这个习惯,放书包前看一眼,不然自己直接放进去,这蛇直接钻进她的书包里,被她带回家可就惨了,怕就怕伤到了家里人,或者是刚刚她惊扰到了小青蛇,它像自己发起攻势,那就更是无故横祸。

    秦兮抿了抿唇,现在若是她动的话,恐怕这蛇也是要钻出来的,所以秦兮不能动,这时候唯一想到的也只有子初了。

    “子初,你在么?”在心中,她默默的说道。

    这么早,她还真不确定子初有没有在睡觉。

    这消息像是石沉大海一般,这一下也是联系不上子初了,那么就只能靠自己了。

    秦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紧紧的盯着那小青蛇,心中却是恨不得这小青蛇自己走,身体里的能量一热一热的,秦兮也不知道该如何运用这股能量,把这小青蛇驱逐走。

    可此时耳边竟是传来一细弱的声音,带着一些傲娇气,“我才不走,万一我转身,你伤害我怎么办,你们人类都是坏人,我爸爸就是这么死的!”

    她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那小青蛇,“刚刚是你在说话?”

    秦兮有些傻眼了,难不成子初给她的这能量,还能让她和动物对话?

    “不是我在说话,难不成还是你在说话?我告诉你,我可是蛇国的公主,你要是敢伤害我,我的子民是不会放过你的!”小青蛇的蛇信吐得那叫一个畅快,语气里更是目空一切,大有秦兮敢动她,她就把成千上万的蛇给叫过来,伤害她的意思。

    蛇国公主?这感情还是个贵族啊,秦兮有些擦汗,看起来也很普通啊,虽说课桌里头黑的很,可秦兮有在黑暗中探物的本事,所以把这小蛇是看的一清二楚,也就几厘米的长短,不粗,蛮细的,抬起头的模样,有些傲气,吐着蛇信,像是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意思。

    看小青蛇这么说话,秦兮原本的害怕也渐渐消去,她觉得有些好笑,“那你是怎么被抓到我这课桌里的,公主不该有成群结队的奴仆保护么?”

    “呃……这个嘛,”小青蛇的小脑袋转动了起来,语气也开始支支吾吾了,最后索性委屈了起来,“我爸被你们人类给害死了,现在我们族都在为了抢做蛇王乱成一团,我心情不好,就想着到处溜达溜达,没成想被人给抓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这,我也不敢出去,外头都是人,要是看到了我,肯定会伤害我的。”

    看来还是条蠢萌的小青蛇,秦兮有些憋不住笑意,“你这么老实告诉我,难不成就不怕,我会伤害你么?你要知道,人要是遇到危险,也是会下意识的攻击的。”

    “我……我只是看你能听懂我说话,应该不是个坏人吧。”小青蛇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吐信可能吐的有些累了,索性躺到了板子上,“你只要不伤害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秦兮自己都觉得神奇,她竟然能够听懂动物的话,不过这时候,子初也不在,她也没地方问,还不如和小青蛇聊会天,“那我们说好了,我绝对不会伤害你,这样好了,你在这书桌里待着,等我下课了,我就把你带出去放生,你可别再傻了,让其他人给抓住了,知道么?”

    这么小的蛇,看起来攻击力也不是很强,秦兮同情心泛滥了起来。

    “什么叫我傻,我可是蛇族的公主!”小青蛇的语气开始忿忿不平了起来,她又把上本身竖了起来,不停的吐着蛇信,“你这样污蔑我,我可是会生气的,我这不是一时迷糊才被抓了么。”

    “我可不信,”秦兮起了逗弄它的心思,“你这么瘦弱,都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我怎么相信你是一是迷糊呢,万一等一会儿我把你放生了,你又被其他人抓住了怎么办?”

