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0.一肚子坏水的子初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张轩已经看得是目瞪口呆了,原本他以为自己只会是白跑一趟,甚至于他和小叔都已经商量好了,到时候就由他们家来出钱,这样也好让秦兮不要太过于难过。

    可是没想到的是,不过是一份卷子,竟能让分中的校长失态到如此地步,张轩如何能够不震惊呢,不过是初一的小女生,怎么会懂得高中的知识点,而且还出卷子到孙世银都如此失态的地步,他竟是有些不敢仔细往下想。

    “我手里头各科的卷子都有,如果您都要的话,我们可以谈一下这个价钱……”秦兮没有把话说的很直接,毕竟是张轩小叔认识的朋友,她还是要做出一些谦逊的态度来。

    听到秦兮的话,孙世银没有多意外,这样的卷子出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他略一思索,便道,“这样吧,你手里头的卷子都给我,各科我算是一万块钱资料费,一共是七科,也就是七万块钱,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不得不说,他给的价格已经算是很高了,七万块钱在九八年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是秦兮拿到,转眼可就是万元富翁了,就连张轩在一旁听得,都愣住了神。

    秦兮笑了起来,她大致是可以明白孙世银的要求是什么,“往后我这边出的卷子,第一时间会给您,绝不会去找其他的买家,但若是有人找上门……”

    她欲言又止,毕竟这钱谁不想赚呢,说不定别人能把钱出的更高,她若是傻傻的就答应了孙世银的要求,那她可就是亏大发了。

    “你放心,这份卷子的出卷人我会保密,不会让人泄露出去,若是明年高考的升学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五,那往后每年的卷子我都到你这里订,自然这价格也会根据升学率有变动。”

    孙世银自我觉得已经把话说的很宽了,眼前的不过是个小女孩,他一次性给她七万元,想来她也应该能满足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秦兮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孙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赚钱这件事情,你也知道没人不想多赚的,我只能够答应你,这卷子第一时间能到你的手里,至于其他的,我想我暂时是保证不了了。”

    她不是不想答应下去,只是这孙世银把价格拉的太低,升学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五,才给她七万,这之后她的卷子一定会畅销,这不是白白的浪费了这一笔赚钱的机会么。

    而且他把话说的很含糊,并没有说过第二年会给她多少钱,若是这么的答应下去,她可是怎么亏死的都不知道。

    孙世银还真是没想到,眼前这小女孩子,看起来乖乖巧巧的,这心思却是如此之深,他也知道自己是有些耍了心思,这一下他也有些沉默了下来。

    看到孙世银这般,秦兮径直站起了身,依旧微笑,“孙叔叔,我想我们能够长期合作,我还可以答应您,给您的卷子和给其他人的会有一些变动,只是这价格……”

    “好!”孙世银一拍膝盖,知道这是秦兮做的最大的让步了,他也不能够太贪心,也直接站了起来,“七万我抬到十万,往后的合作价格可以继续谈。”

    “那就谢谢了。”总算是谈成功了,实际上秦兮原本只想谈一万五,卖数学一个科目,现在赚了十万也不算亏,而且看这校长,是个能够合作的,她转头看先张轩,低声道,“你到时候帮我去办个账户,别用我的名。”

    她这账户往后会存进大笔的钱,很容易给人察觉到,所以她不能够实名制自己的去办。

    “恩。”

    此时此刻,张轩可以说是完全佩服秦兮了,他听来听去,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原本的天价七万元竟是升到了十万元,秦兮是个太过于神奇的存在,他第一次觉得进入这个会里,能够一展抱负。

    谈了一会儿,已经是下午近三点了,秦兮还要赶着回家,便率先开口道,“孙叔叔,下礼拜我把资料拿过来,至于钱您到时候就打到账户里。”

    “好的,到时候让张波告诉我就好。”一番交谈下来,孙世银已经对秦兮是刮目相看了,不过是小小年纪,胆识和谋略都不比成年人来的沉稳,他喜欢这个女孩子。

    “那我们就先走了,我还得回家做饭。”秦兮想着这秦灵莲必然不会只吃一顿午饭就走的,说不定今天还要在他们家吃晚饭,秦母下班不早,指望秦灵莲动手,还不如她回去做。

    听到秦兮这么说,孙世银本身还想请她去吃饭的,现在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眼中对于少女多了几分喜意,“下次可以来叔叔家玩,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他三十四岁却依旧没有娶妻生子,孙世银喜欢女孩子,眼前的秦兮倒是让他看着格外的顺眼,心底里头对她更是当成了自家的侄女一般。

