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1.又被上身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恐怕秦兮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子初竟然会这样,用这样的办法,喝这碗萝卜汤。

    话说,这换了魂的秦兮,现在变成了子初,她径直坐上了餐桌,斜眼看了一眼秦可,模样傲娇,“喂,小屁孩,你去给我盛碗饭来。”

    “啊?”收拾着作业本的秦可,愣了愣,直勾勾的看向‘秦兮’,有些没反应过来,刚刚二姐是在叫她么?

    看秦可这蠢蠢的模样,子初皱起了眉,“啊什么啊,快去盛饭啊。”

    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没看出他要喝萝卜汤么,果然是跟秦兮姐妹,都聪明不到哪里去。

    “啊……哦。”秦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把书放好,屁颠屁颠的就去给子初盛饭了,可随后她又皱起了眉,一脸困惑的转过头,看向‘秦兮’,“二姐,我们直接吃饭,不叫奶奶她们了么?”

    “你要叫你去叫,哪那么多的话,饭盛好了么?”子初只关心这顿饭,对于其他的,他都不想理会,这可是不通过秦兮的同意借用她的身体,要是等到时候把身体还给秦兮了,难保不会遭受一阵腥风血雨,他还是赶紧享受享受做人的时刻吧。

    ‘秦兮’的态度转变太大了,秦可被弄的是有些转不过来,不过她年纪小,也看不出什么,却仍是有顾虑,“二姐,等一下如果你先吃了,奶奶肯定有闲话的,到时候她一定会说你的。”

    若是子初,他哪里还管什么李芳英,可他毕竟借用的是秦兮的身体,等到时候让秦兮遭罪就不好了,子初有些不高兴,却仍是站起了身,心里头对那个什么奶奶,多了一分不喜。

    他可是腹黑的主,现在既然看不顺眼李芳英,那么他就一定要好好想个法子,挫挫她的锐气,眼眸散发着淡淡的邪肆和贵气。

    环胸倚靠在墙上,子初在手机里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听到外边的争吵,虽然秦兮从来没有跟他抱怨过什么,可子初明白,这原主身边的都是些奇葩亲戚。

    这一会儿既然上了秦兮的身,不帮秦兮出点气,似乎过意不去。

    摸着下巴,子初有些若有所思。

    而秦可却像是被子初那模样给吓着了似得,有些傻愣愣的,脑子根本没转过来,只觉得自家二姐像是变了个人似得,那气势雅痞,完全让她一句不都说不出。

    只等着听子初的一声令下。

    子初还在想着,低头一瞥,发现这小屁孩还傻愣愣的站在那,心里头不由有些不耐烦,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跟秦兮一模一样,果然同一个基因是有点问题的。

    他不由俯下身子,靠近秦可,眨了眨眼,明明还是秦兮的五官,可偏偏就有了一些妖孽的味道,“可可,你肚子饿不饿啊?”

    “饿。”这么一说,那菜香飘了过来,有着说不出引诱,秦可的小眼神又往萝卜汤那飘了,真不知道自家二姐是怎么做的,她有些挑食,不爱吃萝卜,可现在她发现,或许从今天开始她要爱上萝卜汤了!

    “饿啊,”子初微微一笑,那模样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风姿,仿佛带了光一般,可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就像是暴风雨一般,变得极快,“饿还不快去叫他们进来吃饭,傻愣愣的站着光看不吃?”

    这么一股诱人的香味飘来,饶是子初都已经把持不住了,这小屁孩却是一点都不动,就傻愣愣的看着他,也不知道去外边叫人,若是他再不说话,恐怕这汤都冷了,秦可还木木的杵在那。

    “……”二姐好凶,呜呜呜。

    秦可嘴一瘪,差点哭出来,却又害怕秦兮骂人,只能忍了忍,抽泣着出去喊人进来吃饭了。

    这个点也刚好到了六点钟,秦母倒是准时,掐着点回来的,一路风尘仆仆,还想着晚上早点给人做饭,到了上坡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家老公正和李芳英在一起,谈天说地,此时还多了个秦庆莲。