    “我,我,我……”小青蛇也有些着急了起来,现在蛇族里是一团乱,母亲带着其他姐妹也不知道去哪了,她呆在家里,老是有其他公蛇来骚扰她,恐怕就是看她小,想要欺负她,被秦兮这么一说,她也发现自己好像没地方可以去了,不由失落了起来,“那怎么办,怎么人类的世界这么可怕。”

    听这语气,还真是有些小可怜的感觉,秦兮抿嘴笑道,“那待会再说吧,我这离放学还有些时间呢,对了你叫什么,我叫秦兮。”

    “我叫卡卡。”卡卡无精打采的回答,翻了个身,又蜷缩在了一起,突然,它的小眼睛一亮,直直的盯上秦兮,“要不,你带我回你家吧,等我找到了我妈妈,你再把我送回去好么?”

    “……”让她带一条蛇回家?秦兮一想到那个画面,就不由得一阵恶寒,她还算是好的,能够听懂卡卡的话,要是让秦母或者秦可看到,那还不是吓死她们了,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想着,连忙摇了摇头,“不行,我家里人看到你,一定会吓坏的。”

    带蛇回家,那是疯了才会做的吧,若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那也就算了,可是带蛇,这件事情太疯狂了。

    听到秦兮一口否决,卡卡的语气开始变得有气无力,还带着深深的哀怨,“我好可怜,爸爸死了,妈妈不见了,姐妹找不到,蛇族一团乱,公蛇都想上我,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还被人类给抓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听得懂我说话的,结果又见死不救,算了,让我去死吧,我去死就好了,我去死就不碍眼了,原以为我能和秦兮做朋友的,现在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秦兮有些哭笑不得,这说起来还都是她的错了,“可是你这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我家里人怕蛇。”

    听这语气,还有转回的余地啊,卡卡重新燃起了希望,“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来吓唬他们的,我就找个地方待着,你是个好人,拜托拜托,你要是怕我吓人,你给我打扮打扮吧,你们人类不是都带蝴蝶结么,要不你也给我缠个,到时候你家人不就不会吓到了么。”

    她话说的诚恳,可听在秦兮的耳里,却有些奇奇怪怪的,缠个蝴蝶结?秦兮感觉到一阵恶寒,还真是什么都能想象的出来啊。

    秦兮不说话了,她的表情有些为难,毕竟认识卡卡也不久,看它的模样也是傻乎乎的,但若是真的吓到了秦母她们,她还是有些担忧的。

    看秦兮沉默,卡卡不由急了,“哎,你们人类不都喜欢养宠物么,你就当你养了条宠物嘛,我就是你可爱的宠物,有人欺负你,我会帮你的,我绝对不出来吓人,就跟着你,行不行嘛,就当是日行一善了。”

    养宠物……

    这话还真是一条蛇说出来的么,秦兮真的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养一条蛇做宠物,这年头估计也只有她干了吧。

    不过看到卡卡这么说,秦兮若是再不收留它,好像确实有些不近人情了,算了算了,大不了带回去,问问看子初怎么办吧。

    “行吧,但是你得答应我,绝对不能吓到我家里人,没我的允许,也不准随意的攻击人类,知道没。”秦兮义正言辞的说道,表情严肃的很,就怕卡卡改不了蛇性,还是会去咬人。

    听到秦兮说同意收留它,卡卡立马开心的身子不停转动,“好的,绝对做到!”

    “那我把书包放进来了,你挪点地,就怕伤到了你。”秦兮边放书包边道,看到卡卡钻到角落里,才放心。

    这秦兮刚把书包放进去,秦兮的同桌郑佳就走了进来,也正巧没看到秦兮那奇怪的举动。

    反倒是蒋西,看到秦兮趴了半天,却是一点事情都没发生,心中有些奇怪,昨天张柔把东西抓来的时候,她还害怕了半天,硬是要让她去放秦兮的书桌里,她心里头怕出事情,便叫了喜欢自己的一个男生放,就怕到时候秦兮知道是她,让刘倩来搞她,就惨了。

    原本以为秦兮肯定会被咬,现在却发现一点事情都没有,心里头不由毛骨悚然,难不成那蛇跑出来了?现在正在到处的爬着?