    “好的,那就谢谢了。”秦兮尊敬的取过名片,之前那谈判的模样消去,留下的又是一副乖巧顺柔的模样,看着着实让人欢喜。

    告别了孙世银后,三人坐上了车,直接开出了分中。

    开着车的张波,倒还真是有些好奇,“秦兮是把?你能告诉小叔,那份卷子是谁出的么,这水平绝对够得上教育界大师啊。”

    “小叔,开车的时候尽量少聊天,以免出现交通事故。”秦兮温婉一笑,并没有回答这句话,在她看来这件事情已经不重要了。

    就算她承认是自己做的,张波也未必会相信,所以她何必多费唇舌呢。

    看秦兮不愿谈这件事情,张波也不强人所难,他开着车将两人送到了公交车站,嘱咐了张轩几句,“回家路上小心点,到家了就打我电话,知道没?”

    虽说是男孩子,但也还是担心的。

    张轩点点头,却是觉得自家小叔像是个唐僧,唠叨的厉害,跟他妈一个样。

    坐上公交车,这一趟回去,比来的时候要来的宽敞许多,一天奔波下来,秦兮已经是有些累了,晚上回去做完饭,还要去找刘倩,教她一些武功。

    脑袋瓜不由生疼,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了手机电脑游戏的陪伴,她却是比以前忙的更厉害了,不过这样也好,看着自己一点点的有成就,倒也是一大享受。

    坐在一旁的张轩,看着秦兮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养神,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都已经变成了他的一种爱好。

    想到下礼拜就要月考,又想起那个赌约,张轩忍不住开口道,“秦兮,下个礼拜四和礼拜五月考,你还记得么?”

    “恩,”秦兮并没有睡着,只是在养神,听到旁边的声音便应了一声,“知道。”

    “上一回我给你的笔记你看了么?”在学校里,张轩也没看秦兮有看过他的笔记,怕就怕秦兮是给忘了这回事,她的成绩本身就平庸,却还和张柔打赌要得第一名,张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可看秦兮这模样,却依旧淡定的很,丝毫没有被考试这件事情所困扰,张轩不由有些急了起来。

    “看了,”秦兮知道他的心思,下一刻便睁开了眼,往旁边瞥了一眼,那双眸子漆黑,有着淡淡的光彩流转,“你不用担心,这一次的第一名绝对是我。”

    看到秦兮这副笃定的模样,张轩有些试探性的开口,“那你需要我放点水么?”

    “不用,有什么样的实力你就拿出来。”秦兮唇色有些淡粉,说话的时候脸色波澜不惊,语气已经和子初那自负模样相靠近了。

    不过是一次月考罢了,她前段时间,已经把所有的科目都给过了一遍,就算是直接来期末考,她也一点都不怕,如果不是怕会吓到秦家人,她都想要直接跳级上去,现在呢,还是安担一点,到时候在考虑跳级的事情。

    毕竟秦兮的灵魂已经有三十岁了,初中这点知识点,还是吃得消的。

    听到秦兮这么说,张轩也没有再说些什么,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他完全的捉摸不透,与以往那个闷声不吭,仍他欺负的秦兮,似乎已经相去甚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感觉好像已经变了,以前他是怜惜她,想要保护她,可如今他更多的是欣赏和尊重。

    也不知道为什么,张轩感觉到,既然秦兮这么说,那么她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他不必过多的杞人忧天,现在自己能够做的,就是完全的相信。

    气氛安静了下来,车辆缓慢的行驶着,悠悠的微风吹拂,将少女的发丝吹动,她有着小小的一张脸,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肌肤如雪,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即使穿着粗布麻衣,却仍是清纯可人。

    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张轩的心底升起。

    十几分钟的样子,车子停了下来,张轩和秦兮走下了车,男生走在后边,步子放缓慢,就为了跟上秦兮,“秦兮,你是要回家了么?我送你吧。”

    “不用了,这边过去走几分钟就到学校那了,我家那边离学校也不远,你先回去吧。”张轩的家比她的家来的还要远,要是送完她在回家,估计还要好一段时间,秦兮不想这么麻烦张轩,这一天跟着她跑来跑去的,她也没有这么柔弱到需要别人送。

    被秦兮一口拒绝,张轩一时没了话,随后又道,“那我把你送到学校那,我请你喝汽水好不好,一天下来了,你应该很累了吧。”