    她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中午的时候还只有秦灵莲的,可怎么自己在回来,就多了李芳英和秦庆莲了,还有个秦灵莲却是不知道跑哪了。

    在她看来,这李芳英自从上一回的事情后,已经没有再来她家了,可没想到的是,才消停了不过几天,这老太婆又是没脸没皮的上来了,估计待会儿还要给她端架子。

    忙活了一天,好不容易能歇口气,可这到家了,才发现这家里头的事情比厂里头的事情,来得更为复杂和烦恼。

    可人来都来了,她能做些什么呢,难不成还把人轰走么,想着自己的命苦,秦母唯有深吸一口气,坦然去面对,反正她无愧于心。

    实际上,从秦母出现,这大老远的,李芳英就看着了,她人老可这视力却是好的,心里头有些不屑,表情却仍是这般慈眉善目的。

    熟悉李芳英的人知道她泼辣,可若是第一次见她的人,只会觉得她是个和蔼的老太太,容易让人相处。

    正巧这时候秦可也出来喊她们吃饭了,秦父应了一声,朝着李芳英尊敬道,“妈,兮兮把饭做好了,我们进去吃吧。”

    “恒昌啊,不是我说你,这刘萍还在外头上班呢,我们怎么能先吃呢,再等等吧。”李芳英这话说的极为漂亮,看起来像是为自家儿媳妇抱不平,在埋怨自己的儿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芳英是多么的对刘萍好。

    实际上,若不是李芳英早就看到了刘萍从远处走来,她哪里会做这么一番姿态来拿乔。

    而偏偏,自己的儿子就是吃这一套,总觉得是刘萍对李芳英的态度太过于敌意,看看,自己的母亲明明就是这么的善解人意,哪里会像是刘萍说的,只是为了蹭他家的东西呢。

    不过这一会儿,就算饿着了妻子,可怎么着也不能让自家母亲饿着,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秦恒昌脸色凝重了起来,“妈,你这话说的是对,可也不能让你饿着肚子等刘萍对不对,她工作可不准点,说不准就七八点回来了,难不成你还等到七八点,让饭菜都凉了么?

    我们呢就吃我们的,等小萍回来,让她自个热着点吃就好了。”

    这一番话说的恰到好处,刚好让走上坡的秦母听得一清二楚,内心的血液瞬间冰冷一片,那寒意把整个人的皮肤都覆盖了,她有些想笑。

    看,这就是自己的丈夫,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可是他从来都不会为自己想,就连一口热饭,都等不及跟她吃,她在外头累死累活,可秦恒昌呢?把她的功劳全都磨灭,这如何不让人心寒。

    李芳英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刘萍走上来,也看到了她那难看的脸色,唇角不由微微扬起,心里头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她自己的儿子她能不明白么,怎么设计都简单。

    现在若不是秦恒昌腿脚不好,她早就想让刘萍滚蛋了,只是现在看在他还能排的上用场的份上,还是不能离婚的,万一到时候三个孩子养不起,自己这儿子来投奔自己,那可就惨了。

    “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李芳英故作愠怒的说道,又像是刚发现秦母一般,热情的打招呼,“哟,小萍回来了啊,快吃饭吧,你家闺女可刚把饭做好呢。”

    她这时候倒是率先做起了好人来了,刘萍早就知道李芳英是这样的人,她的脸色好看不到哪里去,清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多大的热络劲,“恩,妈你来了。”

    说着,便走了进去,秦母现在没有一点想要说话的力气,厂里工作的劳累,回家后听到自己丈夫的话,心累加上身体的累,已经透支了她全部的力气。

    不过饶是秦母这样,秦恒昌也像是个没事人似得,根本就没有发现秦母的不对劲,仍旧是作出一番一家之主的姿态来,脸色沉了沉,“小萍,妈来了你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还不快去把碗筷准备好,妈这边还累着呢。”

    妈怎么样,妈怎么样!