    女孩子都是怕蛇的,也不知道张柔是怎么抓来的。

    而与此同时张轩也走了进来,他是和袁辉一起来的,两人相貌本就出众,一进入就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目光,张轩径直走上前,看到秦兮在交作业本,心情愉悦,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从书包里拿出一瓶包装好看的牛奶,放到了秦兮的位置上。

    这是进口的酸奶,贵得很,是张轩的母亲从外地买了几箱回来给张轩的,让他尝尝鲜,张轩一看到,就想着给秦兮喝,便拿了瓶出来。

    秦兮交完作业,看到桌子上多出的牛奶,挑了挑眉,转头看到张轩对这自己笑,就知道这东西是他拿来的了,她也不客气,放回了自己的桌子里,转过身道了一句,“谢谢。”

    在秦兮看来,反正两人都是一个会里的,有些东西就不用分的太清楚了,以前的话,是因为两个人没有什么交集,现在看来是要长期在一起的,或者说等到以后两个人的友谊,还会加深厚重,这一些就不用忌讳太多。

    “银行卡我给你办好了,在我叔叔那,我让他把卡号给孙叔叔了,孙叔叔已经把钱打到了卡里,等明天我拿来给你。”张轩也没避讳袁辉,轻声朝着秦兮道。

    “好。”秦兮点点头。

    袁辉在一旁看的有些迷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好,随后又想到上一回张轩参加的秦楚会,眉头皱了起来,看到秦兮转过身去,他立马用手肘碰了碰张轩,低声道,“你还真参加了那什么会?”

    “恩,怎么?”张轩倒是觉得这事情正常的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问题么?”

    “这问题大了好么!我以为你是个林的请的,你难道不知道刘倩是个什么样的么,秦兮跟着闹,你也跟着闹?我知道你对人家秦兮有点意思,可你毕竟是年级第一,家里头的家世这么好,你觉得你参加一个黑社会一样的东西,去跟着一帮女生瞎胡闹有意思么?”袁辉只觉得张轩,这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完全失去了理智,“还有上一回,你直接当着老师的面,和张柔开撕,据我的线报,到时候校长肯定要找你们三个谈话的,你为了个秦兮有必要么?”

    袁辉这一番话,说的是真情实意,可这全都建立在偏向张轩的立场上。

    听在张轩的耳里,却不是回事,他也把脸色放凝重了起来,“阿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如果你知道秦兮的计划,知道秦兮的智慧,我相信你也会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列,而且我对秦兮没有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个对我的发展有帮助才去的,至于张柔,那是我和她的恩怨,跟秦兮无关,只不过那时候刚好有一个导火索罢了。”

    实际上,当袁辉说他对秦兮有意思的时候,张轩的心猛然漏了一拍,有一种被猜到心思的感觉,似乎被人看到了他的内心深处一般,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他也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反对了。

    喜欢对于他来说,是一件不能捅破的事情,她不希望被捅破。

    听到张轩这么说,袁辉知道他这是在自欺欺人,可是作为兄弟,又怎么可能还要戳开他的那点小心思呢,话到这里,听不听就是张轩自己的事情了。

    一直到早自习的铃声响起,张柔都没有出现,反倒是自己的班主任,崔安走了进来,脸色不是很好看,点了秦兮和张轩的名,等到两人走出来,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两人。

    “你们两个,我一直以来都是很喜欢的,张轩就不用说了,成绩好,什么都不用老师担心,秦兮你乖巧懂事,老师也知道你家庭情况怎么样,有什么补贴都是想着你的,可是上周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现在张柔家长告到了校长那里,你们自己说怎么办吧。”

    崔安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班级里,他这两天是谁都睡不好,就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张柔和张轩无疑都是有后台背景的人,发生再大的事情,家里头都是能够解决的,可秦兮不一样,要是这一次张柔家长执意要处理的话,牺牲的就只有可能是秦兮了。