    他都看到秦兮额间的薄汗了,自然是心疼她的,总觉得自己不做些什么就走的话,心里很不舒服。

    有时候张轩还真是殷勤的过分,秦兮有些头疼,这一天下来,她知道张轩有多么难缠,若是自己不答应的话,估计他又会想到别的来说,还不如就答应他算了,“行吧,不过汽水我来请吧,别跟我抢,今天我赚钱了,你应该知道的。”

    “不行,今天还是我请,等你拿到钱了,再你请。”张轩倒是不肯退让一步,他知道秦兮赚钱了,可这钱不是还没到手上么,若是有变故怎么办,还不如先糊弄过去,难不成还真让个女孩子请么。

    想想汽水也花不了多少钱,秦兮也就随张轩去了,不然还因为这个谁请客的问题,在这里纠缠半天么。

    看秦兮同意,张轩心情又好了起来,两人一道朝着学校走去。

    学校倒是不远,就这么行走了五分钟的样子就到了,这学校附近只有一家小卖部,那就是夏烨的爷爷开的。

    老远的,这视力就极好的夏令正就看到朝自己走过来的两个人,心里头不由嘀咕,这自己的孙子不是赶去了么,怎么还是他们两个在一块,自家孙子的人影都没看到一个,难不成失败了?

    这么一想,夏令正便有些恨铁不成钢了起来,自家这孙子可是自己的骄傲,却不想在泡妞这方面,一点都没有得到自己的真传,这如何让他不吹胡子瞪眼,窝在这么个小地方,再不把孙媳妇拐到手,他就不干走人了!

    两人向自己是越走越近,夏令正收起了自己的气场,瞬间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爷爷,等两人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打扫着卫生。

    店铺里都是一些零食,文具之类的,前段时间卖的棒冰还有些余货,再加上货架上的饮料,并没有秦兮前世进入店铺里看到的那么齐全,不过在这个年代发展中,倒也算是不错了。

    就这样的小店,旁边还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在秦兮看来,赚的钱也是挺多的了。

    “爷爷。”秦兮来过这店铺好几次,看夏令正对自己慈眉善目的,似乎总是多几分慈爱,她便也尊敬的唤了一声。

    听到这甜甜的叫声,夏令正这心别提有多舒坦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是喜欢秦兮这样的,从第一眼就是,他开了小店后,在这也看到过很多形形色色的女孩子,但就是没有秦兮的感觉来的舒服。

    笑眯眯的应了一声,夏令正的语气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小姑娘又来了啊,要吃点什么?爷爷请你。”

    “不用了,我同学请我喝汽水。”倒是没想到这爷爷要请他,想到老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秦兮立马摇了摇头,指了指旁边的张轩,解释道。

    听到秦兮拒绝,夏令正立马板起了脸来,“怎么爷爷请你不是请么,非要你同学请?你同学赚钱了么,都是用的家里的钱,拿来请女孩子好意思么。”

    没错,他就是故意这么说话,就是想让张轩不舒服,哼,谁让他想要做他孙媳妇的苍蝇呢,他就是不爽。

    也不知道夏令正会这么说话,秦兮竟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看了一眼一旁的张轩,发现他也没有太难看的脸色,放下了心,“爷爷,我不是不让你请……”

    只是她真的是没有熟到这样的程度,让他请自己喝汽水吧。

    “那就好了,以后啊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缺什么就到爷爷这里来拿,爷爷不收你钱,”夏令正立马接话,从后边拿出两瓶汽水,一脸趾高气昂的看向一旁的张轩,重重的放在他的面前,“五毛钱。”

    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老爷爷竟对自己的敌意这么大,张轩有些哭笑不得,他倒也不是小气的人,不会因为这么几句话,就和一个老人家吵架,只是他有些不懂,之前来买东西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态度都还不错,怎么今天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竟然对自己这么凶。

    张轩递过去五毛钱,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取了汽水,秦兮准备离开,“爷爷,我先走了。”

    “好的,常过来玩啊。”原本板着的脸又变了,瞬间笑眯眯的,那声音要多亲切就有多亲切。

    看着夏令正就像是脸谱变脸一般,秦兮都有些忍俊不禁,等出了门后,秦兮将吸管放入汽水中,忍不住朝着张轩道,“你是不是跟这个爷爷有点矛盾,我看他似乎不是很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来买东西,他都挺友好的,可今天她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我都有些郁闷。”张轩不由苦着一张脸起来,他也真的算是冤,如果不是因为和秦兮走在一起,恐怕也不会被夏令正这样对待,完全就是双重待遇。