    这些话就像是蚊子一般,在刘萍的耳畔不停的重复着,她开始有些不明白,这李芳英到底累在了哪里,她起早贪黑五点钟开始做饭,做了工还要中午忙着回来做,晚上又是一趟,她都没有说自己累,秦恒昌到底是哪里看出李芳英累了?

    从头到尾,嫁到秦家来,她就像是个保姆一样,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丝丝的空闲,她就像是个机器,每天都不停的忙着忙着,陀螺一般,没有停下来过。

    可就算是这样,刘萍都没有任何的怨言,可为什么得到一句谅解的话,都那么难呢。

    嫁到这样的家庭,或许真的是她的命吧,刘萍没有争吵,也没有回声,径直走了进去,看到秦兮正站在一旁,靠在墙壁上,气质有些说不出的邪意和妖气,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让刘萍的眉心一皱。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碗筷,秦母心里头一软,她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高傲,三女儿还小,唯有这二女儿,处处都在帮着她,才让她好过那么一些,心里头最愧疚的,恐怕也就是秦兮了。

    她语气放缓,“兮兮,今天饭是你做的?”

    听到有人喊秦兮的名字,子初下意识的抬头,眼眸一眯,看清楚眼前的人,住了一段时间在这里,他也知道了家庭的成员,心里明白,在这家里头对秦兮最好的也就是秦母了,本着爱屋及乌的精神,子初对秦母的态度自然也好了不少。

    他瞥了一眼,点点头,“恩。”

    看秦兮点头,秦母便将目光往桌上放去,看的出来,她只做了两个简单的菜,可让刘萍惊讶的是,即使是这么简单的菜,秦兮却能够做的色香味俱全,俨然比她的水平都要好上许多。

    表情有些惊讶,刘萍知道秦兮会做饭,可以前她也不是没吃过,难不成这段时间里,她的手艺又见长?

    没往深处想,秦母的脸上带了一丝鼓励的神色,“兮兮,你这手艺有进步。”

    “哦。”子初不知道回答什么,可又觉得不回答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这时候,李芳英她们也走进来了,看到桌子上的几个菜,李芳英的脸色倒是有些难看了起来,她来之前看过冰箱,是确定了有好菜,她才留下来吃饭的,可现在一看,这里头竟然有三个菜是中午的,剩下的两个菜才是先做的,而且是两道素菜。

    这是什么意思?打发叫花子?

    她的脸色能好就就怪了!李芳英沉着脸走上前,虽说这菜香阵阵,引得人食指大动,可李芳英这心里头还是有些不舒服,这冰箱里头她可是看到还放着肉的,现在却只是拿出了一小块,炖了汤。

    坐到位置上,李芳英就像是古时候要人伺候的太后一般,还在等秦母给她盛饭,当然,她也不会直接说出来,让秦母盛饭的话,她只是坐在那不动,也不说话。

    看到李芳英坐着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秦恒昌有些责怪自家媳妇没有眼力劲,瞪了她一眼,“小萍,还不给妈盛饭?”

    “哥,嫂子也忙了一天了,这种小事就让我来做吧。”秦庆莲也是个女人,看到秦恒昌这样对自己媳妇,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她知道嫁一个好一点的丈夫是有多么的重要,就像她嫁给了一个好吃懒做的男人后,如今的生活完全看不到出头日。

    一旁的李芳英眉头压了下来,心里头有些怨恨起了自己的女儿,她这可是在想着办法的折磨刘萍,却偏偏被秦庆莲给搅和了,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可这时候她都这么说了,难不成李芳英还一定要刘萍来做么。

    秦庆莲的动作极快,索性把所有人的饭都给盛了,等把最后一碗饭递给‘秦兮’的时候,子初已经对这那碗萝卜汤望眼欲穿了。

    这手上的动作极快,夹了一块萝卜就准备往嘴里放。

    说实话,在印象中子初一次都没有用过筷子这种器具,可此时用起来,却是得心应手,像是很久以前就用过一般,秦兮的手有些粗糙,大概是常年做农活的原因,不过好在上一回能量传输后,她的肌肤滑嫩白皙了不少,这粗糙也渐渐被磨灭去。

    看到子初这动作,李芳英又看着不舒服了,语气有些难听,“兮兮,你这吃饭就慢慢吃,像是饿死鬼投胎难不难看,不知道女孩子这点姿态么?”