    听到崔安的话,张轩率先开口,“老师,这件事情要怪都是我的问题,是我先动手的,是我打了张柔,要怪的话,都由我一人承担,我愿意承受学校所有的责罚,这件事情跟秦兮无关,而且秦兮才是受害者,是她被人锁在了厕所里,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什么怨言。”

    张轩的目光坚定,眸光一暗,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只觉得张柔这人还恶人先告状,明明就是她先犯事,可现在竟然不要脸到这样的地步。

    “可是你也不应该,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张柔啊,你自己说你为的是谁,是不是秦兮!”崔安直接指向秦兮,脸色沉重,“你这样不是把秦兮拖下水么,现在人家家长,硬要说你们两个早恋,学校不是要处理你打人的事情,而是要开除秦兮,因为你们两个早恋,影响学校的风气,你懂么!”

    打人的事情,确实跟秦兮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只是张柔也是个聪明的,硬是把这层关系剖析给校长,说的话含含糊糊的,可能坐上校长位置的,能不是聪明人么。

    一听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有哪个男的,会为了不熟悉的女孩子打架呢,而张轩这样做,除了说两个人在谈恋爱外,还有什么解释么。

    而谈恋爱是学校里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这两个人肯定是要处理一个的,处理张轩吧,可他成绩好,又有背景,想来想去,除了牺牲掉秦兮,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反正这女孩子成绩也不好,家世也没有,读不读书,对学校都没有半点的损失。

    “开除秦兮?”张轩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原以为是要处分秦兮,可现在看来,着张柔还真是狠了心了,张轩紧紧的握着拳头,脸色阴霾,“这件事情,和秦兮本来就是无关的,我跟秦兮也是清清白白的,我们没有谈恋爱,这就是凭空捏造!”

    秦兮冷笑连连,心中明了,这一场事情,最终的决定,恐怕就是要开除自己,来达到事情的和睦,而她本就对学校没有任何的帮助,有或没有都是一样的,这恐怕也是张柔想要达到的目的吧。

    想来两人到底有没有早恋,学校也并不会关心,他们要的只不过是出一个解决方案,而张柔只想要让自己被开除,而学校处理她又没有任何的损失,这件事情说到头来,除了这样的完美,似乎没有更好的了、

    “不用说了,学校并不关心我们到底有没有谈恋爱,他们不过是想要出一个解决方案罢了,恐怕张柔那边提出的要求就是把我开除掉,不然她们就不会罢休这件事情对不对?”秦兮把事情看得透彻,一双洞悉人心的眸子,静静的看向崔安,里头没有半分的波澜。

    寒心么,这样的学校,可是或许人就是如此吧,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掉别人,不是最正常的事情么、

    “秦兮,”张轩突然抓住了秦兮的手,紧紧的用力的抓着,眼神里是坚定,“你放心,我不会让学校开除你的,这件事情由我而起,就应该让我来承担。”

    说完话,张轩看向崔安,俊朗的容颜带着誓死的目光,“老师,如果学校坚持决定要开除秦兮,那么我也不会在待在学校里,要开除就同时开除我们两个!”

    张轩这话,在秦兮看来只是无济于事的表现,就算张轩任性的不去读书,还是有大批的学校要,而她呢,到最后还不是成了牺牲品,张柔必然会看中这一点,大不了到时候她也转校。

    “唉,你们先回教室吧,校长那边我再去谈谈,说不定能有转机。”

    崔安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谁,他能有什么用,不过是普通教师一个。

    看着秦兮和张轩回到教室,崔安刚一转身,就差点撞上了一少年,清淡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带着淡淡的疑问,“要开除秦兮?”

    要不是刚从老师办公室交完作业,准备回教室,还看不到这一幕,夏烨有些若有所思。

    听到夏烨的问话,崔安一愣,也没多想,只是拍了拍夏烨的肩膀,“回去上课吧,这不是你该关注的。”

    待崔安走远,夏烨一身温润的气质,面色带着一丝沉思,随之清扬唇角,星眸带着淡淡的寒意。

    ------题外话------

    哦也也,我们家秦兮,有了新宠物,哈哈哈,求订阅!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