    听张轩这么说,秦兮耸了耸肩,表示无可奈何,“我先走了,你也回去吧。”

    “那……你路上小心。”张轩的神色有些恋恋不舍,说实话这一天下来,虽然奔波有些劳累,可是却让他觉得很幸福,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充实感。

    “恩。”秦兮倒是没有任何的感觉,没有丝毫的留恋的转身离开,回去还得做饭,伺候一大家子,她没心思去想别的。

    离了张轩后,她总算是可以使用自己的轻盈步子,十几分钟的路程,飘也似得缩短到了五分钟,很快她就看到了自己的家,果不其然,门口的摇椅上坐着秦灵莲母子,一旁还有李芳英,还多了个陌生的妇女,秦兮半眯起眼眸,搜索原主的记忆,最终锁定到自己的二姑姑秦庆莲身上。

    秦庆莲留着一头短发,她非常的瘦,看起来身子很单薄,脸上是沧桑的痕迹,不过三四十岁的年纪,却像是五六十岁的人。

    脑海中将秦庆莲的资料全都调出,她年轻时候相亲嫁了个不成器的丈夫,整天里就知道赌博,好吃懒做,由此她接下来的生活就可以推断出,是个天生的劳碌命,一直以来就没有怎么停歇过,而且她还是所有与姑姑里面,生孩子生的最多的,她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前边三个都是女儿,第四个才如愿以偿的生了儿子。

    从原主的记忆中,可以知道这秦庆莲还将其中一个女儿送给了人,因为实在是养不起四个孩子,而现在她对前面的两个女儿根本不管不顾,只顾着宠爱自己的儿子。

    自己的生活是过的一团糟,不过秦庆莲这人却比较老实,做人也大方,倒是让周围的邻居都是好评,唯一一点的缺点就是,她这人容易信任别人,别人说什么她都会信,而且脑筋比较直,被人当枪使是常有的事。

    将思绪收回,秦兮不由有些深思,今天竟是这么多人来她们家,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自己的父亲傻,也真不是说说的,有这么会算计自己家的母亲和姐妹,他却当做是宝,把一直以来辛勤为这个家的秦母,却是伤害的体无完肤。

    现在这帮人这么聚在自己家,若是说来做客,她是完全不相信的,这些人都是心思沉重的人,除了这秦庆莲外,但是也不难保,她是听了其他的撺掇的话,来他们家也说不定,这人耳根子软,容易相信外人。

    看来她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然自家老妈就要被人给欺负了。

    这么想着,秦兮径直上了坡,朝着所谓的亲戚走去,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一台戏,此时这三人,俨然就是把秦家当做了是自己的家,在那儿吃着前天从徐丹那拿来的苹果,切好放在盘子里,一点都不客气。

    不得不说,此时她心里头是有些怒气的,然而再这样的情况下,她却不能够说些什么,只能够忍下,缓步走向前,轻轻唤了一声,“奶奶,二姑、小姑。”

    秦兮的声音音量刚刚好,不卑不亢,没有过分的熟络,带着淡淡的疏离感,对于秦家人,她是真的喜欢不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一家人,却要到这样的地步,难道都是亲人不能够好好的相处么。

    前世她就没有家人,在孤儿院也算是受尽欺凌,可是对待亲情她还是有着渴望的,然而到了这一世,亲情是有了,却淡薄的比陌生人还要可怕。

    听到秦兮的这声叫唤,李芳英掀起了眼皮子,她不是很喜欢这个孙女,觉得她无法让她的脸上有光,不如秦颖那般的光宗耀祖,也不如秦可这般的活泼,她太文静了,唯唯诺诺的样子,尚不得台面。

    只是现在,似乎有一些变了模样。

    李芳英微微蹙起眉头,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倒是没想到,自家这孙女,好像变漂亮了不少。

    她沉声应了一声,“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我从中午过来,就没有看到你。”

    一个女孩子家家,还整天的跑来跑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家教的关系,性子这么野,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这么想着,李芳英的目光又很快转到了秦兮还未喝完的汽水上,这一下眉头是皱的更深了,心里头不由有些愠怒。

    没有钱给她,到有钱给女儿买汽水喝?等刘萍回来,她是要好好的问问她了。

    而这时候,坐在秦灵莲一旁的林涛按耐不住了,看到秦兮有汽水喝,一下子心里头就不平衡了,直接就冲着秦灵莲嚷嚷,“妈妈,兮表姐都有汽水喝,我也要喝汽水,我要喝汽水,喝汽水!”