    实际上,子初的动作并不难看,只是过快,大概是因为有能量的原因,就在李芳英要夹菜的时候,子初迅速的夹走萝卜,导致了李芳英夹空,这才让她有了责备的机会。

    可这莫名其妙的被说一顿,还不能吭声,显然不是子初的风格,不过这时候吃饭最重要,他懒得理会这老太婆。

    心里头还高兴着可以吃到自家阿兮做的萝卜了,心情好得不得了。

    不过显然,今天子初吃萝卜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刚准备下嘴呢,秦恒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带着一丝压抑的怒气,“兮兮,你奶奶和你说话,你听得到么?”

    一次两次的,子初也有些窝火了,他算是知道秦兮待在这个家有多么不耐烦了,这周围可全都是奇葩,自私自利的东西。

    索性,他放下筷子,歪头斜睨了一眼秦恒昌,眸子漆黑,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冶,“有什么话一次性说完,别在我吃饭的时候一直跟我说,你们难道不知道食不言寝不语么?”

    子初自我感觉,这话说的是非常的温柔了,一点都没有针对的意思,可听在秦恒昌的耳里,却像是在挑战他的权威,这一下可倒好,完全就是惹毛了他。

    在家里头,本身就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财政已经全靠自己的妻子去赚取,他一家之主的位置也正在岌岌可危,而现在秦兮这么跟他说话,更像是看不起他,一点都不愿意尊重他。

    爱面子的秦恒昌,如何能够忍得下去,他火大的拍了桌子,响亮是声音响起,惊扰了所有在吃饭的人,这一下是真的安静了,子初都能够感觉到世界的宁静。

    秦恒昌的脸色阴霾一片,鼻孔微微扩张,典型的在发怒的表现,“秦兮,你这是跟你老子和你奶奶说话的态度么!”

    “怎么,你还想打我?”子初笑容轻蔑,眼神更是目空一切,他看不起秦恒昌这样的人,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听到子初这么说,秦恒昌手掌一个抬起,怒道,“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成器的狗东西,我养你这么久,我打你都是对的!”

    “等等,你养我这么久?”子初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他的心中不悦,若是现在不是他占据了秦兮的身体,那么此刻受罪的人就是秦兮了吧。

    原来,一直以来秦兮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

    他的笑容越来越讽刺,嘴上淡淡吐露,针针见血,“今年是1998年,在五年前,你因为生了疾病,加上错信庸医,导致腿疾,至此你没有在为家里奉献过一分钱,我今年十五岁,算是你养了我十年吧,然而您和我的母亲刘萍女士,两人共同承担的是三个孩子,你们两个人的收入水平在您没有残疾之前,是差不多持平的,加上你还经常把家里头的东西,补贴给你的姐姐妹妹和妈妈,实际上你花在我们三姐妹身上的,根本没有多少,我说您最喜欢的是秦颖,你不否认吧?

    那么就当做秦颖这个人是被你培养出来的,而我和可可则是被我妈养出来的,那么换句话说,你刚刚说养我这么久,这句话实际上是个错误的表达,加上我在这个家里,经常干家务和农活,这一些都是秦颖和秦可不用干的,我对这个家的奉献,其实还比你多一点,因为我不会拿钱出去,而你会拿钱出去。”

