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 10.不如打赌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ecotechalliance.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ecotechalli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最新章节!

    早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

    这声音仿佛是一段悦耳的交响乐,使得原本的教室瞬间变得沸腾了起来,崔安看了看四处跑来跑去的同学们,并没有说什么话,今天是周一,本该举行升国旗仪式,不过最近操场在重造,就省略了。

    第一节课不是他的,看完早自习,他便径直离开了教室,顺便意味深长的看了某个人一眼。

    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在疯跑疯玩,这一个夏天下来,大家都黑了不少,不停的讲述着自己在周末里碰到的好玩事,反观秦兮,位置上是一片寂静。

    没有人来找她,也没有人来问她受伤有没有事,大家就像她并不存在一般,把她当成是透明的存在。

    张柔的身边围满了一帮女生,她家境好,穿得又漂亮,成绩也不错,自然是女生们愿意追捧的对象,男生们也喜欢和张柔说话,现在的初中生还并不是很早熟的那种,所有的感情都是朦朦胧的,羞涩的难以表达。

    突然,秦兮觉得后脑勺一阵抽痛,自己的马尾辫被人一拉,随即自己被迫的向后倾了倾,耳畔响起有些别扭的声音,“哎,秦兮你怎么还没被摔死?”

    听到这话,秦兮皱起了眉头,一把拍掉抓住她辫子的手,转过了头去,只见一男生穿着运动装,皮肤挺白的,并不像其他同学一样,一个夏天回来就变成了黑人,他的眉毛很好看,是完全纯天然的剑眉,嘴唇薄薄的,他长得很高,即使是坐在那,也有些像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倒是个长得不错的小正太。

    不过,虽说这小正太长得好,但也不是他拉她辫子的理由,所以秦兮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语气也不是很好,“对于没有如你所愿的事情,我表示很可惜,我就是没摔死,怎么了?”

    什么叫做她还没被摔死,哼,果然长得好看的人说话都不好听。

    张轩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他抿了抿唇,哼了一声,“让你贪玩,下次直接摔死你得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专注秦兮,从第一次初中入学开始,分班时见到秦兮的第一眼,那柔柔弱弱,瘦瘦小小的模样,就让张轩起了欺负的*。

    在老师的眼里,他是天之骄子,父亲为官,母亲从商,自己成绩优异,各方面成绩都好得很,德智体美劳,无论是哪一样,都是拿得出手的。

    张轩也不屑于去欺负其他女生,可唯有这秦兮,他是每次都忍不住,上一回自己耍了点心眼,把座位换到了秦兮后边,可还没欺负几天,秦兮就脑震荡住了医院,这让他着实是郁闷担心了很久。

    秦兮发现了,这小正太说话,真的是不怎么好听,她真的是不想理他了,转过头去,直接拿起课本,开始复习了起来。

    这个年代的课本知识,和以前全然不同,题材都是旧的,前世基本上把知识全还给老师了,留下的只是如何混日子的小心思,这一会儿看起课本,倒也还算是容易,这教的点都挺简单的,要学会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看到秦兮在看课本,张轩有些受挫,一双星眸闪动着尴尬与不自然,索性拿手里的笔又向前点了点秦兮的背,嘴里不饶人,“哎,秦兮你这么笨,现在又落了这么多节课,你脑子够使么,这书都跟看天书一样吧?”

    “……”秦兮咬了咬牙,静了心思,不去理会。

    她想到时候她一定要换个位置,绝对不能坐在这个人的后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人有病,老是烦自己。

    张轩起身,果然很高,在初一就有一米七多,到时候在长长,估计能到一米八,俨然在这班级中,有鹤立鸡群的视觉感,他的身子也很瘦,但因为长期练体育的原因,竟还能有些肌肉,他直接走到秦兮身边,一把夺过她手中看着的数学。

    随即一脸嘲笑,声音放大,“哟,秦兮你是忘了你六年级考升学试的时候,考了五十九分的事了么,这刚脑震荡回来,就看数学书?可真够勤奋的啊,不会是脑子撞坏了吧。”

    班级里瞬间哄笑成一片,对着秦兮指指点点。

    秦兮坐在位置上,有些动了怒气,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张轩,声音很淡,“还我。”

    看秦兮愿意和自己说话,张轩在眼底的笑意浓厚了一些,将手中的书本摆放在自己的面前,看了看其中几道没解开的题,“秦兮,你怎么这么笨,这几道题都解不开,算了算了,我大发慈悲教教你吧。”

    说完话,张轩探下了身子,刚准备跟秦兮讲题,她就眼疾手快的将书本抽了回来,一双美眸瞪向张轩,“不劳烦你,数学我不一定会考的比你差。”

    秦兮这话一出,是完全让班级里沸腾了,不少男生开始吹哨起哄,女生们全都是一脸鄙夷的神色,只觉得秦兮在痴人说梦。

    特别是张柔,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眼底里那嘲讽显而易见,她声音故意放柔放嗲,听得人骨头一酥,“秦兮,你数学这么差,竟然和我们的年级第一比,你是不是真的脑子撞坏了?”

    随即身边的那一群女生,很是时宜的笑声一片。

    秦兮弯唇,她的眼珠似是透明,在窗台下,阳光洒了进来,折射出一种奇异的光芒,竟让少女美得耀眼夺目,她的眼珠是自信而又淡然的,“既然不信,不如打赌,赌赌看我能不能考到年级第一。”

    “真是好大的口气,”张柔冷笑,“如果你输的话,你就请我们全班喝汽水,如果你赢了,我给你买一个月的早饭!”

    张柔这话,是把秦兮堵上绝路,她不能输,因为她们家没有多余的钱让她买汽水。

    这一会儿,张轩却是不肯赌了,“秦兮,你以为你是谁,凭你就想跟我赌?省省吧。”

    然而,张轩以为自己把话说难听,秦兮会知难而退,可没想……

    “好,我赌。”

    ------题外话------

    求收藏评论撒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