    他这人从小被娇生惯养长大,见不得别人比他好过一点,现在看到穿的破旧的秦兮,竟然有他想喝的汽水再喝,他哪里能忍受得住,这一下可不是火山爆发,一定要秦灵莲给他买了、。

    这瓶汽水,自然这秦灵莲也是看到了,她心里头不由冷笑,要说自家这嫂子算盘打得精明,说得自己这般没钱,可现在女儿都有汽水喝,看来全是唬人的。

    被自己儿子闹得也是有些不耐烦了,秦灵莲一巴掌就甩了上去,怒骂道,“你个小瘪三,我们家哪里有空余的钱给你买汽水喝,我告诉你,没得喝!”

    “凭什么!妈,你竟然打我,哇——不管我就要喝汽水,就要喝汽水!”这一下可好,原本就委屈没汽水喝的林涛,又被自己母亲打了一顿,他一下就哭了出来,直接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这模样颇有几分泼妇的感觉,还真别说,这林涛一点都不像男子汉,全都是被秦灵莲给带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秦兮心中寒意顿起,不过是一瓶汽水,看到几个大人都变了脸色,她心中很快明了,她们的心思是如何,还真是可笑,自己不过是喝了一瓶汽水罢了。

    李芳英脸色难看的很,她沉着脸看向秦兮,浑浊的目光如同利剑,“兮兮,看到你弟弟在哭,你还不把你的汽水给涛涛喝,你还有没有一点做姐姐的样子?”

    她有些不高兴,这林涛这样闹起来,等一会儿街坊过来看到了,又是一段时间的笑话好说,她实在是不想重蹈覆辙,跟上一回一样,还被个撒泼的娘们打了一顿,回去后擦了好几天的红花油,导致她好几天都没来秦恒昌这里。

    在她看来,秦兮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既然自己的弟弟想喝,那她就应该立马让出来给林涛喝。

    听到李芳英的话,秦兮不由想要冷笑,她凭什么要为别人的孩子哭闹负责,林涛的母亲都不管不顾,她做姐姐又能怎么样,况且说了,作为大人的再去买一瓶给孩子怎么了,凭什么一定要他这一瓶让出来,秦兮这一下是杠住了,就是不愿意把这一瓶叫出来。

    她的模样一如既往的淡漠,声音更是如同云雾一般,风一吹就吹散了,“奶奶,我这汽水是同学请的,我想给可可好,至于涛涛呢,他母亲都还在呢,哪里用得着我这个姐姐来出面。”

    秦兮不怕和这几个人撕破脸,只是这话不能说的太露骨直白,到时候被这几个人精抓住了把柄可就糟糕了,她还年纪轻,又是做人小辈的,不能够直接就呛声,不然在这农村里,说来说去都是她的家教不好,还会因此连累到母亲。

    这话可句句都在点上,说的秦灵莲的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的,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她能说什么?直接从一个小辈上抢食么,那也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而且秦兮说的没错,她是林涛的母亲,要买也是应该她买,这汽水是别的同学请的,秦兮有权利把她让给自己的妹妹喝。

    被这么一说,李芳英也是被噎的哑口无言,她心中有些不喜,总觉得秦兮是和她的母亲刘萍越来越像了,就是故意的和她作对,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这不是你小姑家家境困难么,你这汽水给你弟弟喝怎么了?”

    “奶奶,我这汽水也是难得有的喝,可可从来没喝过,今天我就想给她尝尝鲜。”秦兮今天是说什么都不会让步了,自己的妹妹她都来不及疼爱呢,哪有空去心疼别人家的孩子,真是搞笑。

    况且就算要她喜欢,那也得品行好点的吧,从上一次这林涛只顾着自己吃肉,一点忍让精神都没有,害得自家买的肉,自己的妹妹一点都没有吃到,全都落到这小胖子嘴里了,她怎么着也要给个下马威。

    对这林涛,她反正是一点都喜欢不上。

    秦兮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芳英也不能够明抢,紧抿唇也没了话语,一旁的秦灵莲还指望着自己母亲能够要道这瓶汽水呢,现在看来全都是自己多想了。