    实际上,子初这些话是不该作为秦兮的身份来说的,毕竟秦恒昌是她的父亲,而且这个时候李芳英和秦庆莲都在,他这话一说出来,有再大的理都是不孝。

    农村里头便是如此,是是非非的太多。

    可子初就这样的个性,在他看来,大不了就不在秦家过了,他相信以他的能力,能让秦兮过的比这样的生活好上千倍百倍。

    所以他说了,而且说得毫不留情,句句戳秦恒昌的心窝。

    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自尊和面子,当有一个人把你所有的无能说出来的时候,把你贬的没有丝毫的价值,甚至于说话的这个人,竟然是他的亲身女儿。

    这般伤人的话,仍是谁听了都没有办法保持冷静,所以秦恒昌这一下是真的发怒了,脸色都已经憋红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看到秦恒昌这模样,刘萍有些吓着了,下意识的就将‘秦兮’拦到了自己的身后,正脸对上秦恒昌,身子有些抖,“恒昌,兮兮虽然不能当面指责你,可她说的话细听是没有错的,你不能因为她说了实话,就对她动手,今天她明明就没有犯错,你却硬不让她吃饭,他也是你的女儿,你能不能少偏点心?”

    “刘萍,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当着她老子的面指责,句句话戳心,你说这些话是不是教她的,不然她这么小能说出来么!”秦恒昌铁青着脸,对刘萍的失望简直已经透顶,“妈让兮兮好好吃饭,有说错么,兮兮却只顾着自己,这是一个孙女该做的么,对待长辈不孝顺不尊敬,这样的女儿我不承认!”

    “行了哥,嫂子,好好的一顿饭不要吵架啊,兮兮人还小,口无遮掩的,哥你也别发火了。”秦庆莲看事态有些严重,忍不住说了句话,可这话刚说完,就被一旁的李芳英用力扯了扯衣袖,眉头紧皱,意思是让秦庆莲不要说话。

    她就是来看两人吵架的,越看刘萍不好过,她心里头就越舒服,而秦兮,李芳英也是一点都不喜欢,厌恶的很,就等着让秦恒昌教训一顿。

    这一小动作,正巧让刘萍看到,她也像是火山爆发了一般,有些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透露着深深的嘲意,“李芳英,其实秦恒昌不是你亲生的吧?你这样算计我们有意思么,黑心的老太婆,你小心死了没人替你收尸!”

    刘萍一向来看起来柔弱,可在对待李芳英却一直都是没什么好态度的,这种当面骂她的话,也不是没有过,现在李芳英被这么一骂,脸色瞬间铁青了起来。

    她也不是个好惹的主,索性就撕破脸皮,看了一眼在秦母身后的‘秦兮’和秦可,胸口闷气,“呸!什么样的贱人生什么样的种,上不得台面的贱蹄子!”

    这难听的话,而且是骂自己的亲孙女,在整个村里,估计也就李芳英了,更不要说她对自己儿子的态度了,村子里的人一说起李芳英,都是摇头冷笑的,都觉得这老太太估计是脑子有病。

    大家都是宠儿子的主,可偏偏就李芳英这人奇怪一点的,她生了五个孩子,一个儿子四个女儿,按道理这独苗她应该是宠爱一点的,不说什么嘘寒问暖,爱护有加什么的,那总是看到家庭困难,能帮衬一把就帮衬一把吧,可就只有她,使了劲的折腾,有什么东西就全捞到自己身边。

    这么自私自利的,恐怕也就李芳英了,她年纪也大了,却仍是想着把钱都拴在身边,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的,能捞一些是一些。

    其他几个女儿,是早就看出了李芳英的真面目,能躲着就躲着点,而这秦恒昌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就是对她言听计从,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下还不火山爆发,原本是秦恒昌和子初之间的火气,现在却转到了两个女人身上,秦母也是从农村里出来的,只不过任劳任怨罢了,要说骂人,她也不是说不行。

    一撸袖子,秦母冷笑连连,“老太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什么心思,刚刚你明明就看到回来了,才故意在秦恒昌这里拿乔,博取你这傻儿子的好感,只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可你也不想想,我是个傻得么,我会信你真的关心我?

    你不过是让我听到秦恒昌的那番话,让我寒心罢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你这贱蹄子!我关心你几句倒成了我的问题,这儿媳有你这么做的么?再说了,那番话是恒昌说的,你要怪也怪不到我身上来。”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秦恒昌本身就火着,看到老婆和老妈吵起来,更是烦躁不堪,“行了行了,一个个的能不能消停点!就知道吵吵吵,刘萍你对我妈客气一点,她是我们的妈,你那些骂人的话下次再说,你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这一番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刘萍索性指着秦恒昌的鼻子就开始骂,之前所有的怨气,在这时候全都爆发,“秦恒昌,我跟了你这么久了,你有对我好过哪怕是一点点么,家里头你自己说说是个什么样,你有看过么,我不管你有没有出息,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那么我就是你的人了,这么多年我也任劳任怨下来,你把钱拿去给这个老太婆,我吵过闹过,可最后不也认了么,

    秦恒昌,我只希望你能对我好一点,能够看得到我的付出,可是你呢,除了在家里对我和孩子凶,你还能做什么?我们家已经没钱了,不是五年前你还没受伤的时候,你还在收水费,查电表,开小店的时候,那时候你的确风光,可现在你要认清这个现实,家里头的钱是我在赚,如果你再把钱给出去,那么我们家,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如果可以,刘萍并不希望和秦恒昌吵架,也不愿意把话说得这么透彻,可是李芳英这人欺人太甚,自己的丈夫又是个看不临清的,还以为李芳英是为了他好,还觉得是她在挑拨彼此之间的感情。

    这话说的这么透,秦恒昌听的是青一阵白一阵,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被刘萍直接的戳破,先是自己的女儿,再是自己的妻子,他真的是听够了!

    他的手控制不住的扬起。

    一看秦恒昌的表情不对,子初的眉头便挑了起来,动作快速的将秦母拦到身后,右手抬起,将秦恒昌还没落下的手,快速的抓住,表情淡定,发丝轻轻飘起,有着说不出的英姿。

    这手还没落下,就被抓住了,秦恒昌一愣,看清楚是谁抓住他的手,当即火冒三丈,脸色铁青,“你给老子放开!”

    “爸,”子初弯起唇,划出完美的弧度,眼神却带着警告和一丝丝的冷意,声音轻缓,“我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在我看来这都是懦夫的行为!”

    或许是此时‘秦兮’的眼神太过于渗人,亦或是她的话语惊扰了秦恒昌,所以秦恒昌竟然没了言语,愣住了神,直直的看向她。

    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就像是没有人生存着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微妙了起来。

    今天的‘秦兮’很不一样,明明还是那张脸,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变了一个人,眼神中深深的鄙夷感,还有淡淡的傲娇,都诉说着她的不同,右手牢牢的抓住秦恒昌的手,眼波深深,含着丝丝嘲意,有着说不出的风姿,竟让人无法呼吸。

    秦恒昌没有在说话,或许更多的是忘记了怎么说。

    半晌。

    秦恒昌反应过来,却是羞怒难当,“我做什么,还要你来教我么?!你给我让开,今天我不教训她,我就不姓秦,几天不管教,就要上房揭瓦的娘们!”

    子初嘲笑,手上的劲根本没有用足,他的姿态摆的无所谓,示意道,“爸,你要是想打妈,你得先挣脱的了我。”

    他就不信不过是一个人罢了,还能够跟他较劲了?

    被子初这么一说,秦恒昌手上用力,更是想要甩掉秦兮的手,可偏偏他的那双手就像是铁箍一般,怎么使劲都没有用,秦恒昌心头烦躁不堪,又有着莫名的惶恐。

    他突然抬头,停止了想要把手拿出来的冲动,皱眉看向眼前的少女,心里头却是有了个莫名的猜测,这个人不像是她的女儿,一个小女孩子的劲道怎么可能这么大,他就算是个残疾人,怎么着也是比秦兮的力气大的,可现在他竟是动弹不了半分。

    秦恒昌眼皮不停的跳,脸色有些恐惧和苍白,“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不是我的女儿!”