    而林涛还在地上哭闹着,一边耳朵竖起,听几个大人在那儿谈话,原本还抱有希望,以为自己的外婆能够帮他要到这瓶汽水,可等了半天,发现根本就没有用,他这一回径直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到秦兮往屋里走去,直接跑了上去,就准备去撞秦兮,在他的思想里,既然他没有的,拿别人也不能有。

    他这小家伙的动作实在是快,秦灵莲都还没得及拉住呢,这林涛就冲了过去,背对着林涛的秦兮,在经过了昨晚的练武后,对事物的敏感度,提高了好几倍,身后头这点动响,立马传入她耳,身子比脑子做出了更快的动作,猛地往旁边一拐,躲过了林涛的撞击。

    而这林涛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直直的撞上了秦家的墙壁,只听‘砰——’的一声,巨大的响声传起,随后便听到林涛杀猪般的哭喊声,震耳欲聋。

    那一幕电闪雷鸣,出现的极为之快,秦兮的动作更是快,单凭几个人的肉眼完全看不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涛的额头上已经是破了一个很大的口子了,鲜血扑簌扑簌的往外流着,林涛哭的那叫一个惨。

    秦灵莲吓死了,站起来就往前边冲,这可是她的宝贝儿子啊,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受伤了,她扶起林涛的身子,看到这触目惊心的口子,心里头不由愤怒万分,一双恨意的目光,直直的射向秦兮,厉声道,“你这小婊子,你干嘛要躲,要不是你躲,我们家涛涛会伤成这样么!”

    秦灵莲是真的发怒了,这时候也顾不得伪装自己,对着自己的侄女就开始骂了起来,话语内容难听至极。

    可秦兮也不是好惹的,这件事情明明就是林涛自己自作自受,现在竟然还怪上她了?

    “小姑,你还真是搞笑,你自己的儿子品性恶劣,想要撞我,不让我把汽水给可可喝,我躲开了,他自己撞上去,反倒是我的错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还有你作为一个长辈,直接对我用污蔑性的语言侮辱我,你觉得这话是你能说的么!”秦兮的脸色冰冷异常,目光更是如同锋利的刀剑,话语铿锵有力,说的话让秦灵莲一句话都无法说。

    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林涛的错,如果不是他思想不好的话,也不会自食恶果,现在出了事情了,反倒来怪秦兮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这时候秦灵莲哪里还会跟秦兮讲道理,她索性泼妇骂街起来,“涛涛还这么小,贪嘴想要喝点汽水怎么了,你作为姐姐的,不给他喝汽水也就算了,现在还害的他撞了墙,你看看这个口子,他以后娶媳妇怎么办,你赔得起么,你负责的起么?!”

    “小姑,我建议你现在立即报警,和打医院的电话,你要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我付全责,那就让警察来判断,如果是我错了,就把我关进拘留所里,这样您满意了么?”秦兮也不跟他废话,直接给出解决方案,她实在是不想在维持表面上的友好了,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想要冤枉她?行,你有本事就来!

    秦兮的一句报警,倒是把秦灵莲给唬住了,她哪里会想到报警这事,况且刚刚他们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确是自己的儿子的错,可秦灵莲是个护短的,自然要把责任往秦兮身上推,可若是去了警局,恐怕到时候就真的闹翻了,村子里也会在背后戳她的脊梁骨,正所谓人言可畏,自己把自己的侄女送进警察局,结果还是自己的错,肯定是要被数落死的。

    这时候,李芳英方才开口说话,“行了,小莲你快去把涛涛送医院吧,你看涛涛哭的。”

    现在是由她出面做好人的意思,秦兮都把报警说出来了,现在她这个所有人的长辈,自然是要把事情压制下来,明明就不是秦兮的错,硬要扯上去,也没什么好扯头的。

    这个亏,秦灵莲只能够自己吃下,谁让是林涛自己自作自受呢,要是真追究起来,自家也没什么好处拿。

    想通这一点,秦灵莲匆匆抱着孩子离开秦家,走时心中怨恨不已,对秦兮更是多了几分恨意,只恨不得往后她是个没出息的,嫁给没用的男人,劳苦一辈子。

    外头的这一响动,终是惊扰了秦父,他从里屋走出来,看到秦兮回来,阴冷着脸,“怎么了,响动这么大?”

    “林涛受了伤,小姑送他去医院。”秦兮轻描淡写的将事情一笔带过,相信这件事情李芳英她们也不愿意多说。

    秦恒昌也没多想,只觉得男孩子皮来皮去受伤也是正常,他点了点头,瞅了秦兮一眼,“都快五点了,你妈要六点才回来,你还不去做饭么?”