    看秦恒昌这样,子初翻了个白眼,觉得有些无趣,果然不能上秦兮身太久,不然就要被发现了,这么一想,他食指与大拇指摩擦,打了个响指,时间瞬间静止。

    大家全都不动了,唯有子初在其中走来走去。

    少女的身子里窜出一道白烟,随之少女瘫软在地,被那道白烟托起,送至了一旁的凳子上,此时少女仍旧昏迷着。

    恢复自己样子的子初,却是紧闭眼睛,嘴中念念有词,脸色凝重。

    他这是在抹去几人的记忆,早知道自己就不附秦兮的身了,结果这是饭也没吃着,还引得秦兮家里头的人,吵了一架。

    子初最烦的就是这种事了,像他这种人,一向来信奉的就是能动手尽量别吵架,所以当听到李芳英她们吵架的时候,他是很想让他们闭嘴的。

    想了想,在这待着还真是一点劲都没有,还不如回手机里睡美容觉呢,这么想着,子初又化作了一道青烟,回到了手机中去。

    时间继续转动。

    秦兮也悠悠的醒转过来,脑子里头一片空白,睁眼便是一帮人全都站着,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她有些懵。

    努力想了想,昏迷之前的事情,只依稀记得自己把菜端上了饭桌,随后就……

    秦兮还想在继续想,不过大家都已经走了过来,秦母的脸色还有些疲惫,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对劲,一顿饭吃的也是秦兮莫名其妙。

    中途还被李芳英批评了萝卜冷了,她更是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刚炖好的,怎么就冷了呢。

    难不成……

    她是又被上了身?!

    越想,秦兮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她还记得子初之前还气愤的说要喝萝卜汤,可到现在吃完了饭,也没看到子初出现,一定是他先上了她的身,用她的身体去喝了!

    这么一想,秦兮不由羞愤至极,吃完饭也顾不得去洗碗,径直就跑回了房间,打开房间的灯,将房门紧锁。

    秦兮气的立马将手机拿出,用力的摔在了床上,怒吼,“你给我死出来。”

    下一秒,一道白光乍现,妖孽少年斜躺在床,神情悠然妖孽,眼下泪痣魅惑,说不出的勾人魂魄,他的唇色极为绯艳,轻启,又是说不出的诱惑,“找爷有什么事情,爷这正累着呢,还准备补个美容觉,兮爱卿,有事启奏,无事就退朝吧。”

    看到子初这模样,秦兮不由冷笑连连,一记冷眼直射少年,说不出的杀气腾腾,“刚刚你是不是上了我的身!”

    “阿兮,你这记性看来不是很好,我不叫刚刚,我叫初初。”子初嬉皮笑脸的,没准备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说完话,还抛了个媚眼。

    “……”秦兮更气了,“我就问是不是你上了我的身。”

    “嗯哼,是又怎么样,又不是没上过,怎么,还没上习惯?”少年的笑容有些邪肆,肌肤白皙,宛若樱花下的白瓷。

    上了自己,竟然还是这个态度!

    秦兮不由握拳,“我警告你,子初,下一次不准在上我的身!”

    “我就上了怎么了?难不成你还咬我?行啊,往这里咬。”子初凑出红艳艳的唇,笑容欠扁,语气又傲娇的很。

    秦兮气的不禁咬牙,“你再上我试试看!”

    无论是谁莫名其妙的被上,而且那段被上的时间里,她是一点都没有记忆的,这如何能让秦兮放心,子初就像是个定时炸弹,动不动就不经过她的同意上她身,让她是又生气,有没有一点的办法。

    不过听到秦兮这句话,没想到的是子初竟然做出一番娇羞的姿态,媚眼不断的抛来,俨然就是个求凌辱的小妖精,“这多不好意思啊,阿兮,这种事情下一次让我主动就好。”

    秦兮,“……”主动你大爷!

    果然,和子初说话,没有一次是她能赢得,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秦兮VS子初,子初胜!

    ------题外话------

    求订阅,订阅!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