    在家里头,除了秦母做饭,也就是秦兮了,秦恒昌是个大老爷们,根本不会下厨。

    “恩,现在就去。”秦兮懒得和秦恒昌多说什么,明面上他还是自己的父亲,她是不能直接忤逆他的,除了顺从只能顺从。

    看到秦兮这态度良好,秦恒昌满意的点了点头,喊了一声李芳英和秦庆莲,就走到外头和她们聊起了天,也没准备管秦兮。

    手上拿着汽水的秦兮,自嘲的笑了笑,朝里头走去,自家的妹妹正在饭桌上做作业,对于外头的吵闹,倒是不闻不问的,这可不是秦可的风格啊,要说按照她这看热闹的劲,早就应该出来,现在竟然这么坐得住,还在桌子上做作业。

    秦兮走近,将手里头的汽水方上桌,推了过去,笑容温柔,“可可,作业写的怎么样,有没有不会的?先喝点汽水把。”

    说完话,她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秦颖的身影,随后响起今天是周末,的确该回学校了。

    “二姐,我一点都不喜欢小姑和奶奶她们。”秦可苦恼着一张脸,接过这汽水,大喝了一口,即使是甜味的汽水,都已经无法让秦可的心情变好了,她再小也发现了,只要李芳英他们一来,家里就永无宁日,“每次来,她们都会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妈妈上班这么累,还要伺候奶奶她们,我现在一点都不希望她们来我们家。”

    她坐在里头,也听到了刚刚外边说话的声音,知道因为一瓶汽水要给她喝,自己的姐姐要跟这么多的大人抗衡,她作为妹妹,觉得好累。

    刚刚还听到了自己的小姑,竟然骂姐姐是婊子,农村里的人耳濡目染,都是听到过的,这句话是骂人的,而且还很难听。

    “行了,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操心,反正二姐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秦兮有些心疼秦可,她不希望秦可过分早熟,这么快的长大,对她而言没有一点的好处,秦兮心中已经做了打算,一定要让家里过上好日子。

    “恩,”秦可大口的喝了一口汽水,咧嘴笑,“二姐,真好喝。”

    “喜欢喝啊,那明天上学,二姐给你买。”秦兮疼爱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心中柔化成一片,“快做作业吧,我去做饭。”

    她转过身,看到砧板旁放着的萝卜还有青菜,想了想家里头一共四个人,加上李芳英和秦庆莲,就是六个人,至少得做四个菜,家里头有个老冰箱,冷冻效果不好,但是放菜放肉还是可以的,她走过去,打开冰箱门,里头还放着徐丹之前给的肉,还有一些其他的菜,可都是新鲜好吃的,便宜了李芳英她们了。

    拿出一块肉,秦兮准备萝卜炖汤,炒个青菜,在把中午剩下的两三个菜给热热,倒也凑合的能吃了。

    手脚麻利的洗菜,切菜,不一会儿,秦兮就弄得有声有色了起来,她前世一个人生活惯了,做饭这事自然是拿手的,因为吃的对象就只有自己,所以秦兮便喜欢研究一些菜谱,然后把自己当小白鼠,这么长久以往下去,她做饭的手艺,那可叫一个棒!

    即使是简简单单的萝卜炖汤,秦兮都弄得有声有色,这时间一过,香味就飘出来了,秦可做着作业,都感觉到饥肠辘辘,抬头眼巴巴的就朝着秦兮看去,“二姐,你在做什么,好香啊。”

    “萝卜汤,到时候你多喝几碗,我里头放些肉,给你补补身体。”前世的秦兮,相貌平平,其余的都是中庸,只除了这手艺顶尖外,几乎可以说是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人。

    秦兮一做饭,就有些忘我,她从重生到秦家开始,就没有做过一次饭,原主倒是做过,到了她附体后,还没来得及碰,只除了偶尔的几顿早饭是她做的之外,其余的都是秦母亲力亲为。

    每次她想帮忙,秦母也不让她帮。

    听到秦兮的话,秦可大力的点头,“二姐,你做的好香啊,比妈妈的还要好吃的感觉!”

    “话可不能这么说哦,等妈妈回来,不能当着妈妈的面说,知道么?”秦兮一本正经的转头,朝向秦可道。

    现在的秦兮,说的话就像是圣旨一般,秦可又是用力的点头。

    秦兮做的实在是太香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明明就是平常一样用的调料,可这香气就是诱惑人的很,就连这在睡着美容觉的子初,都忍不住从手里头飘了出来。

    白色光芒乍现,少年仿佛从天边走来,漂亮的手指互相摩擦,打了个响指,随之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子初新奇的靠近秦兮炖着的汤,妖孽的眼眸眼巴巴的瞅着,有些好奇,“阿兮,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香,我这睡着美容觉都被你给勾出来了。”

    “这是萝卜汤,你问这么多干嘛,你又不能喝。”秦兮懒得理会子初,自顾自的做着菜,可她却是忘了,这时间被子初静止了,就连这火都已经停止了下来。

    被秦兮这么嫌弃,子初傲娇的抱胸,哼哼唧唧,“哼,你这是种类歧视,凭什么爷就不能喝。”

    他就是想喝了,这么香的萝卜汤,在他的脑海中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谁让你是脑电波,你碰都碰不到锅,还想喝,得了吧。”秦兮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他,“你快回去继续睡你的觉,我这里还忙着呢。”

    做完饭,这秦母大概也就回来了,刚好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现在她可没空陪子初瞎扯。

    “你就是嫌弃我!”子初眼神哀怨,不由控诉。

    听到这话,秦兮不由哭笑不得,“你这人有被害妄想症吧,我这里忙着你又不是没看到。”

    “可是爷想喝这萝卜汤,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喝到,我不管我不管!”子初索性耍起了赖来,不得不说他这耍赖的模样,还真跟刚刚的林涛有几分相似。

    秦兮觉得,有时候这子初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你得凡事都顺着他,你若是不顺着他,他就会跟你闹,直到你顺着他为之,这点脾气性格,还真是弯的很。

    秦兮没时间和子初闲聊,“你快回你的手机里吧,别在这里打扰我。”

    “哼!”子初羞愤,“爷今天还就必须喝萝卜汤了,你给爷等着!”

    撂完狠话,子初的虚体立马化成一道青烟,轻飘飘的离开了秦家,回到了手机中。

    他的离去,也使得静止的时间继续转动了起来,火依旧旺着,萝卜汤扑通扑通的冒着热泡泡,香味四溢,秦兮也没理会子初的那句话是个什么意思,继续做着这菜。

    将切好的青菜放入油锅爆炒,三下五除二,拿着铲子简单快速的炒着,她的动作很娴熟,颇有几分大厨风范,随后关火,捞起青菜放入盘中,放上一些红色的辣椒,卖相也是俱佳,绿油油的,看起来翠绿的很。

    将中午的剩菜热了热,秦兮抬头看了一眼钟,五点五十五分,刚好,饭之前就已经烧下去了,用高压锅压好,现在放了气,待会就能吃了。

    秦兮紧接着又将萝卜汤倒入大大的汤碗中,放上汤勺,撒了点葱花,又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看着自己的作品,她还是很满意的,自己这么久没做了,这手艺也没退缩,还是棒棒哒。

    她心情好的很,喊了一声秦可,“可可,你把作业收起来,可以吃饭了。”

    将热好的最后一道汤放上餐桌,秦兮满意的看着,刚想说话,只觉得脑部一阵眩晕,随之她竟是陷入黑暗中,沉睡而去。

    再度睁眼,一双漆黑的眼眸潋滟,带着淡淡的妖气,唇角微微上扬,有一丝丝的邪意,‘秦兮’轻笑自语,“都说了,今天我喝定这萝卜汤了!”

    ------题外话------

    有时候突然觉得,子初太可爱了,哈哈哈,求订阅,求票票,求道具,哈哈哈,有什么求什么~一万二的肥更,是不是很爱我,熬夜到三点写完的《纨绔拽媳》/渝人,文文PK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当纨绔不羁的她杠上冷面无情的他,小痞子扑倒大冰山,实力挑逗又撩汉!】

    前世,被逼洗钱,东窗事发,她成了替罪羔羊,难逃死亡命运。

    再次睁眼,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小媳妇。

    公公不满,婆婆嫌弃,大嫂不喜,小姑白眼,老公还是个施虐狂。

    豪门笑料,众人排挤。

    谈熙仰天长啸——都他娘的放马过来!

    什么?我拽?

    不好意思,女人不拽,容易被甩!

    *

    陆征,B市钻石级单身汉,陆氏财阀继承人。

    白道畏之,黑道敬之,人送外号“冷面煞神”。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